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4章 后会有期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844 2019.08.25 20:58

  哪怕是有一丝的法力能够蓄积在北河的丹田中,那么他就能够施展术法神通,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

  接下来,北河就开始不断的试验,最后他就发现,如果不浸泡在寒潭中,他丹田中能够蓄积的法力,只是那么一点点,而这一点点的法力,跟之前他浸泡在寒潭中蓄积的数量一样。

  由此北河推测,他无法在丹田中蓄积法力,应该是他丹田的问题,就好像是他的丹田中充斥着一种无形的东西,每一次都会将他流入丹田的法力给挤开。

  而浸泡了眼下的寒潭后,寒潭中澎湃的灵力,可以将他丹田中那种无形的东西给炼化,将丹田腾空,使其能蓄积法力。

  接下来,北河便一次次浸泡在寒潭中,验证着他的猜想。

  而随着他一次次的浸泡,他的丹田就像是被一步步开垦了出来,能够蓄积的法力越来越多。

  就这样,两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经过这两个月的时间,北河的丹田终于被彻底打开,法力能够将整个丹田给填满,而不会流逝。

  事到如今,他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凝气期一重修士。

  对此北河大喜过望,没想到这一次离开宗门,竟然能够有如此惊喜。

  有眼前的这一汪寒潭,那岂不是说他能够仗着此物,将修为飞快的提升,甚至将来有可能冲击化元期。

  只是随即他就摇了摇头,他知道每当修为突破之后,也将是瓶颈的到来。

  就如他终于突破到了凝气期一重,可是他想要达到了凝气期二重的话,不单单是靠眼下寒潭中的灵气灌体,就能够成功。

  因为凝气期二重跟凝气期一重的区别,是丹田的大小,以及体内法力的浑厚程度。

  他想要突破到凝气期二重,首先就是通过长期的修炼,让丹田充满韧性,变得大一些,从而丹田中蓄积的法力多一些,凝练而成的法力也浑厚一些。

  这绝对不是疯狂吸收灵气就能够突破的,如果北河想要拔苗助长,那样他只能是丹田破裂,甚至被撑爆的下场。

  也就是说,北河打算继续利用眼前的寒潭,突破到凝气期二重,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的,他要先将他的丹田给达摩一番才行。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难掩喜色。因为从今往后,他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修士了。

  “恭喜恭喜……”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冷婉婉含笑道。

  “嘿嘿。”北河嘿嘿一笑。

  现在开始,他才算是真正跨入了修行的大门。而漫漫修行之路,他只是跨出了第一步,还不知道有多远要走,更不知道他又能够走多远。

  收起心中的狂喜之后,北河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冷婉婉道:“冷婉婉。”

  “嗯?”后者不解的看着他。

  “你是什么修为?”北河问道。

  闻言冷婉婉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之色,“你倒是猜猜看呢。”

  北河并未回答,而是走向了此女,在后者的注视下,抓起了她的皓腕。其体内法力鼓动,注入了此女的体内,打算查探一番。

  但是下一刻惊人的一幕就出现了,在北河法力刚刚注入此女的手腕时,从冷婉婉的手腕上,爆发了一股惊人的吸力,他体内法力不受控制地被那股吸力给抽了出来,转而没入了此女的体内。

  北河大惊失色,关键时刻他毫不犹豫的松手,但紧接着却发现他的五指无法松开,而且就算要掐断体内的法力也无法做到。

  好在下一息,冷婉婉手腕一抖,北河的手掌终于松开。这时他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脸色也不由一白。

  感受到体内法力几乎亏空了大半,北河极为震惊,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是……”

  抬起头来,他看向冷婉婉满是不可思议。

  “偷鸡不成蚀把米吧。”冷婉婉轻笑,“当真还以为本姑娘跟以前一样,你想碰就碰啊。”

  “这是什么功法。”北河诧异的问道。

  “这可不是什么功法,你学不来的。”冷婉婉道。

  对此北河啧啧称奇,倒是没有再问下去。本想抓住此女的手腕,查探一番她的修为,但是不想他体内的法力竟然不受控制的被此女给狂吸。

  “你也暂时修炼完了,本姑娘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北河露出了古怪之色。

  冷婉婉脸上的笑意消失,只听她道:“这地方只有你我两人知道,而有这黑冥幽莲在,对你我二人的修为,绝对有着极大的益助,所以你万万不能将此地暴露出去,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黑冥幽莲此物。”

  “这是自然。”北河点头。

  “另外,我要暂时离开此地一段时间了。”又听冷婉婉道。

  “你要去哪儿?”北河讶然。

  “万花宗。”冷婉婉吐出了三个字。

  “万花宗?”北河更加疑惑。

  “修行乃逆天之事,不过既然走上了这一条路,那就无法回头了。我此去万花宗,不过是打算寄人篱下,方便修行。”

  “原来如此。”北河点头。

  他本想问此女为何不去不公山,只是话到嘴边他还是咽了回去。此女不去不公山,自然有不去不公山的理由。

  “北河。”这时冷婉婉又看向了他。

  “嗯?”北河也看着她。

  “如今你我二人都是修士,所以……”话到此处,冷婉婉顿了下来。

  “所以什么?”北河问道。

  “所以我等应该以追求大道为重。”

  北河听出了此女话中的意思,不过他一时间并未开口。

  冷婉婉脸上的清冷依旧,又听她道:“当日我血脉之力觉醒后,脑海中多出了不少的东西,我只能告诉你,我来历有些特殊,所以注定了这一辈子无法平凡。而我若是一个平凡女子,我便跟你结为连理,为你生个一子一女。只是事到如今,有些东西身不由己……”

  话到最后,此女摇头露出了一抹苦涩。

  自从知道了冷婉婉是修士,加上此女身上还流淌着蓝色的血液后,北河就可以肯定,此女的身份必然不简单。而今冷婉婉能够跟他推心置腹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心中反而宽慰了不少。

  要知道他也是个有野心的人,想要成为一方强者。遥想当初,从姜木元口中得知虚境之上还有神境后,他便对那神境充满向往。而成为了修士,同样因为勃勃野心,他无时无刻不是在想办法,如何才能突破到凝气期一重。

  跟追求大道比起来,儿女私情反倒是小道尔了。

  就如冷婉婉所言,如果他二人都是凡夫俗子,那么便成亲生子,像姜木元跟那位宗主夫人一样,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可是如今他二人都是修士,修士,那便注定了以修行为重,无法平凡一生。

  北河长长呼了口气,只见他走上前去,下巴贴在了此女的耳侧,手掌放在了此女的后背,将她抱在了怀里。

  冷婉婉娇躯一颤,但没有妄动,将手轻轻放在了北河的腰际。

  “你所说的,也正是我所想的。”北河在此女耳侧轻声道。

  冷婉婉一愣,而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动人的笑靥,只见她手掌环过北河的腰身,亦是拥抱着他。

  从现在开始,两人都有各自的路要走。儿女情长之类的,对眼下的他们来说不太合适,只能是羁绊。

  直到良久之后,才听冷婉婉开口,“北河,我要走了。”

  北河松开了她,低头看着此女,邪笑道:“修士虽然以修行为己任,不过据闻修士也是可以结为道侣的。”

  冷婉婉脸上浮现一抹倾城之姿,“那就看你有没有娶本姑娘的本事了。”

  “好,走着瞧。”北河点头。

  “走着瞧就走着瞧。”冷婉婉略显得意的样子。

  说完后她霍然转身,向着远处的石阶走去。

  “冷婉婉。”北河叫住了她。

  后者转过身来。

  “我还是喜欢你的马尾辫。”只听北河道。

  “如你所愿。”冷婉婉微微一笑。

  接着此女双手放在了脑后,将一头如瀑的紫色长发,编成了一根独马尾。

  做完这一切后,此女再次转过身,英姿飒爽的离开了此地。

  但就在她的背影即将消失时,她脚步一顿,只见此女紧咬着贝齿走上前来,踮起了脚尖,一把勾住了北河的脖子,吻在了他的双唇上。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北河如遭雷击,脸上的笑意也瞬间消失。此女已经跟他分开,这时的此女脸色羞红,转身留下了一股香风,便消失在了远处的黑暗中。

  “后会有期了北河。”

  黑暗中,传来了冷婉婉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