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四海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四海人生 麒麟.QD 2230 2003.08.26 12:19

    “小亮,小亮”,四海站在赵小亮家墙外,扯着脖子喊,“麻利儿着,给你丫三分钟,再不出来就跟我对打。”喊罢,趴下身子开始做俯卧撑,当做到一百个时,赵小亮家大门哐当一声,一个身影蹿了出来。

  “四叔,没晚吧,今儿早了,我那梦刚做到上花轿,就被你叫醒了。”小亮一头乱发,睡眼惺忪,一边说话一边套上背心。赵小亮也是赵家人,跟四海差一辈,管四海叫叔,天生一张老头脸,小小年纪脑门上满是抬头纹,一双小眼睛,总是睡不醒似的眯缝着,打起架来是个拼命三郎,跟刘二有一拼。

  “你小子还不是最多梦到拜天地,你倒是想洞房呢,你会吗?”赵四海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扩胸,一边说。

  “那还不是每次拜完天地都被你叫醒,不就洞房嘛,听墙根都听会了。”小亮擤了一大泡鼻涕,甩了甩,没甩净,顺手在电线杆子上抹了抹。

  “瞧你丫这恶心劲儿,别跟人说我认识你。”四海作出一幅满脸的恶心样,“走吧,别磨叽了,还得叫二头。”

  俩人跑过刘二家东厢房,小亮跳起来敲了敲东厢房开的小后窗户,“二头,我俩先走了,上西面等我俩。”说罢俩人你追我赶地朝村北跑去。

  从村北绕过来,沿着村西向南跑,远远看见刘二带着旺财在路边,刘二在做俯卧撑,旺财则围着刘二左右乱转,上嗅下舔,刘二还要不时扬起一只胳膊打它一下,旺财却锲而不舍,看的四海小亮哈哈大笑。

  刘二见他俩过来了,爬起身来,三个人一条狗一起向南跑。

  “你哥走没走?还在家不?”四海问刘二。

  “没有,他明儿走,明天老爷子回来了。”二头打了个呵斥。

  “怎么了,这么困?昨晚上净顾着听墙根了,没睡好吧?”四海调侃刘二,“我今晚上去你那睡,半夜一点十分过去,给我留门,小亮去不?”

  “干啥去?他那床也挤不下仨人,怎么睡?”小亮显然不明奥妙。

  “你个傻亮,金山哥领个嫂子回来,知道不?”四海揪了揪小亮的耳朵。

  “真的?好好好,我也去,我得早点去,万一睡过头了就坏了,要不今儿晚上叫几个人去你家打牌,打完我就不走了。”小亮立刻兴奋起来。

  “爱来不来,反正我不跟你们听墙根去。”刘二拿他俩没办法。

  “那好,就这么定了,那今天就不摘杏去了,养足精神,嗨。”小亮开始摩拳擦掌了。

  三个人又绕着村子跑了一圈,这才各自回家。

  赵四海回到家,一进门就看到赵青山一个人坐在葡萄架下的水磨石桌子旁品茶,见到四海回来,赵青山说:“四儿,回来晚啦,你青大爷走啦!”青叶这次来又指点了一下赵青山这两年的财运,赵青山此时心中甚是愉快,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走了?”四海心头觉得一阵失落,“怎么不等我回来呢?这么早就走了?”

  “那老道的脾气,谁说得了?他说要走,九头牛也拽不回来。”赵青山对青叶道人所知甚深。“再说又不是不回来了,他说三年后回来瞅你,小子跟着你大爷好好练,你大爷是个能人啊!”

  赵四海还是有些心头不能释然,“我上去睡个回笼觉,一会儿吃饭叫我。”说罢朝楼上走去。农村到了夏天,一般就是一天两顿饭,上午9、10点钟一顿,下午5、6点钟一顿。

  赵青山摇头晃脑哼起了“苏三起解”,这是他心情极好的表现。

  下午,赵四海正跟母亲李晓英在水磨石桌子旁剥花生,李晓英嘴里不停的说着邻村xxx考上大学啦,谁家的孩子学习很好啦,谁家的孩子整天打架,手脚还不干净,一看就知道给公安局养活了。赵四海正听得百无聊赖之际,看到小赵婷走进院子,撅着嘴,满脸的不高兴。赵四海一拍大腿:“哎呦,我给忘了。”

  赵婷走上前,“坏四海,臭四海,说话不算数,是小狗。”手里还拿着一副扑克牌。

  李晓英显然见多了这个场面,“玩牌吧,就在这里玩吧,屋里热,我把花生往边上挪挪。”

  就这样,赵四海蔫头耷拉脑的陪着赵婷玩了一下午的拉马车,一边玩一边心里纳闷:“整天就玩这个,这丫头也不腻味?”

  吃过下午饭,赵四海想起来好几天没去爷爷那边看看了,搬了个梯子,电工修灯的那种,家里特意买来摘葡萄的。赵四海摘了一食品袋的葡萄,提着向爷爷赵富海家走去。

  一进门,就见院里的水泥地上晾满了麦子,爷爷赵富海正坐在西厢房底下的阴凉处抽着旱烟袋,面前还摆着一壶茶。见到四海进来,老爷子很高兴,“四海啊,正好,一会跟我把麦子灌起来。”

  “嗯”,四海答应着,走到水池边,把葡萄洗了洗,拎过来放在爷爷面前,自己搬个小板凳坐下,“爷爷,您就这么着三天两头地不是晾麦子,就是晾棒子,您就不能卖点,省得自己受这瞎累,都啥年代了,还囤着一屋子的粮食。”爷爷有个毛病,那就是这粮食进了家门,就甭想着往外卖,屋里连三年前的囤粮还有,养肥了不知多少老鼠。不只是爷爷,村里的老头老太太都这样,从不卖粮食。

  “你这小岁数懂啥?这要是哪年闹个天灾,再搞个运动,************的时候,嗨!”爷爷摇摇头不以为然,饥饿的种子早就深深地扎根在这些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的心底。“毛主席怎么说的,这叫‘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这瞅着多踏实。”

  赵四海没言语,知道说不动老爷子。四海家里的地早就不种了,准备抛荒,老爷子哪里看得下去,硬是要了过来自己种。搞得每年收麦子的时候赵四海都要叫上一帮子兄弟来帮爷爷割麦子。

  灌好了麦子,又陪着爷爷杀了两盘棋,赵四海这才从爷爷家出来,向刘二家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