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反派女主是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重见耶罗

反派女主是妖怪 软妹真菜 2300 2020.06.11 16:30

  云朝再次踏进青河村时,不过几日,败井颓垣,村口被封条封锁:禁止入内。

  耳边响起那声空灵悠扬的小调,随而,云朝身陷囹圄。

  “呵呵呵呵呵……我等你好一会了,竟想不到你敢一个人来。”尖锐的笑声头皮发麻,如同3D环绕。

  “耶罗,你苦心竭力利用歌谣指引我来,目的不就是为了让我独自过来。”云朝鼻尖勾勒属于耶罗怨恨的丝线。

  “哈哈,你还挺聪明的,要是有上次那位臭女人助阵我还真没办法了。”耶罗畅通无阻的翱翔在虚空。

  “你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

  耶罗忽而依覆在云朝后背,吹出一口阴气笑道:“上次见面,我就知晓你血液特殊,所以我才使出一计金蝉脱壳。可惜呀,你们连躲在我背后的姐姐都找不到。”

  这已经不是云朝第一次听过它:“血液特殊?”

  耶罗啧啧两声,嘲笑道:“我就说你,妖怎会跟你同伍,原来是你这个傻子被他们当作了盘中餐,还不得知。”

  “她们是我的朋友!”云朝不会轻易相信耶罗的话。

  耶罗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人和妖能成为朋友?你还是太天真了,那你是不知道多少人都死在妖下,不妨在你死前说个明白。”耶罗换了角度正视云朝又道:“你的血能使妖功力大涨,离成神可谓是一步之遥。”

  “一个滥杀无辜的妖就算走了捷径也会被天劫打回。”云朝内心毫无动摇。

  “哦?虽说我非妖,但我能嗅到那个臭女人手底惨死的冤魂比我还多。按道理,你应该能察觉出吧。还是说,你动了不该有的心思?”耶罗的最后一句话反复环绕在云朝脑海,她修长的指甲从锁骨处划到心脏位置。

  “听听这颗鲜活的心脏跳动的声音,真是悦耳动听。看你长了这么一张秀气面容,若不是取血之前必须保持本体纯净,我是真想与你一夜风流。”耶罗的污言秽语,手指不由自主的挑开云朝的领扣。

  “动手动脚的?是想手不要了?”十四不动声色的弹开耶罗,挡在他的身前。

  “臭女人原来你早就在埋伏我了,你们太狡猾了!”

  十四直接忽视耶罗的质问,瞥见云朝的领口露出大片肌肤洁白如瑕:“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小朋友是谁给你的勇气?”

  “臭女人!你又忽视我!”耶罗怒火攻心,这宣纸内就是她能左右的空间,还能怕区区一个妖。

  刹那,以十四为圆点,圈出一个圆环,环内全部塌陷下去,底下则是无尽的深渊。

  耶罗站在她的对立面,钳住云朝威胁道:“你胆敢轻举妄动,别怪我就先毁了他。”

  十四瞳孔泛红,“我平生最不喜别人的威胁,你真会撞枪口。”她引出数千只血色蝴蝶,各个像饿狼避开云朝,啃食耶罗。

  “不是……你?你怎么能在我的空间操作妖术?”耶罗远远低估了臭女人的实力,因为蝴蝶她迫不得已松开云朝,专心对付蝴蝶的攻击。

  云朝一时脚滑,跌进深渊,他没有露出惊恐,平淡无奇的望向十四,“麻烦——”

  十四转而让攻击耶罗的蝴蝶变幻城一块蝴蝶毯子接住下坠的云朝。

  耶罗见况,想趁机逃离空间,十四一眼预料到了她的小心思,丢出一张定身符,让耶罗手脚定在原地。

  “你不过是死了百年的僵尸,不自量力的行为,我姑且抛之脑后。假若你依旧冥顽不灵,河面飘得干尸很适合你。”十四闪现在耶罗面前。

  “你想干嘛!”

  “这块孔雀翡翠在你身上找到的,你应该很熟悉吧。”十四拿出那散发绿光的翡翠。

  “我不知道。”耶罗企图启动空间力量,却无法挪动一丝一毫。

  “或许教你的人没有告诉过你,这空间是可以易主的。”十四的一席话令耶罗吃惊。

  “你是怎么知道的?”耶罗突然冷静下来,重新审视眼前异常厉害的女生。

  “想问我,前提先回答我的问题。”

  耶罗自知之明,无奈妥协回道:“这块翡翠是我姐姐给我的,我每次有事需要请示她,必须要以这翡翠表明身份。”

  “你的姐姐去了哪里?”上次云朝提过,有人分食魂体,多半就是那尚未谋面的姐姐。

  “她才不是我的姐姐呢,要不是她,我也不会成为这个模样,上次若非我急中生智,不然河里飘的干尸真是我最后的归宿了。”

  “我不想听你说废话。”耶罗的答非所问,让十四失了耐心。

  “哦,那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耶罗真诚的回答,倒也不是在说谎。

  “既然你毫无用处,那留你何用?”十四的一句话就决定了耶罗生死。

  “诶诶诶,臭女人,先容我想想……她可能是去人间,听她提过只要集齐九百九十九人,她就能彻底摆脱黑暗的生活。”耶罗竭尽所能章的全部道出。

  “这宣纸固然好,作为牢笼更佳。”十四的言外之意,一旁的云朝沉默良久。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杀人偿命,血债血还。这点道理知道吧,你且好好的呆这里忏悔吧。”十四不容耶罗拒绝,取下定身符,消失在空间。困在空间的耶罗,得不到十四的允许,则将会终生被困。

  “臭女人,我跟你没完!”

  “不说话,是吓到了?”十四显然未注意到云朝的情绪变化,把手中那张画了耶罗肖像画的宣纸交给了云朝又道:“这东西放你那了,她恶念太深,是得换个清净环境。”

  云朝欲言又止,接过宣纸折叠起来,“那关于她的姐姐去哪里寻找?”

  “不急,是狐狸就会漏出尾巴。”

  店里,小花过于兴奋,偷喝了不少十四窖藏的酒,萝萝关闻酒香就已醉意朦胧。

  “喝!继续喝!”小花眼花缭乱的躺在地毯上,手里还握着空酒瓶。

  赵非乱糟糟的红发,跟鸟窝无非两样,他透过橱窗,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萝萝,你的土狗我没找到,希望你能拐个娃娃出来吧。”赵非双手合十祈祷,来回踱步替萝萝焦急。

  云朝异常沉默的跟在十四身后,“小朋友,你这是闹情绪了?”

  十四觉得不对劲,停下脚步盯向云朝。

  云朝被盯着耳垂泛红,“没有……”

  “没有就是有,难道耶罗跟你说了什么,让你心事重重?”十四继而往前走,注意到店门口蹲着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店里好像被贼盯上了?”十四抓起云朝的手臂往旁侧的垃圾桶躲去。

  云朝抑制不住的心跳,他捕捉到了妖味更浓的气息,“他昨天来过,就是我提过有妖气息的。”

  十四联想七七八八,又拉回云朝站起身,正经说道:“我大约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了。”

  赵非瞧见迎面走来一位漂亮姐姐,仿佛春天来了,笑得像个二愣子。

  “你来找萝萝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