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反派女主是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紫薇大君

反派女主是妖怪 软妹真菜 2294 2020.06.24 16:04

  云若白被长剑硬生生的斩断一只狐尾,他瞬间元气大伤,无法合愈的狐尾令他大惊失色:“原来你就是妖神!”

  “除掉你们这些污秽,是我的本职。”十四英姿飒爽的手执长剑,流光溢彩。

  “不过是损了我一条尾巴而已,别太得意忘形了!”他龇牙跳跃到十四的后面,使出独门绝术——幻阵。他人一旦陷入其中则会慢慢的损耗灵气消亡。

  十四看见的却是属于对方的过去,云若白当时还是一只嗷嗷待哺的狐狸。

  他的姐姐便是放弃仙道,作为苏妲己的女狐妖。

  世人皆是记住了魅惑众生的苏妲己,唯独不知道寄生在她身上的狐妖姓甚名谁。

  比干曾烧毁了他们的家,云若白因此遭殃奄奄一息。所以,姐姐才会报仇,挖了玲珑心救治他。

  画面一转,十四警惕四周环境的变化。青山绿水,隐约能看见不远处的两个背影,笑声晏晏。

  极为熟悉得身影,她俨然想不起是谁。

  “晚风,是我呀。”其中一人转过身竟是云朝的模样。

  十四勾嘴微扬,挥剑破除幻象:“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幻象虽破,但另一个背影转过身竟是自己的模样:“你忘了你自己是谁吗?”

  “区区幻象敢质疑我的身份?”十四狠起来连自己都砍,幻境烟消云散,云若白早就逃之夭夭,留下这幻阵也是为自己掩护。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十四收起长剑,跟在云朝身边的小蝴蝶不知何时回到了她手尖。

  “带我去那个地方。”

  十四来到那块花岗岩前,里面有浓郁的仙气,非普通邪秽就能轻易踏入。于是她缓缓地走了进去,碰见的场景与云朝截然不同。

  偌大的城市里,人类已经坦然接受了飞天遁地的妖,将世界推向最高层次科技的发展。

  十四清楚,这里的场景相由心生,此等画面一直是她的心愿。倘若人类与妖的相处关系得不到改善,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云朝,我在这里驻守是大君的命令,只为等你今日来此。妖族弥留人间的历史很是久远,作恶多端的事情样样不少,妖神的不作为,大君看不惯很久了。”他一副深沉的模样,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在云朝眼里认识的妖神只有十四一位,“你口中的大君又是谁?”

  他示意他打开盒子:“先打开它。”

  云朝听话的打开盒子,里面仅是摆了一颗透明玻璃珠和一封信纸:云朝亲启。

  “大君之所以让我留在这,也是因为曾在人间轮回未完成的心愿。”他合起空空如也的盒子,令它消失。

  “据我所知,你与那妖神接触甚密,妖神那种德行的恶妖,理应除之而后快。”

  “你空口无凭,就不能断定十四的为人。”云朝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诋毁。

  “妖神的骗术愈发高明了,当初大君被她害到轮回十世方可归位,你却在跟我说,不能随便定义她?”他一下有被气到,这种蠢人说是大君在人间的孩子,简直降低身份。

  “你知道你自己身份特殊吗?还天天与妖混为一伍,是嫌自己命短?”他现在只想一句话交代大君的嘱咐,就能回到自己的天山养老去。

  “我相信十四不会这么做。”

  “哼,言归正传,你在人间的如何作为我不管,妖神统治了这么多年,毫无作为。只有你可以……”

  噔——,一道亮光闪过他的双眼,他翻身避开从天而降的长剑:“谁!”

  “药羽,你在小朋友面前各种损我也忒不道德了。”

  “妖神不请自来,脸皮够厚。”药羽鄙夷的轻视道。

  “小朋友,刀剑无眼,你去旁边先待着吧。”十四皮笑肉不笑的拔出长剑,二人风云变幻。

  “十四,他……”

  “我的事,你还管不上呢。”十四冷面瞅着云朝说道。

  云朝黯然收回手,退至一旁,意外发现手中的信纸竟因为温度全部重现字迹。

  “云朝,作为给予你生命的我,并没有做到养育之恩。

  我身为神袛,本该不能插手人间的事情。

  不瞒你说,早在万年前,我将你一直藏在紫薇花蕊里。

  直到今世,我才让你重现于世。这点,你注定是不凡的。

  之前,教你术法的师父也是我的化身。也是为了让你学习掌握人与妖的平衡。

  如今,妖族暗涌风云。妖王回归,我要你除掉妖王,借机……”后面的字却没有了显示。

  云朝回想起,第一次与师父的见面,是他幼时被人欺负。

  “没爸没妈的孩子,羞羞羞!”幼小的云朝力单势薄的被围堵在角落被人推搡。

  “你们这群小孩子,你父母没教导过你们,不能随意欺负人吗?”紫薇大君幻化一位普通人类替小云朝维护道。

  小孩子都是欺软怕硬,一下子都逃之夭夭。

  紫薇扶起满身灰尘的云朝,半蹲着问道:“别人欺负你,为什么不去还手呢?”

  “他们说的没错,我无父无母。”小云朝眼含泪光,却倔犟的不让泪水掉下来。

  “傻孩子,再怎么如何,也不能任人欺负,你愿意跟在我身后,学习术法吗?”

  “术法是什么?”

  “会成为你的使命,云朝。”

  “小朋友,在发什么呆?”十四见他一直发愣问道。

  药羽鼻青脸肿的不敢靠近云朝,可他还没说完正事呢!但他手腕的铃铛忽视出现一阵红光,也就表示大君召回他了,哈哈哈……终于不用碰到这位恶妖了。

  “十四,他口中的大君你认识吗?”云朝偷偷收起那封信问道。

  “都是些芝麻烂谷子的事。”十四不由瞄了几眼周边的紫薇花,阴魂不散。

  “她是我在人间的母亲。”

  十四愣了许久:“难怪你天生神力充沛,那她应该不会简单的跟你说清身世之谜。”

  云朝诧鄂:“你怎么知道?”

  十四哑然失笑,小朋友还是那么单纯,随便套套话就全说出来了。她见周围状况,不由自主的握住他的手,“先离开这里。”

  “等会,这里还有一个人。”云朝快速的跑到竹屋,俨然见到老者侧趴在碑旁。

  他立即扶住老者问道:“你怎么了?”

  “我的生命与这里挂钩,是我自愿的。药羽你应该见过了吧。”老者虚弱的还抓紧手心的紫薇花。

  “嗯,我已经知道了母亲是谁。你为什么要去等一个遥遥无期的人?”云朝得知自己并非他亲生的,又不忍拆穿。

  “我爱她,我只是一个渺小的人类,只敢奢望呆在这里。朝儿,我希望你别学我,明知有差距还在妄想。”

  云朝像是被戳中了心事,“朝儿,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就当作我们从未见过面。”

  老者毫不留情的推开云朝,猛烈的咳嗽似乎要撕裂他的身体。

  十四在背后支撑住云朝说道:“我们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