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反派女主是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禁地

反派女主是妖怪 软妹真菜 2477 2020.06.23 16:20

  “禁地?你为什么要现在才告诉我?”云朝之所以逃离云家,是因为避开云家的尔虞我诈。

  “云家百年产业,不能毁于一旦,老爷曾嘱咐我一定要护好云家,可你如今实在太伤我心了。我就希望你父亲的存活能让你振作起来。”妇人硬是挤下几滴泪,让本就心善的云朝无言反驳。

  “梦姨,我……知道了。”

  梦姨见效果达到一半,紧接说道:“云家的章印就在你父亲那里,你也知道,没有章印者,也就无法让云家重振旗鼓。”

  云朝抿唇不语,只要他姓云就必须要承受这份责任。

  梦姨眼神暗暗打量,跟二爷比起,差得远了。

  十四得知小朋友的位置,隐匿身形慢悠悠的闲逛了起来,每走一处,骚味愈浓。

  “二爷~要是被别人看见我和你一起,影响肯定不好。”女人委屈巴巴的卧在他的怀中。

  “有我在,别人不敢造次,只要你好好服侍于我,自然有你的好去处。”自称二爷的捏了捏她红润的脸蛋,瞳孔暗暗变蓝,邪魅一笑。

  十四拧着柳眉,暗使妖风吹来蛮力,推倒房内的花瓶。

  咚得一声,女人转过身吓了一跳:“二爷,这风吹得好奇怪呀?”

  二爷云若白凝眸环顾四周,这里除了自己的气息,还有抹不可察觉的气息。

  “你出去吧。”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汲取人类的阳气。

  “二爷~”女人不甘的跺了跺脚,出了门。

  “阁下何方神圣,不进来喝杯茶?”云若白整理衣襟,端庄的坐在红木椅上,手里握得茶杯乃是千年前皇家独特的官窑。

  十四皱了皱眉,此妖看来不是善茬。“算是碰到了我心头爱好,好茶可是万里挑一。”

  云若白抬眸,惊奇眼前半媚半纯的女孩,十四特意掩去妖神的印记,从容不迫的坐在他的一旁。

  “原来是“仙子”驾临,这茶乃是露珠冲泡,保留了自然鲜甜。”云若白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十四,“不知仙子来这是有什么事吗?”

  说完,他忍不住动起手摸向十四的纤纤玉手。

  十四轻而易举躲开笑道:“这茶总有股别的味道。”

  “什么味道?”

  “骚味。”十四将杯中茶一滴不漏的泼向二爷身上。

  云若白不怒反其笑着糊掉脸上的茶渍:“你这性子管教起来应该更有味道。”

  “哦?不如来看看是谁管教谁?”十四蜻蜓点水般将俩人的场景转换属于自己的空间。

  耶罗能将宣纸转换空间,也只是学了皮毛,而十四能够运用万物唯自己所用。

  云若白眼光像发现了珍宝般,他已经千年没遇见与自己棋逢敌手的妖了。

  “千年的妖已经不可多数了,不如我俩联手,夺了妖神的身份,迟早有一天,妖界会统领人间,辉煌我们曾经的时代。”

  十四静静的看着他自说其话:“连妖都学会做梦了,那下次是不是该统领上面的世界了?”

  “看来我们想法一致,他们常说众生平等,那又为何处处挤压我们,害得我们妖只能委曲求全的与低微的人类共处一个世界。”

  “不要将我跟你混为一谈,毕竟是你要下地狱的,并非我。”十四对这种狂妄自大的话听得不知多少遍了,明明是自私自利,偏偏能编造出各种大道理为自己掩护。

  “我看你是不可多得的伙伴,既然你执意要在你我之间斗个生死结果,让我吃了你也是你最好的下场!”云若白话落,张扬出自己的九条狐狸尾巴。

  ……

  一个巨大的椭圆形花岗岩立在后宅,在它背后却是一望到底的空地,上面写了:生人勿近。

  “梦姨,这里就是禁地?”云朝并没有看出特别之处,周边的沙沙声以及浓郁的骚味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呀,你只要进去取到了章印就能找到你的父亲。”原先,梦姨也不信就立了一个破石头的地方就能被称作禁地,后来她派的人进去了再也没出来过。

  “对了,少爷这是你公寓落下的盲仗,交给你。”梦姨递出盲仗说道。

  云朝清晰见到盲仗依覆了小蝴蝶,“好,你在外面等我。”

  他淡然踏进禁地,一阵阴风吹过梦姨耳垂,瑟瑟发抖。在看一眼,少爷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云朝未料到禁地的另一边会是不一样的世界,这里鸟语花香,连同小蝴蝶都乐不思蜀得与它们打闹。

  小溪潺潺,不知尽头和终点。遍地绿草野花,完全是世外桃源的景象。

  鹅卵石铺得一条弯曲小路,形似迷宫曲折。

  走至尽头,一处竹屋显现,已结满蛛网。

  一桌,一椅,一床,一碗,一筷,都在证明曾有一人在这生活过,难道真是父亲?

  灵敏的小蝴蝶似乎嗅到了什么,牵引云朝往竹屋后方走去。

  大片的紫薇花随风飘荡,中间是用篱笆围成的一条小路。

  云朝诧异,前方竟是一座墓碑,却没有主墓,仅是刻有:“爱妻。”

  “咳咳,你是谁呀?”一位头发花白拄着拐杖的老人,他捧着一束新鲜的紫薇花问道。

  云朝转过身,他却看不见老者的模样:“我来这里找一件东西。”

  “孩子,你是云家的人吧,这里除了云家人,外人进去的都是别的地方。”老者半蹲着身子,放下花束,还轻轻的扫扫灰。

  “你的妻子为什么没有墓?”云朝不解。

  “墓这种虚有的东西,只要你心里纪念亡人,什么东西都可以代替。孩子,你是云家的什么人呀?”

  云朝从他话中听来,定然也是云家老一辈的人,“我叫云朝,可能你有听过吧。”

  老者手指一顿,继而梳理花枝:“是白云和朝阳吗?”

  “是呀,白云广阔,朝阳生机。”云朝礼貌地也半蹲与老者回话。

  “难得听到年轻人会有这样的感慨。云朝,云家的事你应付的过来吗?”老者上下扫了眼,眼眶红润,“你这眼睛是怎么回事?”

  云朝明媚笑道:“瞎了而已,不碍事。”

  “瞎……了,这些年你过得很苦吧。”老者伸出的手又缓缓收回道:“你来这里,是云家有了危机,需要章印救急吧。”

  “不完全是。”云朝见他起身困难,连忙扶住。

  老者抓住这一接触的机会,握紧他的手强忍泪意说道:“我来这里之前,听说幼时你父母都抛弃了你,你恨吗?”

  “我来这里之前,梦姨说过,父亲曾来过这里。想必,你就是他吧。”云朝反握老者的手说道。

  “孩子,你认错人了。”老者别过脸。

  “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有什么资格问恨呢?”云朝在他稳定站住脚跟后,撇开与他的接触。

  “孩子,你认错人了。”老者一昧否认。

  云朝一笑而过:“抱歉,是我认错人了。”

  老者悔恨交加,朝儿啊!是我对不住你。

  云朝听到后方并没有什么举动,内心的渴望终成浮云。

  他走了不知多久,赫然,一阵白雾缭绕,出现了一位翩翩公子,他手里捧着盒子问道:“你就是云朝?”

  “你是谁?”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身边这只蝴蝶怎么会是妖的化灵!”说完,他作势准备击杀蝴蝶。

  “别动它,它是来保护我的。”云朝挡在中间解释道,小蝴蝶自知打不过,躲在云朝身后煽动翅膀。

  “妖来保护你?看来大君说得不错,你迟早会成为一颗煞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