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后太难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你也很帅

皇后太难了 风簌簌1 2073 2020.05.23 09:00

  “娘——”秦瑟瑟配合地反抱住姨娘,唤了一声。

  姨娘放开她,拭着眼角说,“傻孩子,叫姨娘就好,叫娘就坏了规矩了。夫人才是你的娘,你的母亲。”

  秦瑟瑟愣了一下,还好在上个世界看过一些古言小说,很快就明白了,大户人家规矩多,只有正房嫡母才能被为母亲与娘,妾氏只能被叫做姨娘。

  “姨娘。”就入乡随俗吧,秦瑟瑟唤了一声姨娘。

  姨娘听到欣慰地应着,“哎。”,又说:“姨娘让小厨房熬了乌鸡汤,待会儿就给你端来。你受了伤,身子虚,这些天就先在姨娘这儿养着,等伤势好了之后再自己住。”

  “嗯。”秦瑟瑟点点头。

  “真乖。”姨娘抚了抚秦瑟瑟的头。

  演了半天,姨娘这个动作让秦瑟瑟鼻子瞬间发酸,真的想哭了。好久没有人对她做出这种亲昵的动作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就天天在客栈起早贪黑地干活,没人疼,没人爱,有了娘真是好啊。

  她的眼圈泛了红,几滴眼泪充盈在眼眶中,水汪汪的惹人怜惜。

  姨娘见状安慰道:“别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姨娘会好好疼你,补偿你。等你大好了,就去见见你的父亲,还有母亲,他们也都是极好的人。我们楚家呀,人丁单薄,你上面有两个哥哥,阖府就你一个姑娘,你母亲听说你回来了,可高兴了。”

  就这样秦瑟瑟在楚府安顿了下来,跟姨娘住在一个院子,每日姨娘都会来陪她说话,跟她讲一些府里的人和事,以及京城的人和事,下人们伺候的也很周到,秦瑟瑟感觉到自己一下子掉进了蜜罐里,终于苦尽甘来了!

  吃的好睡的好,伤势恢复的也很快,照镜子的时候感觉脸都比以前圆了一圈。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秦瑟瑟后肩的伤口已经结了第二次痂,不会再感觉到疼,洗澡也无妨碍了。

  这日阳光明媚,丫环杏儿为秦瑟瑟上好药后刚出去,便听外面有人通报道:“大公子来了!”

  秦瑟瑟如今知道府里的大公子便是楚河,怪不得他形象气质都那么好,妥妥的一枚贵公子哥儿。

  秦瑟瑟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裙,拢了拢耳边的碎发,便道:“让他进来。”

  话音落,绣帘便被挑开,楚河着一袭墨绿色的家常便服迈进房里。这般打扮的他,比之在外的冷峻,更显恭谨,一看便是从小在很严的家教之下长大的候门公子。

  秦瑟瑟看到他,眯眼便笑,“大哥你来啦~”

  相对于秦瑟瑟的自然娴熟,楚河有些不大自然。他微颔了一下首,上下打量了秦瑟瑟一番,说道:“最近公务繁忙,今日得闲在家就来看看你,你伤势可好了?”

  “差不多痊愈了!”说着,她还抬了抬受伤那边的胳膊,“都没事儿了!”

  楚河低了低头,深吸了一口气,抬起眼睛看着她,“瑟瑟,那晚如果不是你替我挡了那一箭,受伤的该是我,你救了我的命,不但是我的妹妹,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在楚家,不,不管你以后会到哪儿,我都会护着你......”

  秦瑟瑟听到这些话,嘴巴张成了O型,她只是想借用他的身体挡箭,没成功而已......

  楚河说着就要行礼,她慌忙扶住他的手臂,认真道:“大哥,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这些小事不足挂齿,你不必放在心上。”

  她这样说,楚河更加感动,说道:“即便是要我的命,也在所不辞!”

  秦瑟瑟嘴巴又张了张,大哥,你不要太正直了吧......搞的她都不好意思把那晚杀人的事情跟他联系到一起了。

  想到那个,秦瑟瑟转身从枕头下面拿出玉佩,含笑递给楚河,“大哥,这个东西差点忘记还给你了。”

  楚河接过玉佩,重新戴好。

  秦瑟瑟装着好奇的样子问,“这块玉佩是大哥一直贴身佩戴的么?”

  楚河点了一下头。

  “它对大哥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楚河想了想说,“这是姨娘给的,自出生就戴着,从未摘下过。”

  楚河是姨娘所生,并不是府中的嫡长子,是庶长子。

  秦瑟瑟抿了抿樱唇作感动状,“当初我们萍水相逢,大哥便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了瑟瑟,瑟瑟也很感动,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吧,没想到我们竟然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呜呜呜......”

  楚河也很是感慨,尤其是想到自己受命除去之人包括自己的妹妹,而她还救了自己的命,他的心里面便五味陈杂。

  “我妹妹呢?”

  外头,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秦瑟瑟与楚河皆收起情绪,楚河道:“是小江。”

  小江便是府中的二公子楚江,乃府中的主母夫人萧氏所生,货真价实的嫡子。之前姨娘跟秦瑟瑟说起过楚江,他只比秦瑟瑟大五个月,平日在家塾读书,楚淮山为了让他好好读书,便让他住在那里,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

  思绪间,绣帘已被挑开,随着迈进来的穿着青缎粉底靴的脚,秦瑟瑟还耳尖地听到外面有个小厮克制着声音喊:“二公子!须得先向夫人请安呐!”

  楚江哪理,大踏步迈进房内。

  秦瑟瑟见他一袭月色锦服,如琼枝一树,面若银盘,又似昆仑美玉,是个极为俊秀的少年。

  “大哥?”看到楚河,楚江施了一礼。

  楚河回礼,语气间带着些长兄的严肃:“你何时回来的?”

  “刚回来。”说着,一双含情眼便朝一旁的秦瑟瑟上下打量,“这就是我们的妹妹吧?”

  秦瑟瑟笑着打招呼,“二哥你好。”

  楚江点头,细细看她,见她穿着件粉色石榴裙,弯弯的眸子清澈干净,五官秀美,皮肤白皙,脸蛋还有些许的婴儿肥,倒为她添了许多可爱可亲之感,他笑道:“以前我总羡慕别人都有姐姐妹妹,还以为今生都不得如愿了,没想到天上突然掉下个仙女般的妹妹来!”

  这些话秦瑟瑟很是受用,禁不住笑了,“二哥你也很帅呢。”

  楚江与楚河听到这话皆是一愣。

  秦瑟瑟忙解释,“帅是我们家乡的话,用你们习惯的话说就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