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天堂圣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回首往事(下)

天堂圣约 安慰风声 5176 2021.06.11 06:22

  这就是黄金戒律……

  它的意思并不复杂,这句话也没有试图暗示任何深刻的东西。所以,他只需要按照听到的去解释。然而,他无法将这个短语的原意与他的能力“九星瞳”联系起来,感觉不太对。

  就像‘见微知著’和‘警示’一样,它的命名方式背后一定有某种更深层次的含义。他想了几十遍,却一无所获。越是想得深,头脑越复杂。

  最终,他一夜未眠。

  “我想不通。”

  宁筋疲力尽地在床上辗转反侧,决定推迟破译“黄金戒律”的时间。他知道最好不要强迫自己得出错误的结论。

  他能想到的解决这个谜团的方法有两种:

  一是继续解锁新的能力。

  如果他能找出剩下的三种颜色是什么,说不定就能确定金色的含义。

  二就是通过实验找出真相。

  盯着天花板看了一整夜,宁下定决心,起床!

  在中立区呆的时间越长,就越难感觉到时间的流逝。这个地方不仅没有时钟,而且大部分设施也是24小时开放的,这使得找到一个没有灯光照射的地方变得很少见。只有他在试炼开始时收到的手机才能让他了解当前的日期和时间。

  [05:17 AM]

  在这个清晨时分,总是拥挤的一楼广场会安静得多。

  不知道安琯玥是否在那里,宁来到一楼却发现了另一个人熟悉的背影。

  “李冉冉?”

  他正要出声招呼她,却停了下来。他半张着的嘴慢慢合上了。

  李冉冉正在停下来看公告牌。

  她似乎不是来拿跑步任务的,基础难度的任务可以无限重复,不用担心任务羊皮纸用完。如果她在公告栏前这么犹豫,那只能说明她是想挑战更高难度的任务了。

  她娇小的肩膀失望地垂下,脑袋摇摇晃晃,似乎受到不小的挫折。宁快步走到她身边。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冉冉?”

  “啊啊啊?!?!”

  李冉冉迅速转身面对宁,震惊的神情,仿佛被吓得失去了十年的生命,但很快就平静下来。

  “宁大哥!”

  “早上好。你又来拿跑步任务了?好久没一起跑了,现在怎么样?”

  “哦…。嗯,好吧。”

  她听上去真的很不情愿,宁并没有错过在回答他之前她稍微犹豫了一下的事实。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不会。嗯,就像,我缺乏信心?我最近没怎么练习……”

  她模糊了话的结尾,尴尬地笑了笑。她的笑容,一如往常般的纯真无邪,而今天,他却发现了一丝她无法完全掩饰的不自然。她一向阳光明媚的脸色,也显得十分憔悴。

  '嗯?'

  宁仔细端详了她的模样,发现她身上有一些古怪的地方。职业赋予已经一个多月了,她的装束还是和试炼时一样。早先见过程蔓和霍明峰,他们的就显得很有活力。

  宁偷看她的系统信息时,她的“资质”还不错。虽然不能称得上是“杰出”,但他确实记得在她的资质应该有‘多才多艺’之类的描述。

  “你吃早餐了吗?”

  一边想着,一边问她,她连忙点头。

  “哦,当然!!我来之前吃过了……”

  咕咕。

  恰到好处的时机,空腹的呼喊声响起。果然,它不是来自宁的肚子。

  “……如果我想吃东西,我需要完成任务……”

  和之前的声音完全不同,现在她的回答没有一点活力。她粉红色的脖子在晨曦的映照下渐渐泛红,宁将视线移到公告栏上。

  不出所料,她不是来做基础难度任务的。她正在查看“非常简单”和“简单”任务所在的区域。不幸的是,那里没有羊皮纸。那是因为宁的扫荡……

  ……李家姐弟一直在帮助安琯玥……

  突然,宁想起了霍明峰的话。就在这时,感觉就像锤子击中了他的头部。

  “啊……”

  现在他明白了真相。

  并不是说李家姐弟没有为自己赚取足够的SP,而是他们还要照顾安琯玥。

  为了完成一个能够提供足够生存点数让幸存者继续在区域中生活的任务,需要获得匹配的装备和适合自己职业的能力,而没有这些,进行任务无异于放弃生命。

  如果选择降低难度,那么所提供的奖励就太少了。即便如此,如果坚持完成,也是可以积累几分的,但是这些点数被他们用来照顾安琯玥了。

  最重要的是,李冉冉以仅 46 分的成绩进入中立区。她的弟弟李银河只得了 114 分。既然他们的财务状况已经很困难,他们又不得不帮助另一个人,那么他们的情况现在肯定很不乐观。

  '我就是个混蛋。'

  宁的手紧紧攥着他的长矛。

  “……我甚至没有理由去做那些任务……”

  他下定决心不再像寻宝一样占为己有,却又重蹈覆辙。他告诉自己要控制自己的欲望,但最终还是不加思索去完成任务。

  除非他经常注意他人,否则他怎么能考虑到其他幸存者的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呢?

  从李冉冉的角度来看,这一定就像他抢走了她所依赖的最后一条生命线一样。

  “…。抱歉。”

  听到他突然的道歉,李冉冉的眼睛越来越瞪大。

  当然,她不可能不知道,因为如今关于宁的故事在中立区到处都是。

  “不,不!别这么说!”

  “我做错了,那些较简单的任务都是我完成的。”

  “宁大哥,别这么说,那些任务一开始也不是我的。”

  “……”

  “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你都没有接触过任何任务。你知道,这是我懒惰和不经常完成任务的错,反而是我的错。”

  见李冉冉还在安慰他,他难以言表的愧疚又加重了一层。她说她偷懒了,但这不可能是真的。不,更有可能是她拼命挣扎求生。

  “听说你在照顾安琯玥小姐。”

  “哦,嗯……那是……”

  李冉冉只能反复嗫嚅嘴唇,好像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的表情是在问他,“你是怎么发现的?”

  “多久了?”

  “也许…。进入中立区……大约十天后……”

  “所以,一个多月了,嗯。”宁苦笑一声。

  在那段时间里,她本可以向他寻求帮助。但她什么也没说,即使他们相遇了几次,一起在赛道上跑圈,她甚至没有表现出挣扎的迹象。如果没有人告诉他安琯玥的情况,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到她无奈地垂下视线,宁的思绪变得复杂起来。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虽然他没有给顾若雪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无论如何他都打算帮助安琯玥。他觉得报答顾若雪的恩情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他从她的金印中得到了很多好处。

  不过,帮助李家姐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当然,如果他开始支持安琯玥,兄妹的负担会大大减轻,但是……

  但是,已经晚了,其他人此时已经远远领先于他们。不帮助他们,她和她弟弟可以在截止日期结束前分别获得1000分吗?

  沉思在纷繁杂乱的思绪中,宁再次确认自己的性格是“混沌的”。纵然他觉得自己应该帮他们一把,但他也不想参与进来,只想专心完成任务。

  又遇到一个十字路口,宁闭上眼睛沉思。

  就在这时,他忽然想起了将近两个月前的一幕。

  【……我们一起跑!!】

  他想起了一个场景,一个女孩看到他当时的失魂落魄后过来安慰他。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忘记她的救命恩人并无论如何都要报答的女孩。

  然后,顾若雪留下的那句经文也进入了他的脑海。

  ....你想要他人怎样待你,你也要怎样待人。

  然后他决定从李冉冉的角度来看待事情。

  万一遇到了和他们,甚至安琯玥一样的情况怎么办?毫无疑问,他现在就希望有人来帮助他。

  [不过,我从来没有真正认为这些话是无私的胡言乱语,它更接近于'给予和索取']

  虽然只是一点点,但宁认为他能理解顾若雪的观点来自哪里。

  也许…。

  也许,未来可能会像顾若雪所暗示的那样展开——未来,宁需要从别人那里得到帮助。眼前的这个女孩,会不会是潜在的‘别人’之一?

  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想帮助她。

  他不是在和郑虎那样的混蛋打交道,知道这个善良温暖的女孩正在经历的挣扎,他不能再视而不见。

  “我又不是没有回旋余地,是吗?”

  下定决心的瞬间,宁睁开了眼睛,对着她说话。

  “来。我们跑一会儿吧。”

  *

  宁和李冉冉开始在跑道上慢跑。

  他先完成了任务的圈数,然后等待她完成。看着她慢慢接近终点线,他挥手鼓励。她用尽力气冲过终点,但在之后,她瘫倒在地上,开始大口喘气。宁见状,微微一笑。

  “只有 30 圈,没想到你的体能这么差。哈哈。”

  “不允许使用兴奋剂!”

  李冉冉抗议这种不公正。

  “我告诉你了,这不是兴奋剂。”

  宁一边为自己辩解,一边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他记得曾建议她应该购买能力药剂,而完全不知道她的生活条件。

  “跑完感觉怎么样?”

  “感觉不错。”

  李冉冉调整呼吸,在地上灿烂地笑了笑。纵然他强行将她拖了进来,她也丝毫没有不满。

  “好吧。我应该让你感觉更好吗?”

  “……嗯?”

  在中立区,一个人可以将生存点数借出或转让给另一个人。宁将 200 点生存点从他的帐户转移给了李冉冉。

  “嗯?呃,呃?!200分?”

  “你已经完成一个任务了,对吧?你应该得到补偿。”

  宁开玩笑的这么说,但她表情却是歉意和不知所措。

  “即便如此……如果你给我这么多分,那我……”

  对于她来说,做任务要得到200分是多么困难?

  “你弟弟现在在做什么?”

  “哦,银河?我想他应该很快就会醒来。”

  “既然如此,那就去跟他好好地吃个早餐吧。有200分,你应该可以享受一次丰盛的大餐。”

  “就,就一次?!如果我省着点,我想我们可以维持十天……”

  “没办法,你必须一口气花完200分。”

  宁果断地打断了她。

  过了好一会,她都没说什么。她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仿佛这件事她还没想明白。

  “吃完饭,和你弟弟到我房间来。哦,对了,你知道我在哪里可以找到安琯玥吗?”

  “哦,宁大哥?”

  李冉冉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她还是一副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样子。

  “可是,可是,为什么?”

  “额…。嗯,因为我很感激你?”

  “啊,到底是什么?我,我什么都没做……”

  当她结结巴巴地说出来时,宁羞怯地挠了挠他的脸颊。

  “你忘了?那个时候你跟我一起跑步对吧?”

  回首往事,可以说确实如此。和她一起奔跑,宁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虚弱。从那天起,他像疯子一样专注于提升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因为李冉冉的介入,他才开始了他现在的高强度训练计划。

  李冉冉说不出话来,只有她可爱的嘴唇不停的闭合着。

  “宁大哥。”

  她莫名其妙地叫他。

  “嗯?”

  “你能不能……转个身?”

  “当然,但为什么?”

  “我……想哭,但好尴尬……”

  宁轻轻笑了笑,她大概是想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她的感激之情。

  “做你想做的。”

  然而,刚一转身,就听到她大声的哭了起来。他吓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赶紧回过头去,却发现李冉冉再次蹲在地上,流着感激的泪水。

  “她真的在哭?!”

  这一次,轮到宁惊慌失措了。

  *

  在将李冉冉送回她的地方之后......

  宁向五楼走去。

  他以前从未在这层楼停下来过。根据李冉冉的解释,那里有一个相当大的休息室,安琯玥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度过。

  宁一开始以为,既然那个地方叫休息室,那里的条件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但是……。

  “……”

  ……一到那里,他就不得不立即修正自己的想法。

  圆形休息室确实相当宽敞和开放,但这里只有几把椅子。他甚至无法称这个地方为休息室。

  当他推开玻璃门走进去的时候,他发现房间的远处角落里静静地躺着一个孤独的女孩身影。她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她的头上戴着兜帽。

  宁听到了她的咳嗽声,听起来很沙哑。宁将手掌放在地板上,感觉到坚硬表面传来的寒意,他的身体微微一颤。

  “这里真的很冷。”

  她一定是在沉睡,宁迈着足够响亮的脚步向她走来,但她仍然没有任何动作。

  呼咻。

  一边听着她微弱的呼吸声,一边看着她的脸,顿时哑口无言。

  自从试炼结束后,安琯玥的外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幸的是,情况更糟。

  她原本白皙光滑的脸颊现在泛黄凹陷,裸露的手腕让他误以为自己在看骨头,他认为自己在看一个被人丢弃的瓷娃娃。

  “……安琯玥小姐?”

  宁喊着她的名字,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然后,她的身体微微一缩。

  “安小姐。”

  当他轻轻摇晃她时……

  “……啊哈!”

  突然,她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做噩梦一样,她的唇边发出一声用力的叫喊,拼命的用左手捂住了脸。她缩得更紧了,像风中漂浮的树叶一样颤抖。

  “……?”

  他认为自己像是在看一个受虐待的孩子,试图不再受到打击。宁惊讶地后退了一步。

  “你还好吗?”

  “呃……呃……!”

  “安琯玥!!”

  “嗯,嗯?”

  突然,她抬起了头。一双模糊的、没有神采的眼睛盯着宁。

  “呜呜……”

  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眼睛又缓缓闭上了。整个人也跟着倒了下去。当他再次呼唤她时,她没有回应。

  “她昏迷了吗?”

  她现在的状态似乎太危险了,不能简单地说是失去了意识。

  宁赶紧把她扶起来。他只用手臂,却几乎感受不到她的重量。

  离开五楼的休息室,宁立刻抱着她去了十楼。他想,既然他的房间体力恢复得很快,只要她在那,就能让她恢复知觉。

  小心翼翼地将安琯玥放在床上后,宁心里涌起了一种无奈。

  虽然他确实把她带到了这里,但他并没有意识到她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或许,那位向顾若雪请求帮助的上级一定也意识到安琯玥也处于危险之中。

  “我先看看她的情况吧。”

  宁激活了他的'九星瞳'。

  [安琯玥的系统状态]

  [1.身份信息]

  传唤日期:2021 年 3 月 16 日

  标记等级:银

  性别/年龄:女/20

  身高/体重:166.2 厘米/48.2 公斤

  目前状况:重伤

  级别:LV1 战士

  国籍:华夏(1区)

  隶属关系:/

  称号:/

  [2.特征]

  1.气质:

  ——冷漠。

  ——绝望。(已陷入绝望,自暴自弃,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2.资质:

  ——杰出。

  ——高度谨慎。

  [3.属性]

  力量:极低↓2

  耐力:极低↓1

  敏捷:极低↓3

  体力:极低↓2

  魔力:低(高)

  幸运:低(高)

  剩余属性点数:1.

  [4.能力]

  1.天赋能力(0)

  2.职业能力(0)

  3.其他能力(0)

  [5.自我认知]

  沮丧(深感忧虑;缺乏精力)/绝望/悲观(对她的生活有悲观的看法;正在哀悼;处于绝望中)

  “……到底怎么了?”

  宁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安琯玥的状态,通过她的系统信息可以确认,正处于非常糟糕的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