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农家奋斗记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8章 耗子

农家奋斗记事 黯奴 2138 2019.11.27 12:00

  鞠文林说的是气话,到底是自己亲儿子怎么可能不管呢。

  可李秋菊却没琢磨出这一层,只以为公婆哥嫂都不想管这事儿了。

  万一鞠长龙被判刑她和孩子的日子可怎么过?不想管?那不能够!谁不想让她好好过日子她就不让谁好好过日子!

  于是乎,鞠文林这个一向听话懂事的二儿媳妇在回家的路上就跟他们闹了起来,坐地上拍着大腿又哭又闹,还揭鞠文林的老底,把这么些年鞠文林指使俩儿子对鞠文启做的那些腌臜事全都抖落出来,可够村里人看够热闹的了。

  他们这边热热闹闹,鞠文启家也挺热闹。

  大部分看热闹的人都被打发走,村长和孙老头几个都还在呢,劝鞠文启别心软,事儿都交给警察去处理。还让鞠文启别跟孩子激恼,家里三个孩子说的都没错。

  戏还没演完,鞠文启叼着自己卷的烟卷愁眉苦脸的说道:“哎,都是自己家人,我要早知道是长龙干的怎么也不能报警啊。现在这事儿闹的,大哥大嫂肯定以为我是有意跟他们对着干的呢。”

  “有些事他们做的确实太过分,回头我找他们说说。文启,这些年你家过得不容易,村里也没给你家什么帮扶,你放心,这次的事情村里肯定站你家这头”,村长表态道。

  鞠文启姿态继续放低,连连跟村长道谢,表示自家人一定好好干活儿不给村里添麻烦。

  村长等人走后,鞠文启一时还没从戏里面走出来,嘬着烟训三姐妹道:“今天你们太不应该,咋能那么跟大爷大娘说话呢,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行了你”,张永梅在他健硕的胳膊上掐一把还斜眼瞪他:“都是自己家人,别扯那没用的了。”

  训完当家的,张永梅又乐呵呵的问三姐妹:“你们想吃啥,晚上妈给你们做。”

  宠小妹狂魔鞠敏把选择权交给鞠灵,她道:“主意是小不点儿出的,小不点儿定吧。”

  鞠灵不挑食,也没有什么想吃的,不过她知道二姐最近一直馋饺子便点了个韭菜鸡蛋的饺子,张永梅二话没说乐呵呵的去准备。

  这顿饺子没白吃,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鞠家得到的都是好消息。

  鞠长龙被处拘留十五天,又被罚款,还要赔偿鞠文启的经济损失。

  赔偿多少都是专门的人定下的,鞠文启没开口,谁也没法说他讹亲侄子的钱。

  钱到手,鞠文启和张永梅又去乡里免费领了一批树苗,把林子缺的树苗全都补上。

  这次的事儿明面上看是鞠文启一家大获全胜,其实里面还有不少隐患在。

  说到底都住在一个村子里面,挨的太近,想使个绊子太容易,所以鞠文启一直防备着。

  大人想做坏事需要遮遮掩掩可能要找时机,小孩子做坏事可就没那么多讲究,看不顺眼可以随时随地下黑手。

  鞠灵跟鞠长龙的儿子鞠堂友一个班,按着辈分鞠堂友得叫鞠灵一声三姑,可这死孩子从来没把鞠灵当长辈,还因为他爸的事情把鞠文启一家恨上了。

  小孩子不能把大人怎么样就可劲儿找鞠灵的麻烦。

  鞠灵的书本总是被人乱涂乱画,桌堂里还总是有特别恶心的垃圾,最过分的一次她竟然在书包里翻出一只死耗子。

  她倒没吓着,可把她同桌吓够呛,哭着要去找老师告状。

  班里统共就十几个学生,这些坏事是谁做的大家都知道,老师也不可能不知道。都是村里人,谁不认识谁啊,小打小闹的老师也不乐意管。

  鞠灵早猜到老师什么想法,所以也从没指望靠别人解决问题。以前鞠堂友做的那些她觉得倍儿幼稚,根本不值得她浪费时间去对付,但往她书包里扔死耗子真的太过分,不给他点儿教训他还当她真的跟软柿子似的好捏呢。

  鞠灵拦住同桌,只特淡定的说道:“没事儿,我让他以后见着耗子就能吓尿裤子。”

  她把那只死耗子装塑料袋里,用石头拍烂,然后把看着就恶心的一摊倒进鞠堂友的书包里!

  鞠堂友打开书包看到血肉模糊的一团差点儿吓尿,十一二岁的大男生坐在教室的水泥地上嗷嗷哭,成功的把老师吸引过来。

  鞠堂友吓的说不出一句顺溜的话,跟他玩得好的男生说清楚事情的原委,直指鞠灵是作案凶手。

  老师看向鞠灵,鞠灵大大方方承认。

  “他给我耗子,我就还他耗子。他要是敢给我别的,我照样敢还他别的。”鞠灵绷着小脸儿特别严肃的说道。

  一开始就是鞠堂友故意找麻烦,鞠灵的反击手段虽然有点儿吓人但也还说得过去,老师很为难,最后只警告鞠堂友和鞠灵以后不许再整事儿便不了了之。

  鞠灵给乔玦写信的时候提起这件事,半个月后收到乔玦的回信,乔玦跟个老头子似的说教一番,说她不该如此明目张胆的报复,太得罪人,真要把鞠堂友惹急了做出什么事来对她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在这封信的末尾,乔玦还告诉她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乔爷爷要带乔玦来这边过寒假!

  乔东城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夏天还生了一场重病差点儿没救回来,现在虽然已经康复到底不如往年健康,所以乔东城打算再来东北看一看,看一看这里冬日白雪皑皑的景致,来过这一趟,兴许以后都不会再来。

  距离寒假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鞠灵陷入到又紧张又兴奋的情绪当中。

  鞠灵是个情绪比较少的孩子,不爱哭不爱笑,生气还是高兴都不大表现出来,可是这一次她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连鞠文启都瞧出三姑娘不大对劲儿了。

  鞠灵也没把这事儿当秘密,家里人问她就老老实实说了,鞠文启夫妻还记得乔东城爷孙两个带鞠灵去打狂犬育苗的事儿,还说等他们过来一定要叫来吃饭。

  甭管多高兴课还得上,只是没想到就在平平常常上课的时候天降霉运,正好砸到鞠灵的脑袋上。

  学校冬天取暖靠炉子。

  所谓的炉子其实就是大的罐子从边上掏一个门儿,再连上铁皮卷成的烟筒向外通烟。炉子摆在教室的正中间,火儿烧的很旺,挨着炉子的学生热的不行,离的远的学生又冷的不行,若是炉子没通好还会憋烟,整间教室乌烟瘴气的,一点儿都不好用。

举报

作者感言

黯奴

黯奴

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投票,感谢收藏,感谢感谢。

2019-11-27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