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7章 全副武装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002 2019.08.27 17:10

  在张九娘离开之后,北河依然觉得头颅有些沉重,于是他立刻盘膝坐在了床上,将体内的法力调动起来,游走在全身各处,查探着此女是不是在他的身上种下了什么禁制之类的。

  不过显然他是多虑了,以那位的手段,要对付他这个小小的凝气期一重修士,还用不着这么麻烦。

  检验一番后,北河才长长吐了口气。

  并且这时的他又想到了什么,翻身而起,将床榻之下的机关给打开。

  当看到了机关中的一袋灵石,一枚玉简,一只木匣,跟一只金色的网兜后,他才松了口气。

  想来也是,那位张九娘乃是结丹期修士,此女即便知道了他床榻之下的机关,但恐怕也不可能看得上他的散碎东西的。一念及此,北河暗自庆幸,当初没有将那两只储物袋给带回来,尤其是那万花宗修士的高阶储物袋。如果被此女知道,必然会有所怀疑。

  北河将灵石等物给放下后,拿起了那枚玉简,放在手中掂了掂。随即他鼓动法力,注入了此物当中。

  检查器物有没有问题,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以法力查探。

  北河手中的玉简,显然当初没有被杨姓女子动手脚。于是他便将玉简贴在了额头,意识沉入其中。

  良久之后,北河才收回心神,并睁开了眼睛。

  虽然早就知道御空之术比较难,而且极为耗费法力,但是此术还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根据玉简中的描述,以他如今凝气一重的修为,即便修炼了此术,恐怕也难以施展。因为此术对于法力的浑厚程度,有极高的要求,低阶弟子大都难以练习,一般都是凝气期五六重以上的修士,才能够勉强施展。

  摇了摇头之后,北河便将玉简给收了起来,转而拿起了那只木匣,将此物给打开,就看到那张金钟护体符静静躺在其中。

  北河将灵光闪烁的此物拿起,脸上露出了一抹激动。

  只见他左手持此物,右手食指中指并拢,随着法力的鼓动,对着这张金钟护体符屈指一弹。

  一道灵光从他双指间激射而出,没入了此符中,随之后者颤动了一下。

  见状北河一喜,接下来他动作接连不断,到了最后,更是忍住疼痛咬破了指尖,将一滴鲜血给滴在了此符上。

  而在这一滴殷红血珠跟此符接触的刹那,就融入了此符金色的纹路中。随着北河的一张口,“咻”的一声,金钟护体符就化作一道金光没入了他的口中。

  北河脸上的喜色变成了一抹激动,他能够清晰感受到到此物在他小腹的位置,只要他法力鼓动,就能将这张金钟护体符给激发。

  “呼!”

  长长舒了口气,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取出一枚中品灵石握在掌心,北河开始吸收灵气来恢复法力。

  而不消片刻,他便睁开了眼睛。

  这时他又拿起了那只金色的网兜,此物正是他杀了王师兄后,从对方手中得来的金金网。

  北河手指掐动,又是一道道法决对着手中的此物打出,到了最后,他再次咬破了止血不久的手指,将数滴殷红的精血,滴落在了这只金色网兜上。

  “嗡!”

  下一息,这只金金网就震颤了起来。

  北河眼中精光一闪,而后连忙心神一动。

  在他的注视之下,这件金金网从他掌心慢慢悬浮起来。只是过程中此物却震颤着,仿佛很难受控制一般。

  北河咬了咬牙,专心控操控着此物。他明白想要掌控一件法器,刚开始是都需要长时间的磨合才能操控由心。而且他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只是凝气期一重,这种修为想操控一件法器,就像一个小孩要耍动一柄大刀一样困难。

  不过此时的北河,就像当初他刚刚突破到气境一样,内心满是兴奋跟激动,毕竟这可是他第一次尝试着操控法器。

  只见在他的操控下,这间金金网悬浮到了他头顶三尺高空,接着开始慢慢扩散开来。只是此物在他并不熟练的操控下,就像一只笨拙的提线木偶,姿势跟状态极为古怪。

  眼下他这种情形下,别说催动此物用来对敌了,即便是掌控都无法办到。

  而且仅仅是小片刻后,这张金金网表面灵光骤然暗淡,从北河的头顶坠落下来,落在他的手中。

  整个过程中,这张金金网都没有彻底打开过。再看这一刻的北河,体内法力已然耗尽了。

  北河脸色抽动,虽然结果他早有预料,不过他还是极为苦涩。

  这一切的原因,还是他修为太低了,没有浑厚法力的支撑,不但无法施展强大的术法神通,就连随心所欲的操控法器都困难。

  不过熟能生巧,只要长时间的练习,北河相信他可以将这张金金网给掌控的,短时间用来对敌应该没问题。

  而且操控法器,也是一种对体内法力的凝练,可以让法力越发浑厚,为突破凝气二重打好基础。

  北河将之前那颗尚未吸干的灵石给捏在掌心,继续吸收着其中浑厚的灵气。

  当他的法力恢复之后,就见他将金金网给收进了袖口,而后离开了房间。

  这时他向着后院走去,来到他种下的那颗花凤茶树前。

  只是半年多过去,这颗茶树的茶叶已经枯萎,无法采摘了。北河摇了摇头,今年是无法喝到这株花凤茶了,只有看来年。

  回到了小院的他,敲响了一间房门。

  不多时房门就嘎吱一声打开了,刘子彤有些疑惑的看着外面,不知道是谁会找她。而当看到北河之后,这小女娃脸上有些惊喜,连忙道:“北河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接着她就将房门打开,将北河迎了进去。

  半年多过去,刘子彤好像长高了一点,而且胆子也比以前大了一些,不再有最初北河见到她时脸上的怯懦。

  “师妹,最近宗门内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坐下后,北河就看向刘子彤开口问道。

  刘子彤虽然不知道北河为何会有此一问,但她想了想后还是如实道:“没有呀,跟以往一样。”

  北河点了点头,他其实是担心杨姓女子等人失踪的事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看样子那件事情的风波已经过去了,于是他便挑开了话题。

  从刘子彤口中他得知,对方已经开始在七品堂做任务了,而且如今已经是一位凝气期一重的修士。

  对此北河有些无语,他突破到凝气期一重是多么的艰辛。而眼下这个六七岁的刘子彤,却不费什么力气就达到了。

  在刘子彤的房间中待了一会儿后,北河便去了膳房,吃了一顿饱饭。

  直到傍晚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偷偷溜出了四合小院,前往了他藏匿那万花宗弟子跟王师兄储物袋的地方。

  当他来到七品堂下方一座无名山头的山脚下时,他绕过了一片茂密的草林,来到了一颗巨石的后方。

  北河四下看了看,而后躬身将巨石下方的一株野草拔了起来,将土刨开后,从中挖出了两只储物袋。

  将储物袋上的泥土抖干净,他借着月光打量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

  虽然被埋藏在地里,但是以储物袋的材质自然可以抵御地底的潮湿。

  现在他体内有法力存在,便是将这两只储物袋给打开的时候。一念及此,北河立刻法力鼓动,率先注入了那位王师兄的储物袋中。

  随即奇异的一幕就发生了。

  只见他的手掌,从那条缝隙中轻易探入了储物袋内,整个手腕都没入了其中。

  北河能够感受到储物袋内空旷无比,一阵摸索之下,他就抓到了一件类似于衣衫一样的东西,同时还摸到了不少的灵石。

  对于化元期以下的修士来说,神识无法探开,就无法查探储物袋中具体都有些什么宝物,只能一件一件用手试探,或者将这些宝物全部倒出来。

  但眼下可不是他查探那位王师兄储物袋中有什么好东西的时候,况且从此人口中,他早就知道了这储物袋内除了一些阵法的见解跟数百颗灵石之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而真正让北河感兴趣的,其实是那位万花宗修士的储物袋。

  这时他将另一只储物袋拿在了手中,当即法力鼓动,注入了储物袋内。

  但紧接着北河就眉头一皱,他感受到了一股禁制,宛如铜墙铁壁一样将他注入其中的法力给阻挡了下来。

  “果然如此。”

  北河脸色阴沉。

  即便是主人都死了,可这只高阶储物袋上依然有一层不弱的禁制,以他目前的修为,似乎难以打开。

  摇了摇头后,北河将两只储物袋给藏进了胸口的衣襟中,准备打道回府。一切等先回去以后,再想办法吧。

  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阵异响,从他所在巨石的前方传来。

  “师兄,这地方僻静得很,绝对没有人知道的。”

  下一刻,就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嘿嘿,荒山野岭的,师妹倒是会找地方。”

  此女话音落下,又听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