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农家奋斗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2章 暂别

农家奋斗记事 黯奴 2082 2019.11.21 12:00

  一院子的大人小孩都觉得乔玦说的太玄乎,不就被狗咬一口么,怎么就要死了呢。

  大宝妈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我家大宝被狗咬过好几次呢,这不也活的好好的么。咱村多少家养狗的,也没见谁被狗咬就死的。”

  不管乔玦怎么解释这些人都说没事,连鞠敏姐妹几个都觉得没他说的那么严重。乔玦急的不行,干脆也不跟他们说了,颠颠的跑到孙家去找乔东城。

  乔东城说话可比乔玦管用,老头儿说要带鞠灵去乡卫生院打针,大宝爸妈就都不敢吱声。

  乡卫生院没有狂犬疫苗,乔东城又带着鞠灵和乔玦去到县医院,在县医院清理伤口打的狂犬疫苗。

  当天已经没有车回村,他们只能在县城住一晚。

  乔东城在招待所开的是两张单人床的标准间,他自己睡一张床,乔玦和鞠灵两个小孩儿睡一张床。

  鞠灵第一次跟不是家人的人睡在外边,很不习惯,明明已经困的不行却还强撑着不肯睡。

  黑暗中,乔玦似是发现她的焦躁不安,笨手笨脚的将她抱进怀里,轻声安抚道:“别害怕小不点儿,乔哥保护你。以后谁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替你揍他们。”

  不知道是乔玦的话起了作用还是鞠灵实在受不住困意,不多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回到村里,张永梅特意等在家里哪儿都没去,一连跟乔东城和乔玦说了好多个“谢谢”,还非要留爷孙两个在家吃饭。

  狂犬疫苗要打好几针,去县城车费住宿费再加上打针要花不少钱,这钱肯定不能光鞠家出,毕竟是大宝放狗咬的人。

  大宝爸妈虽然心里不乐意,到底理亏,还是给了一部分钱。

  第二针第三针都是张永梅带鞠灵去打的,距离打第四针还有好几天,张永梅先去帮鞠文启干活,白天家里又是三个孩子的天下。

  乔玦说要保护鞠灵,真的是说到做到。别看他瘦瘦巴巴白白净净不像会打架的样子,真打起来还挺凶的。

  在先后揍过鞠堂成、大宝和另外几个比较爱挑事儿的孩子后,终于没有人敢来找鞠家三姐妹的麻烦了。

  乔东城知道孙子这些天总打架,他也不管,用他的话说:“男孩子硬气点挺好,能自保也能保护好在意的人。乔玦是个有分寸的孩子,就算打架也不会出事儿的。”

  还真让他说着了,乔玦每回打架都能打赢,却从没有真正的伤到过谁,更没哪家家长去找他算账。

  鞠家三姐妹都很佩服他这一点,闲时讨教打架的技巧。

  乔玦总结道:“打架最重要的不是你打别人几拳踢别人几脚,而是要在气势上碾压对方,让对方看着你就发憷,不敢动真格的。”

  说起来简单,鞠敏鞠静却学不来他气势碾压那一套,用鞠静的话说:“费事巴拉的,直接大棒槌打回去看谁还敢来嘚瑟。”

  往后的很多年,鞠家姐妹一直奉行的准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打回去,硬碰硬的时候还真没吃过什么亏。可有的时候,吃不吃亏并不是手里有没有大棒子决定的。

  转眼乔玦已经来村里二十多天,再有几天他就要跟乔东城回家。

  虽然村里生活条件不行,人都不大讲卫生,几乎没有人有刷牙的习惯,还总是拿他的光头开玩笑,但乔玦真的挺舍不得离开这里,舍不得这里的人,特别是鞠灵。

  他跟鞠灵说自己要走了,小姑娘只抬头看看他,一点儿不舍的情绪都没有。

  乔玦很失落。鞠灵还不到四岁,很多记忆不会留存很久,也许他离开不久后她就不记得他了。而他呢,托超强的记忆的福,他可能在未来的许多年甚至一辈子都记得这个呆呆的很特别的小姑娘。

  “你会写信吗?”乔玦问鞠灵。

  鞠灵摇头,事实上她会写的字并不算多,连信是什么都不知道。

  乔玦很有耐心的教她怎么写信,怎么邮寄,怕她没钱买信封邮票还特特去乡里的邮局买了一大摞的信封邮票。

  离开的那天鞠家三姐妹都去送他,鞠灵站在两个姐姐身后探着小脑袋看他,也不上前来说几句话。

  乔玦叹气,这个小没良心的,他都要走了竟然都不说一句“再见”。

  他主动走到鞠灵跟前,低头看她:“我给你写信要回我,写的不好不要紧,画画给我也行。”

  鞠灵仰着头看他,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你不来了吗?”

  她没等到回答,乔玦被乔东城拎上车,他们再没有说话的机会。

  乔玦的离开对鞠家没有任何影响。

  九月开学,鞠敏读小学二年级,鞠灵依旧每天跟着鞠敏去上课,鞠静则在家照顾疯奶奶。

  收秋的时候学校放一周的农忙假,鞠家三姐妹都跟着鞠文启夫妻去地里收秋。那么小的孩子每天累的睡觉直哼哼,鞠文启夫妻都特别心疼,让她们都别去在家待着,鞠敏三人还不乐意,非要跟着下地。

  鞠静还对鞠文启夫妻俩道:“咱们一起干,不求人。”

  小孩子说话直接,也直中要害。

  鞠家最怕的,就是求人。

  所以这些年鞠文启夫妻俩都是能自己做的事情坚决不求人,就算自己做不了的能花钱雇人也绝对不求人。如果不得不求人,求邻居,求关系还过得去的人家,能不去求亲戚坚决不去求亲戚。

  有三个孩子的帮忙,收秋确实快一些。鞠敏农忙假结束的时候家里的庄稼差不多都收完了。

  今年收成好,交完公粮卖了粮食,再加上卖猪木匠活赚的钱,家里已经有一笔存款。

  大晚上,鞠文启夫妻又点着手电筒开起小会来。

  “咱村好几家都换彩电了,咱家连一台黑白电视都没有,三个孩子虽然不说可我知道他们都想看电视。要不,咱买一台电视吧”,张永梅提议道。

  鞠文启漫不经心的数着钱,叹息道:“仨孩子跟着咱们吃了不少苦,吃不着穿不着的,想要什么从来都不说。以前家里没条件就算了,今年条件好点,都紧着孩子来吧。”

  这意思就是同意买电视了。

  拉门的另一头,三姐妹都睁着贼亮的大眼睛裂开嘴偷偷笑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黯奴

黯奴

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投票和收藏,感谢感谢。

2019-11-21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