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反派女主是妖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侏儒女孩

反派女主是妖怪 软妹真菜 2210 2020.06.17 16:53

  女人虚弱的想要拔掉吊针,清清按住她的手说道:“难不成还想在死一次?”

  女人躺了回去指着自己的喉咙,清清算是明白,半天不吱声的原因是不会言语。

  清清倒了一杯凉白开递给她问道:“你是他的女朋友吗?你只需摇头或者点头。”

  然而女人不吵不闹的盯着天花板发呆。

  最后点点头,眼尾流下两行清泪,小声啜泣。

  清清抽出餐巾纸替她擦拭说道:“你别哭呀,你现在情绪过大会影响你伤口撕裂的。”

  女人哽咽的耸了下鼻涕,“他是你杀的吗?”

  清清特意用纱布包裹着那把水果刀,自己在它身上吃过亏,自然长了点性子。

  女人瞧见那把刀,闭紧双眼不想再去回忆片段。

  清清也不继续逼她,“你先好好养伤吧。”

  ……

  十四预备给茭白致命一击时,小蝴蝶紧赶慢赶的在她耳边周旋:主人,他说要你留它一命。

  “这小朋友什么意思?当我杀妖跟杀猪一样可以随时暂停么。”

  茭白:我觉得你在骂我,而且我还有证据。

  十四拎着小小的茭白一撮头顶的须毛,“小东西敢在我面前耍花招的话,今儿就把你跟肉丝炒了吃。”

  茭白咿呀咿呀的徒劳挣扎,十四俨然回到地面,云朝已经不知所踪。

  “小朋友跑哪去了?”空气弥漫着的特殊气味,让十四微微皱眉。

  转而换了角度捏紧茭白的喉咙冷声道:“你最好给我实话实说,这人是不是被你们调虎离山弄走了!”

  茭白死不吭声,“很好,等我找到人你会死的更惨,还有你的契约对象。”

  “你不许伤害她!这是我的主意!”茭白绝不允许有人伤他的姑娘。

  “要是我的小朋友少了一丝一毫,我会加倍奉还你的契约人。”十四让身旁的蝴蝶指路。

  云朝被人泼了一脸冷水,后脑勺的疼意令他皱巴了双颊,他的双手双脚被固定在一根红砖盖起的柱子旁。

  小女孩坐在他的对面把玩着云朝的墨镜笑道:“你的眼珠子好像玻璃球呀。”

  “你是人类,抓我是想做什么,与妖为非作歹只会步步错到底。”云朝闻到女孩的气息的确属于人类,而在她不远处的角落,有一个濒临死亡的人类气息。

  “你管那么多干嘛,我绑你来只为了让你帮我个忙,取你一点血后,我就会放了你。”小女孩端来干净的器皿,放置云朝的手腕下方。

  “你想以血换血救里面的女孩,人类的病理应该去医院治疗,而不是走这种歪门邪道!”云朝尝试挣脱,从周围的气味可以判断出,这里是一个遗弃的烂尾楼。

  “别跟我说大道理,医院治疗有用的话,我还会来绑架你吗!”小女孩用着马克笔画出好下刀的位置。

  她其实是一名侏儒人,自幼受尽白眼,依然顽强的活在世上,是她的妹妹给了唯一的信念。

  “我的血对人类无用,反而会因为排斥原因导致极速死亡。”

  “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茭白说过他有办法的。”小女孩拿出锋利的冷兵器,比划了他手腕的位置。

  “你这样根本无法救那个人,只会拖延她的病情得不到好的治疗。”云朝苦口婆心的劝告。

  “要不是那些人都一副势力的嘴脸,我怎么会剑走偏锋。我的妹妹是最爱笑了。后来,她连我都不愿搭理了,除了只会对我重复说:姐,让我去死吧……不然就是不吃不喝闹绝食。”小女孩用酒精擦拭云朝的手腕,一滴温热的泪珠落在云朝的手心。

  云朝恻隐之心无法言喻:“我的血对人类毫无用处,只会对妖才有用,即使你放光我的血,你的妹妹还是会死去。”

  “你胡说!茭白不可能说得假话!况且他那么喜欢我的妹妹,甚至愿意付出生命!”小女孩显然不信云朝的片面之词。

  “咿呀咿呀……”茭白虚弱的叫唤了声,就被十四甩到小女孩的脚边。

  “茭白,你怎么了!”小女孩捧起鼻青脸肿的茭白心疼道。

  云朝见到一只蝴蝶翩翩起舞停落在他的耳缘,他两眼满是星光:“十四,你来了。”

  “好你个油嘴滑舌的人,你就是为了拖延我时间。”小女孩气结的抬举匕首。

  “美亚,别动手!”茭白说这句话可是用足了力气。

  “茭白,为什么?”

  “你们不过是被有心人骗了。”十四淡定的走近云朝身侧,“小朋友,我一旦不在你身边,不是被抓就是被绑,不过这绑法挺熟练的。”

  云朝脸一下潮红,躲开十四的扫视。

  “小朋友害起羞来,还真可爱,至于你们两个笨脑子被骗了,是该。”

  “你凭什么这么说!”美亚不服气的瞪着十四。

  “美亚,要不是大人点醒我,我可能会白白的害了别人。”茭白阻止她的做法解释道。

  “茭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美亚不情不愿的松开绳索。

  “那个人是想借我们的手取了他的血,好坐收渔翁之力,多亏大人及时说明,否则我……”茭白懊悔的说道。

  “你们这样的心理就好比病急乱投医。”十四眼光暼到一道门,却被一块大石头封住,“你们要救的人在里面?”

  “我不允许你去!”美亚横在路中间挡住她的去路。

  “再晚一步,可能等会你看见的就是尸体了。”十四友情提示道。

  “妹妹!”美亚急切的徒手搬开石头,却发现怎么样都挪不动。她也是为了防止妹妹出去自寻短见,才让茭白封门。

  “我来吧。”云朝力大无穷的推开几十斤的石块。

  果不其然,里面的光头女孩用床单卷成麻花形状,系在天窗的栅栏上,圈住自己的脖子。

  她的背后墙上挂了一副三人笑容满面的相片。

  “妹妹——”美亚怎样都够不着她的脚,心急如焚。

  十四手指一划隔断床单,女孩宛若折翼天使降落在美亚的身上。

  “美馨,你醒醒!”茭白扶起呈现昏迷的美馨。

  “原来她才是你的契约对象。”十四一眼看出女孩的生命完全是被契约者给养才勉强撑到至今。

  “咳咳……姐,茭白你们怎么来了?”美馨虚弱的连眼皮都抬不动。

  “傻妹妹,你为什么要去寻死。”美亚声泪俱下。

  “我……不想拖累你们,更不想看见茭白也被折磨。”美馨颤抖的小手都无力伸向茭白。

  茭白连忙握住她的手说道:“馨馨,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事。”

  美馨气若游丝,云朝已经隐约看见她的一半魂体正在脱离本体,“十四,她?”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