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反派女主是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青河格格

反派女主是妖怪 软妹真菜 2073 2020.06.04 16:48

  “小花,你们为何都称十四是“老妖怪”呢?”

  “害,我灵化成型前,他们都称作是老妖怪。至于她唤作十四,据说在千年前农历十四那日,她一人杀了不计其数的人类,也不知真假。总之心狠手辣是她的名词,我劝你离她越远越好!”小花一口气说了很多,关于老妖怪的传说数不胜数,从她做事风格来说,多半是真的。

  “她曾说过,离她越近,死得越快。”云朝神情迷离。

  “这么说来,老妖婆是没想把你当作口粮了。”小花也看的出来,老妖婆对他的宽容甚至超过自己。

  “十四喜欢吃人吗?”

  “别的妖我不确定,老妖婆肯定有过!”鼎鼎大名的妖神,吃人不就是喝杯水那么简单。

  “诶,到地方了。”小花瞧着周边都是独立一户的公寓。

  云朝心不在焉的下了车,由于气虚,他手脱离盲仗,两眼发黑昏倒在地。

  而小花尚未察觉早就开车离去。

  此时,一位站在233号门口的男人,粗壮得肥手不停地按响门铃,知道里面无人回应。

  这才从口袋掏出一张信纸,小心翼翼地塞进信箱,故意露出一角。

  小花趁着送云朝的空档,得了一会自由,该吃吃该喝喝。

  他还特意拜托后院的小草随时提醒十四是否回归。

  眼看夜色将近,小花收敛了玩心,恋恋不舍得回到店,“臭老妖婆,害我担惊受怕的,你自个倒好认了个妹妹就不要这儿了。”

  小花正要开门时,信箱那张信纸被风吹到他脚边。

  他狐疑地捡起打开后,被一股强大的漩涡吸进纸中,“我靠……”

  随即那封装在信纸里一张宣纸,轻轻松松得飘扬在地,男人踩住一角,笑面夜叉地捡了起来。

  小花深陷一望无际的虚空,“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哪里?”

  ……

  “格格,这是奴才抓捕的第十个人了,是不是该给点赏赐了。”一双肥手举在头顶,双膝跪在面前一位穿着旗装的女子,她脚下光溜溜的,踩在两只没有手臂的掌心,承当鞋托。

  两个沉甸甸的黄金落在胖手上,男人盯着黄金垂涎欲滴,“谢谢格格,谢谢格格。”

  “本格格向来赏罚分明,你将这宣纸别在那画框中。”女子伸出没有皮肉的手骨,男子强装镇定的接过,要不是为了金子,他才不会给这人不人鬼不鬼的疯婆娘做事。

  女子的眼目空一物,只有漆黑黑的洞窟,甚是吓人。另一只完好无损的手,五指戴着玳瑁镂空珐琅嵌丝的护甲套,打开红木桌上的圆盒,里面是两只黑亮的眼珠。

  极其优雅的取下护甲套,将软嫩地眼珠安在自己的空缺中。

  男人毛骨悚然的不敢直视,他心想:干完这一单,手上的金子也够吃他下半辈,娶个老婆了。

  女子这才看清画框里的宣纸,小花的容貌被完美的以素描方式显示在宣纸上。那浓郁的一字眉,特别是那自然的双眸,让女子不由迈出一步,枯骨触摸画面。

  “你出去吧。”女子深深被小花得容貌吸引,纸上所画乃是小花的原容。

  男子如释负重得揣紧金子,出了这密不透风的地下墓穴。

  身处空间的小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面部被硌应的东西触碰,他的灵识被完全封闭,所以无法去向老妖婆传达自己的情况。

  “小朋友,醒醒——”十四轻微拍打他逐渐红润的脸颊。

  云朝眼睛发酸得睁开,他背靠树干,十四显然没有想法要将他扶起,静静地蹲在一旁观望。

  “我这是怎么了?”云朝揉着太阳穴问道。

  “多半是未恢复好,才会半道晕了。”

  云朝听到这话,浅浅低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儿?”

  “小花不见了。”十四尝试过感应自己种在娃娃体内的符咒,联系似乎被人掐断了。

  “你是怕我也一块失踪了吗?”云朝有些小期待。

  “小朋友,天马行空的想象固然好,不切实际的想法会阻碍智力发展。”十四见他说话的力气增强了几分,也放下了担忧。

  云朝运用精神力,查属到小花的气息被一个空间阻断,“我只知道小花是在西北方向阻碍讯息的。”

  “我知道那边,你不必浪费自己的精神力。”十四没见过这么实在的人类。

  “那你就是担心我了?”云朝的语气有点小激动。

  十四:“……。”这孩子,真是一根筋。

  十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自个早点歇息吧。”

  “你要一个人去吗?”云朝一时心急握住十四纤细的手腕。

  人类的温度暖化十四从骨子里都是冰冷的血液,“放手!”

  云朝立即松开解释道:“探查西北方向途中,我说不定就能精准定位小花的方位。”

  “拖我后腿别怪我把你扔在半路上。”十四刀子嘴,在云朝眼中就是豆腐心。

  “好,我知道了。”云朝握住盲仗跟在十四身后。

  ……

  小花颓废的躺在虚空,自己不会一辈子都被困在这破地方吧?老妖婆,你快点来解救我呀!算了,老妖婆铁面无情,怎么会管自己这个小妖。

  小花的老家是一片原始森林,被人类开垦土地建房后,他的亲人朋友尚未灵化,都死在无情的锯子下。后来,又有一场怪异的大火,将烧的一干二净。

  妖一旦滥杀人,就会被老妖婆惩戒。后来那片原始森林深陷大坑,埋了不少人,小花才不了了之没有选择复仇。

  旗装女子不厌其烦得看着那副画,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画中的素描会表现出虚空中小花的表情,宛若在看一本连环画。

  小花抬眼仰望,总感觉有一双他看不见的眼睛在注视自己。

  “真好,我很快就能有新的一对眼珠和鞋托了。”她辗然而笑,躺进舒适的沉木棺材休养。

  在棺材的前方正摆着一个灵牌:正元五年,河神格格——耶罗。

  “十四,西北方向有处连通黄河的分支,那儿也是青城的分市线。”

  “你的意思是,极有可能是在河底?”十四查看一下,云朝所说的确,前面不远已经是青城的分市线——青河。

  “如果清河也被排除的话,小花就命在旦夕了。”云朝极其认真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