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反派女主是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往事如烟

反派女主是妖怪 软妹真菜 2359 2020.05.30 16:50

  漫天梨花,参差落在十四的衣摆边,她一袭白衣的靠在桃树枝上,长发如同瀑布齐腰被随意系住,甚是潇洒。

  “十四——,我要告诉你一件事!”远处跑来一个形似矮冬瓜的小女孩,顶着一撮小绒毛。

  她是十四路边偶遇受伤,捡来养着的一只蚌珠妖。

  “小覃夕什么事值得你这么开心?”十四侧颜,顺从她的话问道。

  “我去人间买酒时,遇见了一位书生。”

  说到这,矮冬瓜羞涩的双手紧握半扭身子又道:“他人极好,还替我付了酒钱呢。他那么穷还舍得帮我,我想要学着人间女子,喜欢对方就嫁给他,成为他的夫人。”覃夕转而托着双颊向往。

  十四一听翻身下了树,扬起地面大片梨花,剐了下她肥嘟嘟的脸颊,“你个矮冬瓜怎会懂得人间的情情爱爱?”

  后来,矮冬瓜长大了,有一天从人间回来,郑重其事的向十四说道:“十四,我之前一直关注过他的状态,如今他已重新转世,而我也长大了,我可以去找他了!”

  十四原以为矮冬瓜只是小孩子说笑,原来一直深埋心底。

  十四自知留不住她道:“小覃夕,想回来的话,我一直在这。”

  覃夕泪流满面抱住十四点头道:“嗯呢,十四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可是,再见面已过了千年,十四一如往常,变得是覃夕被红尘覆盖,她跪拜在十四面前哽咽道:“十四,我哭光了自己所有的眼泪。人间处处征兵战争,他被迫参军却被敌军俘虏了,我只能求你了,帮我让他平安归来。”

  “还是他?”十四不解她为何会要执着一个人类,蚌珠的每一滴眼泪都会消耗一成功力,她是真傻。

  “我已经陪他兜转了一千年,他依旧如初得温柔爱我,人类的寿命虽比不上妖,但是他值得我去付出。我那么爱他,他也那么爱我,就算魂飞覆灭,我只觉得倾君一生,足矣。”

  “你可知你的灵力已经在散失,撑不了多久的。”

  十四略微心疼的看向对爱情痴往的女孩,即使满身疮痍,也会觉得值当。曾经天真无邪的矮冬瓜,被自己骗着去买酒的矮冬瓜,已不复存在。

  覃夕一步一跪得来到十四身前,连那小手都被冻得通红:“十四,我想回到你得身边,陪你喝酒了……”

  她透澈的眼睛再无泪水,可映在十四眼中,不忍点头,即使知道可能是欺骗,但也愿意去相信。

  “好,我会重新修复你的灵体,他,我会帮你一次。”

  因十四逆天改命本就死于敌方军营的男人,她一旦干预人类的生死问题,则会遭受天谴,这话云朝说得不假。

  这些覃夕并不得知,“十四,你是怎样才会答应赠予别人一个要求呀?”

  “怎么了?”十四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她坦然笑之:“你只要替我守好这梨花林,我就赠你一个。”

  “十四,你要去哪儿?”覃夕担忧问道。

  “我且闭关些许日子,别太贪玩了。”十四气血翻涌,忍住口中鲜血便回旋转身消失。

  “十四……我一定会守在这儿的。”覃夕大喊说道。

  后面,十四闭关出来时,白雪皑皑覆盖梨林。

  覃夕只在她常停留的梨树上,留下了一封早已泛黄的信:十四,我利用你给我疗伤,是我不该,但是他需要我。

  简单的一句话,十四付之一笑,诅咒从未消失,她一直是孑然一身。

  ……

  “吃早餐了吗?我多带了一份。”云朝递出手中的早餐放在十四桌前,这是他亲自做的便当。

  “吃过了。”十四暼了他一眼,阴魂不散。

  “没关系,我可以再吃一份。”云朝笑容满面的打开芬香四溢的便当吃了起来。

  十四见他勉为其难的吞咽饭团,不言而喻。

  “嗨,小哥哥你吃没吃早点?”一位女同学拎着一份早点,赏心悦目的对云朝眉开眼笑。

  “我刚刚吃饱了,谢谢你的好意。”云朝恰好打了个饱嗝,饭盒连一粒米饭都不剩。

  女同学一脸失落,勾搭小哥哥怎么这么难。

  “你怎么天天扒着一个瞎子,热脸贴冷P股,你瞧瞧他跟那个女生多么亲密,说不定就是在追她呢”说话的人观察着瞎子身旁的十四,浑然天成的泪痣让她产生疑惑。

  “诶,琳琅,他旁边还真有一位女生,我刚刚怎么没注意到,好没存在感的人!”十四的面容在普通人的眼里,转瞬即逝。

  琳琅眼神闪烁的盯着云朝,一闪而过的贪欲。

  十四耳廓微动,显然是听到了后面两个女生的对话。

  同时云朝闻到了一缕木香气息,很淡。

  “十四,你有没有兴趣待会一起吃个午饭?”云朝特别期待她的回答,即使戴着墨镜,但总能感觉到在望着十四。

  “没有。”意料之中的回答,云朝并未放弃,“那就约下次。”

  十四感应到覃夕虚无缥缈的气息,提前离开。

  琳琅瞬间的压迫感消失不见,她直觉那个女生绝对不是普通人。

  “琳琅,你怎么对着云朝发呆?”

  “没,我只是对刚刚离开的女生好奇。”

  “哪有刚刚离开的女生?”女同学也没继续追究,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听到琳琅说些怪力乱神的胡话。

  “十四,我……”覃夕打着油纸伞站在校门口,来往的人避之远离,以为碰见了神经病,晦气。

  “说正事吧。”

  “十四,他快不行了……”覃夕抿着唇,她面对十四心有愧疚。

  “小覃夕,人与妖能够共存已经是不可多得的事情。”

  覃夕听到十四的叫唤,可她早已失尽了眼泪,“十四,我不怨他,这么些年我已经足够了,只是曾经说好伴在你身边,是我食言了。”

  “不切实际的话,还是别说为好”十四显然不信这些口头的话,对于她而言,是奢侈。

  “走吧。”

  覃夕欲言又止,最终走在十四前端,她已经没有额外的时间去补偿。

  某一间公寓,十四特意掩去自己和覃夕的身形,隐身来到萧晏床前。

  “他是你用尽最后的灵体苟延残喘到现今?”十四见他脸上毫无血色,与死神不过是争分夺秒的距离。

  覃夕默认了,这也是她放弃最后自己被拯救的机会,“我不后悔。”

  “小覃夕,该说你什么好。”即使十四心软,她也山穷水尽无法重塑覃夕的灵体。

  “十四,我还是最爱听你唤我小覃夕了,仿佛之间就回到了自己还是矮冬瓜的模样。”

  说到这,覃夕破涕为笑,她的执念过深,以至于深陷泥塘任由埋没。

  十四舍出自己的一滴心头血,窗外骤然乌云密布,打了一声干雷。十四熟知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但在覃夕眼里只有萧晏的安危。

  云朝听到雷声阵阵,闻到血色蝴蝶的浓郁:“叔,送我去个地方。”

  “去哪?”

  “我指哪你就去哪。”云朝凭借十四气息判断方位。

  司机狐疑,这人是在装瞎子吗?

  十四佯装轻松的将那滴血落在萧晏的口中,得此血,命活百岁,一生无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