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农家奋斗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7章 明路

农家奋斗记事 黯奴 2106 2019.12.06 12:00

  流言蜚语迅速在村里发酵,外边有活没人来找鞠敏,鞠敏主动要去也没有人要。一次两次,鞠敏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外面没活咱就在家干活,明天你去给我和你妈打下手,学校还有不少地方要收拾呢”,鞠文启裹着烟卷劝慰道。

  鞠静也劝道:“大姐,你跟我们一块儿卖冰棍也挺好的,挣的少但轻巧啊。”

  鞠敏只是轻轻笑道:“你们别操心,我没事儿。”

  有没有事只有她自己个儿心里清楚,别人说再多都没有用。

  几天后,张永丽骑着自行车着急忙慌的过来,见到鞠敏直接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流言已经传到林场一村,张永丽在外边干活儿的时候听人说了一嘴。

  鞠敏把自己跟吴有海的事儿跟张永丽一说,给张永丽气够呛,一向寡言老实的人硬生生骂了好几句脏话才罢休。

  张永丽这一趟不白来,不仅弄明白咋回事还给鞠敏指了一条明路。

  她婆家一个侄女在距离本地最近的城市滨江市一所美容美发学校学手艺,听说教的挺好,学完还包分配,实在不行鞠敏可以去那边上学,至少不愁以后没事儿干。

  晚上一家人凑到一起说这个事儿,以前一直不想让大闺女去外边的鞠文启夫妻竟然全都支持鞠敏去学手艺,张永梅还道:“学个理发的手艺挺好,以后咱家剪头都省钱了。”

  这么些年鞠家人就没在理发上花过钱,张永梅就是家里的大师傅,一把大剪子男发女发都能剪,好看不好看的鞠家人也不在意。

  鞠敏不是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可她不甘心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开。

  她总觉得现在离开就是妥协,就是认输,就是让那些看笑话传闲话的坏家伙得逞。

  “大姐,你别想太多。从小到大,咱们被人说的还少吗?你要是真在意这些的话一辈子也出不去”,鞠静愤愤的劝道:“窝在家里跟他们对着干那是跟自己过不去,你出去学一门手艺在外边好好干几年攒点钱回来开个理发店,专门赚那些人的钱,气死他们!”

  “大姐,听说滨江市可大了,你先去看看混熟了,以后带我和二姐去玩”,鞠灵劝的比较温和。

  发生那件事后一直挺平静的鞠敏在家人的温柔攻势下没忍住掉了眼泪。

  她抹去眼泪吸吸鼻子叹气道:“那行吧,明儿我就找小姨打听一下学校的事儿。”

  甭管去哪儿上学都是要花钱的,晚上关灯后,鞠文启夫妻小声商量起鞠敏学手艺的花销来。

  家里现在是一点存钱都没有,为了买学校房场还欠了一屁股债,鞠静鞠灵的学费都还没有着落,现在又增加一笔开支,夫妻俩压力实在不小。

  “明天我回一趟娘家,先跟爷娘借一点,收秋后先还他们”,张永梅愁苦道:“自打小不点出生,咱家这账好像就没有填平过。”

  “咋?养这么大的姑娘你还想扔了啊?”鞠文启开了个不合时宜的玩笑。

  张永梅在他硬实的胳膊上掐一把,怨怪道:“瞎说什么,我是算时间又没说咱家这些遭烂事儿跟小不点儿有关。”

  夫妻俩话题歪到这些年经历的遭烂事上,一门之隔的三姐妹则还在聊着正经事。

  鞠静鞠灵都在劝鞠敏,让她别想那么多出去好好学手艺。

  鞠敏倒没有她们以为的那么脆弱,这会儿她也在愁钱的事情。

  “听说学手艺花的钱可比读初中高多了,毕业后我统共也没赚多少钱肯定不够,又得爸妈出去借钱。”鞠敏压着声音叹气道:“这种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咱一直说让爸妈过上好日子,这好日子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过上。”

  从小到大,她们见过太多次父母低声下气的跟别人借钱,那样子太卑微太让人心酸,她们真的不想再见了。

  “再紧巴两年也差不多了”,鞠静乐观的说道:“等我读完初中出去赚钱,那时候你也有工作了,咱俩一块儿赚钱供小不点儿读书,咱爸咱妈就会松快许多。”

  “爸妈太老实,我总怕他们吃亏。我在外边家里这一摊就交给你们了,要是有人欺负爸妈你们可得担起来”,鞠敏嘱咐道。

  鞠灵接话道:“你放心大姐,爸妈不敢惹不敢得罪的人我去收拾。我发现有时候哭比大吵大闹甚至动手好使,反正我现在是小孩儿,谁敢惹我我就哭,放声大哭,让别人都知道有人欺负小孩儿,看最后吃亏的是谁!”

  这一招她也就能用一两年,等她读初中在别人眼里是大孩子的时候肯定就不好用了。

  鞠敏鞠静都很不厚道的笑起来,打趣道:“就你机灵,肯定是你小玦哥教你的吧。”

  突然提到乔玦,鞠灵的心情瞬间灰败。

  乔玦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给她写信,她写的信都石沉大海,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他那边到底出什么事了。

  “小不点儿,我也挺不放心你”,鞠敏突然开口拉回鞠灵的思绪,就听她道:“你好胜心太重,我就怕你去新小学成绩一时没跟上着急。凡事都慢慢来,你可别着急上火。”

  “我知道,我都做好头几次考试不得第一的心理准备了”,鞠灵轻笑着回道。

  三姐妹心里最在意的都不是自己,而是家人。要离开的嘱咐在家的,在家的担心要离开的,絮絮叨叨一直聊到后半夜才睡着。

  鞠敏去学手艺的事情办的很快,打听清楚之后鞠敏便离开了,除了随身的行李,身上还带着张永梅从娘家借来的三千块钱。

  随着鞠敏的离开,村里关于她的流言渐渐平息下来。

  八月中距离开学还有小半个月的时候,村里发生一喜一悲两件大事。

  喜事是吴老四媳妇怕吴有海还惦记鞠敏,着急忙慌的给他说了个媳妇儿。那姑娘是外村的,家里孩子多条件还不好,长得一般但特别认干还特别老实,嫁过来肯定听话。

  悲事是孙老头儿没了。

  孙老头儿自打年后身体就不好,一直病病歪歪硬撑着。入伏后他的情况更糟糕,没熬过这个夏天倒也不出人预料。

  孙家张罗着给孙老头儿大办白事,孙家地方小办不开,鞠老三家还没开业的饭店倒是先开张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黯奴

黯奴

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投票和收藏,感谢感谢。

2019-12-06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