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回到大秦做刺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杀机乍临

回到大秦做刺客 李大善仁 2022 2020.06.28 20:01

  且说那山神庙里高矮胖瘦一行四人趁着夜色悄悄的摸进了濮阳城郊的一片小竹林。

  林子紧挨着就是吕不韦给展霓裳置办的那宅子。

  此地雅静,只有几户破落的人家居住,有钱有势的都去内城住了,这倒是也方便了他们动手。

  领头的胖子扭头看了一眼走在队伍最后面的高先生,他压低声音和自己的两兄弟说道:“一会先将那新搬来的一家打晕了,等咱们把点子绑了,然后再拖到骚狐狸的别院”,说着他伸出右手手掌,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剩下的二人点点头,那贼眉鼠眼的的瘦子阴恻恻的说道:“大哥,那家的女人长得可水灵了,那腰肢,那腚,哎呦喂,你们是没见......”

  胖子落下手掌在那瘦子脖子上一锯,他冷笑道:“妈的!想也别想,我们此行只为求财,你没看到高先生的神情?别惹毛了这位爷.......”

  瘦子感觉着大哥那带着凉意的手掌,脖颈微凉,不禁缩了缩,他有些忌惮的瞅了瞅后面那个将自己埋在宽大黑袍里的杀神,低声不屑道:“装个毛线,还不是和咱们一样做着杀人越货的勾搭,当婊子还立牌坊的货!呸!老子他妈.......”

  瘦子想要再说话,可是嗓子一滞,如被掐住脖子的公鹅,张着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他瞪大眼睛看着身后如若见了鬼一般!

  “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些,要不然我不介意在这里先把你结果了!”

  胖子也有些吃惊,只见眼前刚刚还放狠话的瘦子却是被那高先生捏着脖子,如提着一只小鸡仔般,脚都离了地!

  刚刚他还注意到,那高先生走在最后面,慢慢悠悠的,隔着有十几丈,这怎么一下就蹿到了跟前,他只道是高先生以筑音杀人,却不想身法也是了得。

  眼看瘦子双眼翻白,双脚不住的乱蹬,而自己的另一个兄弟也抽出了长刀,如临大敌一般!

  胖子赶紧说道:“高先生莫恼,我这臭嘴的兄弟属实该死,但是高先生您这样就杀了他恐怕在家主那边交代不下去吧?”

  高先生冷哼道:“哼,少拿家主说事,李家门客上百,你觉得会因为这只小虾米和我翻脸?”

  胖子神情一滞,他们兄弟三人也是刀头舔血的汉子,如若以命相搏,有五分把握在这杀神手底下脱身,但是这高先生的手段神出鬼没,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想到这里他连忙说道:“我这里代我兄弟向您赔个不是,我保证他以后不会再对您有任何不敬,您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咱大家和气生财,做完这单我们两不相干,您看可好?”

  高先生也不说话,手中一松,那瘦子跌落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你们如何做我不管,我只负责将那展霓裳活着送回邯郸城,但是能不杀生的话我劝你们还是不杀生的好,这个乱世死的人够多了!”

  高先生放开那瘦子后,背着那高高的木盒子就走了,乌云遮月,黑色的斗篷和竹林间的阴翳融为一体,瞬间消失不见。

  那瘦子顺过了气,阴鹫的双眼狠毒的盯着那消失的身影,咬牙切齿的道:“大哥,就这么忍了?”

  胖子眼中厉色一闪,冷笑道:“在我胖头陀这里就没有忍字一说,他给我等着,只消将那娘们捉住了,回去的路上寻个机会毒杀了这厮!”

  听到大哥的话,那瘦子眼中露出感激的神情,这才慢慢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三个黑色的影子不声不响的到了姜柯信搬的宅院外面,只见胖子做一个手势,那瘦子和另外一个大汉轻轻一跃就上了围墙,顿了顿,轻飘飘的落下,没有一丝声音。

  在墙外的胖子四下环顾,见没有任何异常,他那肥胖的腰肢一扭,犹若一片棉絮一般,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从那头飘过,无声无息的落到了院内。

  这三人本是燕国的和尚,因为犯了戒被逐出庙门,恰逢乱世,就在那山野之中干起了打家劫舍的营生,有一次因为老三盛怒之下杀了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子,撞到了硬茬子,被从燕国一路追杀到了邯郸。

  恰逢李牧的小儿子李晃招揽门客,遂投入了门下。

  那燕国的仇人见到三个和尚进了李府,守了几后无奈离开。

  要知道李牧在赵国可是一人之下的大将军,跺一跺脚赵国都得震三震的人物,在燕国他们是世家,但是在赵国他们什么也不是,只好作罢。

  三人之中,老大胖头陀擅轻功,老二锦毛鼠长于追踪隐匿,那闷声不响的闷葫芦是老三,练得正是正宗的佛家外功,一身横练已然快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是兄弟之中修为最高的。

  锦毛鼠早就在前几日就将院子里的布局摸的一清二楚,若不是这展霓裳将宅子卖了驱散了家丁护院,他们三个人没有如此好的机会。

  胖头陀和梦葫芦跟着老二熟练的过了假山石,猫到了姜柯一家吃饭的正堂窗棂之下。

  胖子手掌向下压,示意稍安勿躁,听听屋里情况再说。

  恰好这个时候姜柯和荆大壮提出了要搬家的念头。

  荆大壮将手里的碗筷重重的在桌上一放,沉声道:“齐国战乱,我为了你们娘儿两做了那缩头乌龟也就算了,这今日刚到濮阳,住进了这么大的宅子,为何又要走?你这猴崽子,别想一出就是一出好不好,你若是害怕那阿七小丫头,老子明日和她娘说说,我跟你说,这女人不论大小你得会哄,有什么事情哄哄就好......”

  姜柯娘亲也有些奇怪的看着儿子,这小子正经起来一般都是有自己的理由的,甚至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儿子的想法要比他不靠谱的老爹靠谱许多。

  姜柯抓耳挠晒实在想不出什么正大理由来搪塞父母,情急之下脱口而出道:“孩儿能掐会算,我推算出,如若继续留在此地的话,我们一家会有血光之灾啊!”

  荆大壮没有在意,但是猫在窗户下的胖头陀却是骤然一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