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反派女主是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无脸怪

反派女主是妖怪 软妹真菜 2434 2020.06.01 16:15

  十四见他乖乖的坐在沙发,找来临近过期的纱布和消炎药扔给小花代劳说道:“小朋友,你胆子可比一般人大的多了。小花你随意放人进来,一年的厕所归你打扫了。”

  小花欲哭无泪,谁知道自己会撞上你吃人的一面,“明明是他的错,为什么要责怪我!”

  十四横了他一眼,小花觉得后脊发凉,“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现在就去……”

  老妖婆,不仅心黑还伪善!

  “处理完了再去。”十四舍不得又扣出一粒丹药,“我这瓶药就两颗,用在人类身上真是浪费。”

  “十四,是我不该擅自闯入。”云朝自知理亏,始终不敢抬头。

  “马后炮的话就别说了,待会自己滚回家去。”十四很久没有尝过人血,竟有些回味。

  云朝低着头像极了受委屈的小媳妇,十四揪着他另一个袖口,往外走。

  当云朝站起时比她整整高一个头,原本是她自上而下,现在反而像是她主动拉住云朝衣袖。

  “前面直走,自己滚吧。”十四松开手,咬伤一日内自会恢复。

  云朝捡起倒在地的盲仗,笑容可掬,“十四,明天见。”

  早在之前天空就有预兆得下起了小雨,云朝出门的那刻,暴雨如注的打在云朝尚未恢复的身体。

  十四明明听到如同珍珠掉在地面的雨声,却想看看那位小朋友该当如何。

  可是云朝没有转身,冒雨前行,不知是什么迫使十四叫住了他:“小朋友,下了大雨不知道避会雨再走吗?”

  云朝被糊了一脸雨水,声音打颤回道:“你让我滚的……”

  十四就不该先开口多嘴:“看你有伤,滚进来吧。”

  云朝原本就虚白的面容,被雨渍沾湿,见到十四立马露出洁白的牙齿,她瞄了眼完好无损的绷带已被雨浸湿,渗出一丝血迹。

  “麻烦精。”十四冷不丁的丢下一句。

  十四扔了一条干毛巾给他,云朝小心翼翼擦拭脸部,却始终没有摘下墨镜。

  十四看破不说破,指使小花说道:“在后院的娃娃身上脱下衣服给他换上。”

  小花在后院看见的基本都是废弃的男娃娃,当时就抗议说道:明明有男娃娃,为什么还要将我放置在女娃娃体内!

  云朝极其复杂的看向小花,原来他是男的,还身带花香。

  “看什么看,没见过可爱的男孩子也可以女装大佬的吗!”

  十四哦了声:“顺手拿的,没注意性别。”

  小花委屈巴巴的哼了声拿起拖把走进厕所:“老妖婆,你就看我好欺负!”

  一时之间,气氛沉默了不少,只听见时针滴答滴答的走向。

  “十四,不然我去准备点晚饭?”云朝提议说道。

  “忘了自己的手不能乱动吗,我这向来不留过夜人,雨停了自个回家去。”十四左手托着侧脸,闭目养神。云朝蠕动唇瓣,最终什么也没说出。

  而铮铮有词的的小花不知躲在哪里睡起觉,鼾声如雷。

  云朝又不知该说什么,该问什么。

  “小朋友,自个在那纠结什么呢?”十四睁开眼睛望着他。

  “觉得你很好看。”云朝说出这话当即后悔,会不会认定自己是轻浮之人。

  “小朋友,眼光不错。”十四不怒反笑,她已经千年没听过这句话了。

  此刻,一声不合时宜的门铃,以及有意无意散发的腐臭味。

  十四粗鲁的拽过云朝靠拢自己:“别暴露自己的气息。”

  外面的脏东西多半是因为云朝的血液招引而来的。

  云朝措手不及吞咽了下口水,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收敛自身气息。

  他闻到了空气中糜烂夹杂着污水的腐臭味。

  在门口,全身都被污泥包裹的无脸怪,张着数不尽的牙齿的大嘴扒在大门口。

  它一旦接触里面,有刺眼的金光震退它,被它触碰的地盘都会遗留污块。

  十四使出一张火符准确无误的弹在正门的无脸怪,他瞬间疼痛难忍的化作了一摊污水。

  瞬间,整个房子在密密麻麻的爬满无脸怪,企图冲破十四的阵法,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连睡成死猪的小花都被惊醒,抬眼就瞧见天窗上爬满了黏糊糊的无脸怪。

  “靠,这是什么东西!老妖婆,你快来看呀!”

  十四双手运用灵力,即兴画出咒法以弧形向外扩散,无脸怪被火光笼罩,随即气化。

  “十四,他们是什么?”云朝闻到气息退散,想必已经被解决了。

  十四扫了眼云朝,随便编造了理由说道:“可能嫌命活长了的妖物罢了。”

  小花的花香是天然的空气清新剂,很快,空气弥漫的臭味逐渐被驱散。

  “这个你且戴上,这可是平常人类可遇不可求的。”十四递出一枚符坠,能够遮盖云朝特殊气味,避免妖物起了贪念。

  “今晚你就住在小花房间吧。”被点到名的小花,立马从厕所跑出来拒绝道:“我那么香香的房间,绝对不让一个肮脏的人玷污。”

  “十四,你不是说让我自个回家吗?”

  十四:“……”我说过吗?

  “小朋友,多体谅体谅长辈的记忆,还有说话别这么直白。”你让我打脸了好几次,我还要不要面子了。

  “我……不是很会说谎。”

  “算了,你还是别说话了。”十四在那些无脸怪身上查询到了属于其他妖的灵力。

  “你这是要去哪里?”云朝见她意欲出门。

  “小朋友,管太宽,是想另一个手被咬?”

  “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云朝的话让十四不由一愣。

  “小看我的实力。”

  “我……不是这个意思。”云朝听到意思被曲解,又不知该怎么解释。

  小花默默伸出大拇指赞道:“大兄弟,我真佩服你的勇气。”

  “我是不是总是说错话?”云朝咬唇自责道。

  “不会,你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绝对能得到老妖婆的青睐。”

  小花的坏心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是吗?”也就只有单纯的云朝会相信。

  ……

  在远方的深山老林中,一位头戴黑袍的人,坐在似眼睛形状的阵法中间,而他正好符合眼睛的瞳孔。

  他吐出大口黑血,灵力折损不少。他费尽心思找到了血液的位置,却被一位厉害的妖攻破。

  “害人不成,我还真替你忧伤。”十四横卧在树枝上方。

  那人猛然起立,“你……你,是谁?”

  “不知道我的存在,枉为是妖。”十四的指尖停留一只蝴蝶,轻轻一吹化作巨大的血色蝴蝶抓住那人的后背,不细看,还以为是天降蝴蝶仙子。

  “你是……是妖妖神大人!”那人恐惧的想去打散背后的蝴蝶,竟是摸不着的物体。

  “按这阵法应该不是出自你的手笔,你的狗命此刻就掌握在你自己手里了。”十四大概扫了眼阵法,是已经失去百年的禁术,不过此人只学到了皮毛。

  积聚妖物法,顾名思义就是积聚怨灵为他们创造实体成为自己的傀儡。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人发了狂似的逃窜山林,他背后蝴蝶听到了指令,两只觸角嵌入那人的双眼,与其融为一体消化完毕。

  转眼缩小成一只小蝴蝶扑腾飞向十四的的身边。

  “真乖,要是他们能有你们乖巧一分,我就不用这么劳神费心。”

  几只跟在她身后的蝴蝶,听到了夸奖后开心的环绕几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