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农家奋斗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7章 反击

农家奋斗记事 黯奴 2169 2019.11.26 12:00

  鞠敏对鞠文林一家的怨愤绝对不比鞠静少,当年鞠长福因为死一窝兔子不分青红皂白上门打她们的姐妹的事儿她一直深深的记在脑海里,每回看到鞠长福都恨不能上去抽他一顿。可她也深深的知道一点,人言,真的很可畏。

  她们三姐妹可以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可她们的爸妈一定特别在意,所以绝对不能让鞠文林一家子在外边乱说,至少不能让村里人相信他们的话。

  “静静,你别瞎出馊主意”,鞠敏给鞠静一个眼神,成功安抚住二妹后继续说道:“以前都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跟人家诉苦装可怜说咱们坏话,结果明明是咱们吃亏倒好像是咱们对不起他们似的。就好比那块水田小开荒,他家没花多少钱买过去占尽便宜,回过头还说那块地太黏不好插秧又不好收的,整的跟咱们上赶着把不好的地卖给他们似的。他们能说,咱们也能说啊,就看谁能说得过谁!”

  鞠敏这番话看似很有道理,其实没多大实际用处,因为鞠文启和张永梅还真的就说不过人家。夫妻俩都是老实人,吵架骂架从来就没赢过,指望他们跟鞠文林一家子吵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鞠文启卷了个烟卷儿点着叼在嘴里,长长的叹口气,正要说什么忽听一直坐在角落闷不吭声的鞠灵小声道:“咱们得好好的分一分工。爸妈吵架不行,老实巴交装可怜肯定行,吵架的事儿就咱仨来。”

  “小不点儿你有主意了?赶快说说”,鞠静兴致勃勃的催促道。

  鞠灵蜷起双腿,下巴抵在膝盖上,挺乖巧的坐姿,说出的话却一点儿都不乖巧。

  她严谨又条理清晰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听得父母姐姐们一愣一愣的。末了她总结一句:“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儿,这次让他们吃个亏,以后他们也不敢随便欺负咱家。”

  不是多大的事儿?

  一家子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她,鞠敏先开口说道:“小不点儿,你老实跟姐说乔玦给你写信都教你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你以前没这么多鬼主意啊!”

  鞠灵不好意思的笑笑,替乔玦解释道:“不是小玦哥教我的,以前遇着事儿你们都有主意都不用我出主意,所以我才什么都不说的。”

  感情她不是突然鬼主意多起来是一直鬼主意都挺多,只是以前没有用武之地罢了。

  鞠文启和张永梅对视一眼,竟不约而同的长叹一口气。三个姑娘一个比一个心眼儿多有主意,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事情商量好鞠家人便行动起来。鞠文启去找村长老孙头等几个村里比较能说得上话的人,张永梅去找跟她关系好的妇女,他们在外边儿还没回来呢,鞠文林蔡美玉便带着儿子儿媳妇过来了。

  家里没有能说得上话的大人在,鞠文林毫不客气的指使三姐妹去把鞠文启夫妻找回来。

  鞠敏和鞠静对视一眼,默契的撒腿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爸,妈,大爷大娘带着老些人来咱家了。”

  “这俩瘪犊子玩意儿嚎什么嚎”,蔡美玉很不乐意的说道,倒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不多一会儿,鞠文启夫妻都匆匆赶回来,跟他们一块儿来的还有乌泱泱一大群村里人。

  鞠文林等人心里还挺得意呢,来的人越多越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鞠文启肯定不能不管鞠长龙。

  最先开口的是李秋菊,她是晚辈,又是鞠长龙的媳妇,一开口就先示弱,哭天喊地的求鞠文启救救亲侄子。

  鞠文启皱巴着一张脸,为难的搓搓手,吭哧瘪肚的说道:“长龙媳妇,我和你三婶也没想把长龙咋样啊。他现在不搁派出所呢吗,有事儿你们直接去找派出所啊。”

  看鞠文启这反应,鞠文林一家子都觉得他们之前商量的策略好使,于是又叽叽歪歪的说起来,大概意思都是自家人的事儿关起门解决,让鞠文启高抬贵手别跟自己亲侄子计较,让他出面去跟民警同志说私了,不再追究鞠长龙。

  眼瞅着鞠文启受不住他们的攻势要松口,鞠敏站出来大声嚷嚷道:“大爷,二哥拔了俺家那么多树怎么说?你们一直说不让我爸追究,这意思就是让我爸吃哑巴亏呗,树没了还得给你们擦屁股,好事儿都让你们占了,有你们这样的吗?”

  她说话太不客气,一下子就把蔡美玉的火点起来。这女人骂人骂习惯了,张口就是一串儿脏话,骂的贼难听,鞠文林想拦都拦不住。

  看到没,这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刚才鞠文林一家建立起来的舆论优势瞬间荡然无存,看热闹的人都用不赞同的眼神看她。

  鞠静趁乱翻起旧账,说起早几年鞠长福为一窝兔子不分青红皂白打她们姐妹的事儿。

  后来鞠长福赔了东西事儿揭过去,鞠文启夫妻提起不合适,孩子提起却能给鞠老三一家赚不少同情分。

  说着说着,鞠静委屈的哭起来。她一哭,鞠敏和鞠灵也跟着哭,还哭的倍儿委屈伤心。

  鞠家三个姑娘长得都随爸,好看,哭起来眼泪鼻涕流一脸也没法让人心生厌恶,反而会更同情她们。

  她们三个还不是生哭,是一边哭一边诉苦,诉说这些年鞠文林一家子对他们做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情。

  鞠文林的脸色别提多难看,恨不能冲上前给三姐妹几巴掌让她们闭嘴。可他不敢,因为看热闹的人太多,其中还有村长和孙老头,大家明显对他们已经十分不满。

  三姐妹说的差不多,鞠敏抬起红肿的眼皮给鞠文启使了个眼色,老实巴交的鞠文启忙站出来大声喝止三姐妹,让她们给大爷大娘赔不是,还说小辈咋能说长辈的事儿,不管咋样都是她们的错。

  数落完三姐妹鞠文启和张永梅又低声下气的给鞠文林道歉,卑微可怜的姿态做的特别足,足到看热闹的人都看不下去,纷纷站出来替鞠文启一家说话。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鞠文林一家的预料,他们信心十足的来,灰头土脸的离开,不仅没办成事还被人指指点点。

  “爸,咋这样了呢?三叔是不是故意的啊?”李秋菊懵懵登登的问鞠文林。

  憋了一肚子气的鞠文林瞪二儿媳妇一眼,冷哼一声道:“都是长龙那个兔崽子,他要老老实实的咱家能这么丢脸?都别管他,让他在里边儿待着吧!”

举报

作者感言

黯奴

黯奴

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投票,感谢收藏,感谢感谢。

2019-11-26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