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困兽之斗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673 2019.07.20 18:17

  为了小心起见,北河离开春香阁的时候,特意是在晚上。而且他将一头长发,用一根绳子扎成了一束,模样也从之前的十七八岁少年,变成了一个三十余岁的青年,在额头的位置,还有一条疤。

  如此的话,他跟画像上的样子,就大相径庭了,加上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想来没有人认得出他来。

  颜音姑娘怀孕了,这一点他当初不是没有想过,不过这个想法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奇葩念头,他自己都觉得好笑,可现在看来,事实的确如此。

  至于颜音姑娘所怀的是谁的,这一点不用想也知道,自然是吕侯的。

  时间上不但吻合,从颜音姑娘的憔悴的容颜也说得通。

  怀了吕侯的骨肉,却得知吕侯死去,此女不可能高兴的。

  颜音姑娘怀孕,北河心中也多了一丝慰藉。至少吕侯还在这世间,留下了他的一缕血脉。

  当北河再次现身时,已经是在周国跟丰国交界处的一处火熔岩断层的区域。

  踩在黑色的火山石上,他能将这种脆弱的石头踩的稀碎,发出一阵古怪的声响。

  北河轻车熟路的向着一座矮山行去,并来到了山腰位置的一座山洞前,而后踏入了其中。

  顺着石阶层层往下,只是前行了百余丈距离,就听一阵“锵锵”的声响传来。

  对于这种声响北河并不陌生,又前行了一些距离后,他就看到了前方有一道火光传来,最终他来到了山洞底部一件宽敞的石室。

  北河的目光只是简单的四下一扫,就落在了前方一个身形宛如巨人的大汉身上。

  这模样凶神恶煞的大汉手持铁锤,挥汗如雨地敲打着铸台上一柄刀型的器胚。

  “嗷!”

  但听一声嘶吼突然从他身侧的黑暗中传来,而后一只庞然大物猛然扑出。

  对此北河似乎早有所料,身形向着另一侧跨出了一步。就见那只庞然大物扑到离他三尺的位置,被一根绷直的铁链给禁锢在了半空,落地后地面似乎都震动了一下。

  看着这只凶恶的老虎,北河眼睛微眯,而此兽则看着他露出了残暴的目光。

  撇看了此兽一眼,北河就重新看向了前方的大汉。

  这时大汉手中动作也一顿,抬起头来。

  “咦?”

  此人脸上满是诧异。

  经过这么大半个月的行走,北河脸上的伪装早已消失,恢复了原本十七八岁的模样,所以这大汉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大汉哐啷一声将手中的铁锤扔在了铸台上,拿起一张脏兮兮的抹布,将手擦了擦,就向着北河走来。此人站在他丈许外,饶有兴致的将他打量。

  只听大汉开口道:“想不到你居然没死。”

  北河神色沉着,一时间没有开口。

  他以为这大汉平日里深居简出,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可现在看来不然,此人应该是知道了关于吕侯的事情,否则也不会说出刚才那句话。

  一念及此,他便看向了石室脚落处,那两个躬身清理着杂物的双胞胎汉子,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收回目光后,北河面向巨人般的大汉开口道:“我是来取兵器的。”

  “取兵器,莫非你是想去找丰国的七皇子报仇不成。”

  “这一点就不劳烦阁下费心了。”北河漠然开口,语气有些不善。

  “嘿嘿嘿……”

  大汉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黄牙,而后他向着一侧走去,来到了一只木制的转轮前,并将转轮猛地一转。

  只听哗啦啦的声响传来,一圈圈缠绕在转轮上的铁链,掉落在了地上。

  北河顺着铁链延伸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了铁链的另一端,没入了黑暗的角落中。

  仅此一瞬,他就目光一寒。

  只见他想也不想的抽身而退,向着来时的通道掠去。

  “嗷!”

  又听一声嘶吼传来,而后就是铁链拖动的声响。

  之前从转轮上掉落在地的铁链,立刻被拽入了黑暗里。与此同时,角落里的那只老虎,因为拴住它的铁链被放长,当即蹿到了石室正中,挡住了他的去路。

  北河脚步一顿,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注意到在这只猛虎的口中,还叼着一节鲜血淋漓的人的手臂。此兽吃人。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北河转身看向大汉道。

  “丰国的七皇子对你开价一百两黄金。”丑陋大汉咧嘴道。

  说着他将手中的抹布随意丢在了地上,一口唾沫吐在掌心,搓干后扭了扭脖子,发出了几声咔咔脆响。

  看到这一幕,角落里那两个双胞胎汉子同时站了起来,面向北河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我也可以给你一百两。”北河脸色阴沉。

  “哦?”大汉极为意外,“看来吕侯果然来历不简单,就连他的弟子,都能随意拿出一百两黄金,只是丰国七皇子还能给我你给不了的。那就是免去我逃犯的身份,从今以后老子再也不用躲在这暗无天日的山洞里。”

  北河一时间没有开口,只是凛然的注视着对方。

  这大汉并不知道他师徒三人的来历,这一点当初的吕侯倒是明智的。只是现如今,他似乎陷入了麻烦当中。

  本以为此人深居简出,而且此地也并非丰国,所以此人不该知道他的事情才对。可现在看来,他还是大意了。

  “束手就擒吧,我会将你交给七皇子,让他发落。可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就拧断你的四肢,再交给他。”大汉恶狠狠的说道。

  “好,依你所言。”

  看着此人,北河微微一笑,痛快的点了点头。

  眼看他答应得如此爽快,大汉一愣之下,脸上怒色浮现。

  下一刻,此人向着北河冲了过来,蒲扇般大的手掌,一巴掌拍向了他的面门。

  北河向后一仰,险险地避开了这一击,接着他陡然抬起了脚,面对巨人般的大汉,一脚踹向了此人的下巴。

  可不等北河击中对方,他就感觉脚踝处一紧,大汉的手掌就像铁钳一样,将他的脚踝死死抓住,再猛地一轮。

  北河的身形向着一侧飞了出去,砸向了一排林立的兵器。

  关键时刻他的身形在半空一扭,双脚踏在了兵器架上,向前一个空翻落在了地上。

  这时他看向大汉时,露出了明显的忌惮。

  此人绝对是一个气境武者,而且之前对他出手还有所保留,只是怕伤了他。

  一念及此,他抓住了后方兵器架上的一把偃月弯刀,在腰间一转之下,刀锋“呼呲”一声,对准了前方的大汉。

  看到他一副准备迎战的架势,大汉撇了撇嘴,随手将铸台上那柄只有一个雏形的刀形器胚拿起,龙行虎步的向着他走来。

  “喝!”

  北河一声低吼,主动向着大汉冲了过去。

  如今的他,只能做困兽之斗了。

  方一靠近,他便将偃月弯刀向着大汉天灵怒斩而下。

  面对这一击,大汉看似轻飘飘地将手中刀胚向上一撩。

  “锵!”

  二者交击的瞬间,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声响,回荡在整个石室。

  大汉身躯纹丝不动,反观北河,手中偃月弯刀上一股巨力传来,顺着手臂灌注在了他的全身,手臂发麻的同时,他的脚步咚咚后退。

  “嗷!”

  猛然间在他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嘶吼。

  北河脚步一顿,只见那只拴着铁链的老虎一口咬下,血盆大口距离他后背不足半尺,好在此兽被铁链束缚,再次僵在了半空,若是他再后退半步,后果不堪设想。

  北河心中捏了把汗,蓦然回头,将手中偃月弯刀向着身后的老虎拦腰一斩。

  此兽似乎明白这一斩的凶险,粗壮的四肢一蹬,轻易避闪开来,接着继续游走在通道口的位置,看着北河虎视眈眈。

  “没用的,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大汉的声音在北河身后响起。

  北河转过身,就看到此人正闲庭散步一般走来。

  恼怒的他体内的力气毫无保留的鼓动,再次向着此人冲去。

  靠近之后,他将手中偃月弯刀横劈竖斩,发出了一道道呼呼的风声。

  面对他凶猛的攻势,大汉手中的刀胚就像轻盈的木棍一样左右挥舞,锵锵的声响便接连传来。

  两人正面交锋,竟然酣战了起来。

  只是大汉面色轻松,游刃有余。而反观北河,浑身肌肉鼓起,脸色也变得潮红,俨然用尽了力气,才能勉强跟此人僵持。

  并且仅仅是片刻间的功夫,在大汉的攻势之下,北河就开始不支了,脚步一步步向后退去。

  此时的他牙关紧咬,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宛如雨下。跟这巨人般的大汉比较起来,他的身形就像一个孩童。

  而且他不过力境境界,这大汉可是气境武者,可以将真气灌注在手中的兵器中,二人的实力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这大汉想将他给抓活的,不然要杀他的话,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不过北河并非没有任何胜算,他体内同样有一缕时灵时不灵的真气存在。他的胜算,就在于体内真气灵的那一瞬间,绝对可以打这大汉一个措手不及,甚至出其不意的将此人给斩杀。

  在大汉的压制之下,北河接连退了十余步。来回踱步在他后方的那只老虎,眼中已经露出了嗜血的目光,若是北河再退的话,就在此兽的攻击范围内了。

  “快一点……”

  北河心中默念着,他要将体内的那一缕真气给调动,灌入手中的偃月弯刀中。

  只是他越是着急,体内的真气就越是沉寂,没有丝毫的动静。

  就在北河几乎万念俱灰之际,猛然间他体内的真气窜了出来。

  北河心跳蓦然加快,连忙将这一缕真气灌入了手中的偃月弯刀,身躯凌空而起,再次对着大汉当头一斩。

  这一刹那,他手中的偃月弯刀上,一抹明显的青光,由他双手紧握的地方,传递到了刀锋上。

  “呼呲”一声,刀锋劈斩而下,带起了一道犀利的破风声。

  “气境!”

  大汉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变成了一抹震色,没想到之前北河掩饰了实力。

  面对这一击他当然不敢大意,就要向后退去。

  “喝……喝……”

  就在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那两个手上戴着镣铐的双胞胎汉子,一声低吼之下向着大汉冲了过来,一人将他的一只腿给死死抱住,阻挡了大汉的退路。

  “找死!”

  大汉惊怒交加。

  而这时的北河见状,手中的力气蓦然加大了三分。

  面对他凶猛的架势,仓促间大汉连忙将手中的刀胚架在了头顶,同时将头颅微微一偏。

  “锵!”

  二人交击的瞬间,大汉手中刀胚从中被劈斩成了两截,偃月弯刀只是稍稍一顿,就对着此人继续斩下。

  大汉只觉得眼前刀光一闪,就听“轰”的一声,他脚下的地面被偃月弯刀劈中,从中炸开,碎石泥土向着两旁飞洒,露出了一条尺许深的裂缝。

  “啪嗒!”

  而后一物落地的声音传来,此人的小半个肩头,连带一条手臂,被刚才那一斩给齐根斩断,掉落在了地上。

  “啊!”

  一声痛苦的嘶吼,顿时回荡在整个石室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