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农家奋斗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章 反悔

农家奋斗记事 黯奴 2049 2019.11.12 12:32

  “妈,妹妹怎么哭了?”鞠敏和鞠静一左一右趴在妹妹身边,瘪着嘴委委屈屈的问张永梅。

  她们都不同意把妹妹送人,之前还缠着鞠文启夫妻俩哭过好几回,可惜哭没有用,最后做决定的还是家里的大人。

  小孩子一句话把屋里所有大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一个还没满月的小婴儿光流眼泪没哭出声挺奇怪,便有人说是抽烟抽的乌烟瘴气给她熏的,还有人说是被阳光晃的,大家都没当回事儿。

  “妈,妹妹是不是知道我们要把她送人,她舍不得我们呢?”,鞠敏弓着小身子虚抱住妹妹,扬起沾满泪痕的小脸儿哭着问张永梅。

  她一哭,鞠静也跟着哭。

  鞠静一边哭还一边结结巴巴说道:“我,我以后再也不偷吃妹妹的奶粉了,妈,你别把妹妹送人行不行?”

  鞠敏也道:“妈,以后我和静静带妹妹,妹妹穿我的衣服跟我吃一碗饭,咱们把妹妹留下吧。”

  张永梅本来就舍不得小女儿,被鞠敏鞠静这么一哭一闹也实在忍不住抱起小女儿哭起来。

  她哭着用自己瘦削又粗糙的脸磨蹭奶娃子的小脸儿:“妈也舍不得你,妈不送你走,谁要妈都不给。”

  这话说出口,再加上哭着抱在一起的母女四人,鞠大成当然不好意思再提这事儿,没待多大一会全都离开。

  鞠文启送客回来,蹲在墙角卷个烟卷叭叭的抽起来。

  “快都别哭了。咱给孩子起个名儿,回头我给她把户口上上”,鞠文启吐着烟说道。

  上了户口,这孩子就无论如何也不能送人了。

  刚才还哭的稀里哗啦的鞠敏姐妹俩这会儿又傻笑起来,絮絮叨叨的帮着起名儿。

  鞠文启夫妻都是小学文凭,上学那会儿还总请假回家干活,肚子里真没多少墨水儿,自然也没办法给孩子取出天仙似的名儿。

  前后只用五分钟,他们便给奶娃子取好了名字,叫鞠玲。只是没想到登记户口的时候出现错误,工作人员把玲写成灵了,鞠文启觉得叫起来一样就没改回来。

  即便有了大名家里人还是小不点儿小不点儿的叫鞠灵,不光他们叫,她满月的时候姥姥姥爷两个小姨过来竟也这样叫她。

  姥姥家的条件稍微好一点,过来一趟捎不少吃的用的东西,临走的时候不仅把十七八岁的小姨留下来帮忙春种还偷偷往鞠灵的小包被里塞了一点钱。

  小姨叫张永丽,特别内向。张永梅结婚前都是她照顾着妹妹,干什么都带着她,所以姐妹的关系特别好。

  一场春雨过后,村里人都忙着抢种,张永梅刚出月子身体还没养好便开始下地干活,鞠灵被留在家里由两个姐姐和疯奶奶照顾。

  头前儿一直挺好,眼瞅着春种就要结束的时候,出事儿了。

  鞠文启亲大哥鞠文林的大儿子鞠长福住在隔壁,养了几只兔子,村里的小孩儿没事就过去看两眼,鞠敏和鞠静也去看,只是她们看过不久,一笼子的兔子全死了!

  鞠长福特别生气,问都不问一句就断定是鞠敏和鞠静把兔子弄死的,还要打她们。

  鞠长福二十九岁,二十出头经人介绍娶了同乡红渠村的白桂荣,现在俩人已经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儿子鞠堂成今年六岁,女儿鞠娟三岁。

  俩孩子跟鞠敏鞠静差不多大却玩不到一块儿去,特别是鞠堂成,经常纠集村里的孩子欺负鞠敏她们。

  鞠长福拎着一根鞭子冲进家来,挥出的第一鞭子打在疯奶奶身上,疯奶奶不肯让地方用身体死死的护住鞠敏和鞠静。

  可惜她力气不够,到底还是让鞠长福拽走,鞭子狠狠的抽在鞠敏身上的同时,他还泄愤似的骂道:“小兔崽子这么小就不学好,看我他妈的不抽死你。”

  才几岁大的孩子蜷缩在墙角,哭喊无用,十分绝望。

  鞠长福打累了气出了骂骂咧咧的离开,疯奶奶抱着鞠敏鞠静三个人哭的别提多可怜,摇车里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的鞠灵也跟着哭,她们嘹亮的哭声传出老远去,惊动村里的猫猫狗狗,整个村子都跟着热闹起来。

  鞠文启闻讯赶回家中的时候她们四个还在哭呢,三十多岁的汉子也跟着红了眼睛。

  村里人去报信儿,他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会儿多余的也不问,只问两个闺女一句:“那兔子到底是不是你们弄死的?”

  鞠敏瘪着嘴,倔强又委屈的回道:“不是我们弄死的,我们就站在笼子前看几眼什么都没干。”

  “好孩子,你妈一会儿就回来,看好妹妹”,沉沉的说完这一句他便去找鞠长福了。

  从鞠长福家回来鞠文启的脸色就很不好,张永梅想问事情怎么解决的又怕让孩子们听到不好,一直忍到晚上孩子们都睡着夫妻俩才有机会说这事儿。

  张永梅一边哭一边给两个闺女上药。多大点儿的孩子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着就让人心疼。

  鞠文启坐在炕梢闷不吭声的抽烟,那一张脸顷刻间像是老了十岁。

  鞠灵躺在摇车里,小嘴瘪了瘪,马上就要哭出来。张永丽用一双细长却并不白嫩的手把她从摇车里抱出来,然后把奶瓶塞到她嘴里。

  张永丽还不到十八岁,成天下地插秧一张黑黢黢的小脸儿都控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姐姐家住几天长胖了呢。

  她的眼睛也红红的,显然也哭过。

  鞠长福认定是鞠敏鞠静弄死的兔子,鞠文启问他要证据他拿不出来便把鞠文林叫来。

  鞠文启自小就怕这个大他许多岁的大哥,鞠文林帮着儿子说话,不仅说打两个孩子没有错还要鞠文启赔兔子钱。

  家里穷的米都要跟别人借哪还有钱给他们,鞠文启人穷志短,被他们怼的哑口无言灰溜溜回来。

  说到底都是穷闹的。

  他们算准鞠文启不敢跟他们撕破脸。

  为什么不敢撕破脸?

  因为家里有个大事小情的,鞠文启还要求着这些亲戚出人出力借钱帮忙呢。

  鞠文启觉得窝囊,张永梅觉得委屈,家里的气氛当然好不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黯奴

黯奴

新书开篇,请大家多多支持,觉得还成的点个收藏或者投几张推荐票吧,感谢感谢。

2019-11-12 12: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