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反派女主是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青河神

反派女主是妖怪 软妹真菜 2054 2020.06.06 16:35

  老发得意的摸着胡茬说道:“嘿,你们二位可把我忽悠一愣一愣的。”

  桌上摆着属于被十四遗忘的学生证。

  起初,老发早派人去撬车查验真假,在夹缝中便发现了这本学生证。

  十四从容不迫的说道:“老发,看来你的心眼还挺多的。”

  老发听这话,用力的拍了下桌面,“我告诉你,你要不说来这里的目的,你就是下一个虎儿!”

  十四揉了揉眼,打着哈欠道:“杀人犯法,你不知道吗?”

  老发冷笑了一声:“在青河村我说了算,既然你死鸭子嘴硬,就别怪我了,来人把那个男的给我送给河神格格,女的暂时关在柴房。”

  原本准备动手的十四,听到河神格格这四个字,似乎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云朝心照不宣得随意喊了几声:“你们要干嘛,别伤害她!”

  在柴房打开那一刻,希望的羽翼在叶兰眼里展开,可一当看见是老发押解另一个女孩进来,她仿若被泼了冷水,眼神暗淡。

  “滚进去吧,后面有你享受的。”老发露出猥琐的笑容出了门,拷上锁。

  十四处变不惊的寻了一块干净角落坐了下去,顺便清除了异味。暼见叶兰带有同情的眼光看向自己:“你是不是那个男生所说的厉害的朋友,他是不是有了危险?”

  厉害的朋友,十四一笑宛若春风满面,他倒挺会夸人的。

  “你关心他?”十四注意到她身上穿着云朝的衣服。

  叶兰点点头,“我怕他为我被那些恶人捉了去。”

  “放心,他不会有事。”十四对这点很有信心。

  叶兰面对这位镇定自若的女孩产生了一点好奇,“你不害怕吗?”

  “我为什么要怕?等待时机就够了。”说完,十四闭目养神了起来。

  叶兰看她一副生人勿扰,默默地闭上嘴巴,挪动被铁链勒住的左脚。

  咔嚓,铁链像是被人砍断一般,分成两半,十四缩回施法的手指。

  叶兰欣喜若狂,可她知道自己不能贸然离开,她相信男孩所说的话。

  潮湿阴暗的地下室,鼠虫到处乱窜,云朝被人一脚踹了进去,盲仗和墨镜都被摔成了两半。

  湿答答的声音空耳清脆,云朝的异瞳能够分辨方向,一条望不尽的甬道,大约走了有十多分钟,云朝看见一个古色生香的闺房。

  一位女子坐在铜镜前,一动不动地保持梳头发的姿态。似乎感应到云朝的动静,僵硬的扭过干枯的头颅,咚得一声滚落在云朝脚下,一只老鼠从眼眶逃窜出来。

  云朝没有在意,穿过一道沉木门,上面雕刻栩栩如生的孔雀,仿佛有了一双透视眼盯着云朝。

  长长的走廊,挂着两排摇曳火烛的白灯笼,空气弥漫发臭的鱼腥味。

  “河呀河,长啊长,众生离苦乐,普陀求安福。女儿身,女儿泪……”喉清韵雅的女声使着从未听过的小调。

  云朝再往前走时,声音戛然而止,一阵阴风拂耳。

  入眼便是一座纯金打造的棺材摆在正中央。

  云朝靠近一看,不小心踩中某个按钮,棺材盖自动打开,露出一条往下的楼梯,然鱼腥味也越来越重了。

  耶罗手执一只狼毫笔,在画框写下的正是刚刚的唱词。

  而小花的身上莫名出现细小的创伤,这才看清上方女子的笔尖是由无数个刀口组成。

  “这是什么怪物!”由于老妖婆的困术,小花无法脱离这具娃娃身体,只能承受这皮肉之痛。

  耶罗发出诡异的笑声,“真好玩。”

  “你就是他们口中的河神格格?”云朝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后,地上零零散散的骷髅头随意摆放,鱼腥味正是从这儿散发。

  耶罗将笔放回由头颅挖空改造的笔筒,穿上金缕串珠的绣花鞋,转过身反而被一阵金光刺痛,眼眶里的两个眼珠瞬间跟脱了模一样掉落在地。

  “你是谁?胆敢闯进本格格的府邸!”耶罗空洞的眼下,视线依在,“异瞳?在一位人类身上,有趣。”

  “姑娘,你本该是死去百年之人,凭借人气维持自己,乃是大过,如今错上加错。”

  耶罗盈盈一笑,走着猫步靠近云朝,那双枯手原想触摸云朝白皙的皮肤,却一下被金光腐蚀,令她疼得不敢接近云朝。

  “你到底是什么人?”耶罗有些怒气。

  “一位默默无闻的路人。”

  “别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女子随即面上堆笑,拿起旁边备好的宣纸铺在云朝身上,“入了画,你就任我宰割了。”

  呲啦,一只突如其来的蝴蝶,吞食宣纸。

  “这这……这明明是妖法,你一个人类怎么可能会妖法!”耶罗似乎明白了自己这是碰上了硬茬。

  她左思右想了一番,准备跳进接通青河的幽潭潜逃,刚刚吃完宣纸的小蝴蝶立马头尾相连变成绳索将耶罗困在原地。

  “妖法是我使的。”十四步步生风,来到云朝身边。

  云朝避开与十四的目光接触,不想让这异瞳被十四瞧了去。

  “不用遮掩了,我早知道了。”十四从第一次见面便知道他的异瞳。

  耶罗看着两人淡定交流,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但她看见十四精致的五官,内心非常嫉妒,自己丑陋的面孔却只能一辈子待在地底。

  “你个臭女人,赶紧快放开我!”耶罗越挣扎,那些小蝴蝶蠢蠢欲动的想要啃食她的身体。

  十四随意扫了眼周围,能用宣纸作为牢笼,已失传千年,如今在见,颇为熟悉。

  “臭女人!”

  “在废话,那些小东西会忍不住动嘴了。”十四似乎在翻找着什么,“我问你,被你抓来的人都在画中?”

  耶罗不语,转过头不想看见十四,“不说话,不如让它们开开荤。”

  “是在画里,但是为了保持他们不吃不喝的状态,七天后我就会毁了画,大概你们想在我这里找的人,可能已经被我当成了肉板。”耶罗并不蠢,看得出十四是想在宣纸上找人。

  十四笑了下:“你不如跟我说说,青河神会与你一个死了不过百年的僵尸做交易,着实稀奇。”

  十四的一席话让耶罗一动不动,为什么这个女人能一语道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