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反派女主是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牙印

反派女主是妖怪 软妹真菜 2602 2020.05.31 16:37

  十四缓缓展开凤眸,她趴在一张满是檀香味的竹床,床头摆放了一个香炉,飘浮缕缕烟气,沁人心脾。

  “醒了,喝点粥吧。”云朝端着一碗热腾的菜粥正好看见十四坐起了身。

  “不饿。”十四只是偶尔无聊才会学着人类吃一日三餐。

  “小朋友,这儿就你一个人?”十四瞧着周边,家具单一正如其人,身上的衣服重新换了一件白T,不用多想,宽松肥大一定是他的衣服。

  “我是独居,你之前的衣服被烧毁了一大半,我让隔壁阿婆替你换了。”云朝特意解释,以防她会想歪。

  十四只get到烧焦一半,那到底是前面?还是后面?

  她最终换了一个话题问道:“是你带我来这的?伤也是你治疗的?”

  云朝感觉菜粥可以入口,舀了一勺精准的递至十四的唇边说道:“至少喝点填填肚子。”

  十四也不拂他的好意,勉为其难的喝了一口,味道还行。

  “我还不知道你家里有什么人,就自作主张带到我的住处。”

  说到这,云朝些许不好意思,他是第一次带别人回家。

  “你的伤是因为有一位打着油纸伞的女孩替你引去了第三道天雷,不然以我的治疗也得休养两个月上。”

  十四恍惚记得一丁点画面,她当时着急离开,忽略了覃夕跟了过来。

  “那她?”十四不用多想,破损的灵体能扛过天雷存活,微乎极微。

  “天雷直接将她的魂体劈没了。”云朝察觉十四的气息低沉,似乎是在忧伤。

  “不过在最后一刻,我强行留住了她的一魄,念了几遍往生咒,现在她应该是投胎转世了。”

  “她……这是转危为安吗?”十四真还低估了他的能力。

  “她身上妖力全无,以往从未涉及坏事,不过只有一魄,生而为人总会有残缺的。”

  云朝还记得当时那个女孩临死前的拜托,“是我辜负了十四这个朋友,希望你能真诚对待她。”

  十四说不出谢谢二字,反而说道:“小朋友,怎么不趁我受伤之际度化我?”

  “我不会乘人之危,十四,我相信你可以净化自己的血腥。”

  “小朋友,你不去五台山当和尚可惜了,要不我现在将你就地正法如何?”十四食指勾住云朝的下巴,两只虎牙变成獠牙。

  “吃了我,只会增重罪孽。”云朝脸颊微红,不慌不忙的端着那碗粥。

  “我怎么不知人间出了你这么号奇葩人类,你跟除妖师是什么关系?”十四收回獠牙,右手托头,左手扶膝侧卧在床,注视云朝问道。

  “我不知除妖师是什么,在我年幼时,这则使命伴我至今:行善积德,度化恶妖,前往冥殿,普渡众生。”云朝的言语没有掺假。

  “就是冒牌的除妖师啰,小朋友还是单纯了,随便套个话全盘托出了。”十四啧啧两声,不过他的风格独具一格,比普通的除妖师更上一层楼。

  “因为我是真心想与你交朋友的。”

  “呵,要不我把你心掏出来看一看,可是真的?”十四眼睛瞄向他的心脏位置,或许这就是与众不同的地方吧。

  “如果能让你放下屠刀,我愿意献出。”云朝丝毫不畏惧,坦坦荡荡。

  “小朋友你可真逗,你知道我是谁吗?他们是死是活都是我一句话的事。”

  云朝摇摇头:“你管的了人妖,却管不了天命。”

  十四一下黑了脸,她大意了自己糗样被区区人类看了去,“小朋友,你就是这么跟长辈的说的话吗,我吃人可是连骨头都一起消化的。”

  “我只知道,你是我同学,叫作十四。”

  十四坐起身,也懒得与他口舌之争:“念你小朋友护驾有功,姑且放你一马,下次碰见我,最好躲得越远越好。”话落,便消失在云朝面前。

  云朝忍不住咳嗽几声,一下手软气虚的拿不稳碗,碎成几瓣。他为了治疗和执着念咒,损失了不少精神力。

  旋即,跟在十四尾后的蝴蝶迟迟不动,她原路折回,看他晕在床脚。

  “死鸭子嘴硬也挺适合你这个小朋友。”十四最不缺灵丹妙药,能让她舍出一粒来,已经非常难得。

  “浪费我一颗丹药,算是抵消帮了我那位傻丫头。”十四就任由他靠在床角,继而离去。

  十四大手一挥,找到了被云朝度化转世已经投胎的覃夕。

  “小覃夕,愿你此生平安无忧。”她画出一张平安符打在了正在休养的年轻女士的圆肚皮上。。

  萧晏一夜之间起死回生,成了医学无法解释的奇迹,“晏儿啊,你可担心死妈妈了。”

  他的眼角糊满了泪水,心口总是一阵一阵的疼,他好像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十四收回了他和覃夕的一切记忆,双方都已重新开始,无需记得对方。

  “晏儿,你怎么就哭了,妈妈在这呀!”

  “妈,我没事。”萧晏抹去泪水,他是在为谁伤心呢?

  次日,昏睡的云朝和十四都不曾来到学校。

  “老妖婆,你瞧瞧你喝个酩酊大醉的模样是真丑!”小花也就敢在她不省人事时狐假虎威。

  地上摆着数十个酒瓶,小不得花一个一个将酒瓶捡起,“老妖婆,还学人类什么醉酒消愁!”

  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一声门铃。

  “来了——”小花忙前忙后的,累得够呛。

  “你是来买东西的?”小花瞅着他拄了盲仗,一个瞎子是用不了这些成人玩意吧。

  “我是来找十四的。”云朝醒来之初,见到一只落单的蝴蝶停在他的鼻间,也是它,他才找到了这处隐蔽的店。

  “十四她睡着了,恐怕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醒来的,有事你明天再来吧。”小花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可以走了。

  然而云朝闻到空气大量未挥发的酒精味,“她是喝醉了吗?”

  联想到那位油纸伞女孩,他大约了解情况。“喝酒太多对身体不好,你会煮醒酒汤吗?”

  小花疑惑他的想法,这年头还有赶着给老妖婆送口粮的人类?“不会。”

  他已经被十四明令禁止去厨房作幺蛾子,况且老妖婆一个妖还能伤身体?顶多发酒疯。

  “你能带我去厨房吗?我会做。”云朝噙着笑容,连小花都觉得亲切。

  “可以,不过我想问一句,你会做饭吗?”小花暗暗搓搓小手,他已经好些天没吃过正餐了。

  “我会,是十四想吃什么吗?”

  小花:“……。”

  “你们很少做饭吗?”云朝有模有样的一边熬煮醒酒汤,一边炒了几盘可口的菜肴。

  “唉,问就是啥也不会,不过我说大兄弟,我看你样子一点都不像瞎子。”小花瞧他熟练的手法,跟个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我知道你们非同常人,十四住在哪个房间,你端去这汤喂她喝吧。”

  “你自个去吧。”小花才不会触这霉头。

  “我得提醒你一句,她可凶了。”小花心心念着厨房的佳肴,终于不用再喝着露水填饱肚子了。

  十四的房间,乳白色墙壁,中间放置了一张床,别无他物,一旁的落地窗拂风摆动。

  她的梦里总是能回忆起千年岁月的孤独,在潜意识中,有股她推不开的诱惑迫使她伸出獠牙。

  云朝温柔的呼唤了她名字,并无反应,只是奇怪她的獠牙。

  醉意的十四一手抓住云朝的手臂,让云朝措手不及,獠牙直接穿透他的皮肉。

  云朝强忍巨大的痛意,面色苍白,十四突然睁开眼,嘴里的腥甜有种化不开的果香,斥责道:“谁允许你不要命的闯进来?”

  小花瞬间扫空整整八道菜,也闻到了血腥味,“原来老妖婆这么急不可耐的就想吃了那口粮!”

  云朝抿唇不语,手臂流出大量血液染红了白床单。

  “不长记性,小花,带他滚出去。”小花瞧见那伤口有些后怕。

  

举报

作者感言

软妹真菜

软妹真菜

非常感谢小可爱们的收藏和投票

2020-05-31 16: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