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有一条摆渡船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危机

我有一条摆渡船 小木籽 2058 2019.11.22 22:36

  “啊!”

  “不要!”

  “不要!”

  唐玉儿尖叫连连,花容失色,完全不顾形象的奔跑。

  大厅内。

  所以人看着她,觉得这女人疯了,甚至很多人摇头觉得惋惜,有些人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切。

  刘能对身边的保镖使个眼色。

  两个黑衣人上前将唐玉儿架起向后面走去。

  “不好意思各位,我女儿神经有点不正常,打扰到各位的雅兴实在对不起,今天这顿饭全部免费,并且每人赠送一瓶红酒,当刘某人给各位赔个不是。”

  刘能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这点小事他完全能够轻松处理。

  能来这里的都不是平凡人,也不会差这点钱都,其中不缺乏灵师,不过等级都不高,更是没见过魔灵。

  方言将手从谭孝基肩膀上拿下来,道:“怎么样?”

  “这是怎么回事?”谭孝基回头问道。

  “那些缠着她的怨魔灵应该都是被她害死的人。”

  方言看到刘能向走廊深处走去,沉默一会道:“我们过去看看,这货看到魔灵丝毫不怕,估计也不是什么善岔,一会小心点。”

  “放心,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八品凡灵师,再不行,不是还有你这位大高手吗?”谭孝基有些兴奋跃跃欲试。

  “走。”

  两人悄无声息的跟随刘能向船楼深处走去,看到门口有两个保镖看守。

  “胖子,这两人实力一个五品,一个六品,实力都在你之下,要不要试试手?”方言淡淡说道。

  “好,看我的。”

  谭孝基闭一口气,脸瞬间涨红,眼神迷离起来,摇摇晃晃向两人走去。

  “站住,这里不对外开放。”

  突然一个保镖说道。

  “什么?”

  “你说什么?”

  谭孝基摇摇晃晃再次靠近对方,醉醺醺道:“厕……厕所在哪里?”

  “厕所……”

  突然谭孝基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单手抓住对方手反手一转,另外一只手瞬间砍在后脖颈上,将其击晕过去。

  所有动作干净利索,根本不足一个眨眼的时间,另外一个人刚反应过来,他以手中的人为立柱,弹跳而起,一脚踢到对方面门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点在他的喉结上,将其击晕过去。

  谭孝基一手抓住一人的脖领子悄悄将他们放在地上,对走廊尽头的看热闹的方言仰一下头。

  方言对他立起一根大拇指,来到他面前道:“不错。”

  “必须的。”

  “胖子,你把昏迷的保镖拉到旁边的房间。

  方言侧耳倾听。

  “你不说有封印吗?它们为什么会跑出来?”唐玉儿愤怒的吼道。

  “这只是一个意外,我已经让人出处理了,放心,不会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刘能无奈的说道。

  “我就不明白,你既然有能力让它们永不超生,为什么非要留着它们?”唐玉儿说道:“你今天必须告诉我,要不然就算死我也要终止这一切。”

  刘能沉默好久,道:“好,那我就告诉你,死亡病寓里的那位开出一个条件,如果想要救你丈夫,必须要满足他这个条件。”

  “什么条件,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唐玉儿显然不太相信刘能。

  “那位告诉我说这个楼船其实并不能算是阳间的东西。”刘能低声的说道。

  方言身体一颤,双目震惊无比。

  又是死亡病寓,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每件事背后都有它的影子。

  更让他震惊的是摆渡船灵的事情,刘能的话唐玉儿听不明白,可他明白,这里是摆渡船灵的沉睡的地方,确切来说应该算是阴间的东西。

  “他说在这里沉睡一个灵,他们需要这东西,让我必须集齐百婴怨魔灵,然后将它们全部注入其中,最后将这东西注入其中。”刘能小声说道,同时拿出一件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你还挂在脖子上。”唐玉儿问道。

  “应该是一滴血。”

  “血?血有灰色的吗?”

  “应该有吧!”

  “我们现在已经杀死九十八个婴儿,只差最后两个就能够救出你丈夫,难道你想功亏一篑吗?”

  ……

  方言心头狂震,死亡病寓的‘人’在打船灵注意,那滴血很有可能应该是对方的精血,经过特殊阵法激活船灵以后再来个滴血认主,到时候船灵很有可能就变成他的东西。

  “那我的任务很有可能会失败。”

  方言心里产生强烈的危机感,不管对方成功与否,自己的东西被人惦记总归不太好。而且,任务失败很有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事情。

  “死亡病寓,老子早晚拆了你们。”

  方言匕首轻轻一斩,面前的门锁从中间断裂,他推开房门。

  “谁?”

  刘能和唐玉儿吓一跳,震惊的看着方言。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随便闯私人地方。”刘能上前呵斥道。

  方言抬腿就是一脚将刘能蹬个跟头,冷冷道:“猎魔一处,你大爷。”

  “猎魔师?”

  “你……你是猎魔师。”

  刘能脸色铁青,甚至眼底都出现恐惧,显然也知道这个联邦神秘组织。

  唐玉儿神色略显复杂,她并不知道猎魔师是什么。

  “我们又见面了,真没想到短短一个小时,我们见面两次,身份却是天壤之别。”方言冷淡道:“更没看不出来你如此美丽的外表下有一颗比蛇蝎还黑的心。”

  唐玉儿眼底闪过一抹凄惨,没有说什么。

  方言搬起一张凳子扣在刘能身上,一只脚踩在他头上,冷漠道:“我没有多少耐心,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方言根本没打算放过这货,对活人下手也就算了,居然对婴儿下手,心得多狠才能下得去手,这二人比魔灵恶十倍。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刘能嘴角流血,坚定的说道:“这里是私人地方,就算你是猎魔师也要遵守联邦律法。”

  方言的食指慢慢增大、增粗、增长,漆黑的指甲乌黑锃亮,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他幽幽道:“我这指甲杀过不少魔灵,还从未杀过活人。”

  “今天用你给它开开荤。”

  方言轻轻的将刘能衣服划开,点在他的肌肤上,神色阴森冰冷,这一刻的他更像一个恶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