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单人行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079 2019.07.15 19:46

  北河再次醒转过来之际,发现他躺在一张松软的床榻上。他依然感觉到身体疲软无力,不过或许是睡了一觉的原因,精神状态明显比之前好太多。

  他目光转动,下意识看了看周遭的情形。

  这是一间朴实无华的房间,此地极为陌生,他从未见过,因此并非是他们师徒三人的居所。

  “你醒了!”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北河侧头一看,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正好端着一盆热水走进来,看到苏醒过来的他,这丫鬟显然极为开心,笑起来脸颊上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

  将热水盆放在了桌子上后,她便道:“你等等,我去找张先生。”

  说完后,她便转身小跑了下去。

  张先生,北河脑海中立刻回忆起,这是岚山宗内的一位医术高明的医师,而且地位颇高,一般只给诸多的长老把脉问诊。岚山宗内的寻常弟子有什么疑难杂症,则由这位张先生的几个弟子来负责。

  不消多时,只见一个留着长须,头戴高冠的男子就走了进来。此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皮肤略显得黝黑。这位,便是张先生了。

  张先生走上前来,看着他微微一笑,接着伸手握住了北河的手腕,开始替他把脉。

  仅仅是片刻功夫,张先生就放下了他的手,并道:“没什么大碍,只是消耗过度,导致身体空虚而已,补一补就会恢复过来的。”

  闻言,北河看向张先生点了点头,而后道:“我师弟呢。”

  张先生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暂时放在凉房内的。”

  凉房,乃是岚山宗专门用来存放尸体的地方,其中气温阴冷,可以避免尸体短时间内腐烂。

  而张先生的这一句话,无异于又在告诉北河,陌都已经死了,如今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不等他开口,这时就听张先生继续道:“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让人给弄一些吃的过来。另外,宗主他老人家会来见你,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问你。”

  说完后,张先生就起身离开了此地,出门时还不忘了将房门给关上。

  一时间房间中再次变得静悄悄的,北河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同时,他再次陷入了悲愤中。他依然有些不相信,师傅跟师弟,如今都被乱箭射死。

  “笃笃笃……”

  并未过去太久,就听一阵敲门声响起。

  北河余光瞥了一眼大门的方向,就听“吱呀”一声,房间的大门被人打开了。

  一个身着华服的老翁,双手倒背的走了进来,此人正是岚山宗宗主姜木元。只是如今的这位宗主,平日里时常挂在脸上的笑容,被一抹肃穆给取代。

  跟随在此人身后的,还有一个扎着一根独马尾的少女,冷婉婉。二人进入此地后,冷婉婉将门给关上,而姜木元已经来到了北河的身边,就这么低头看着他。

  “你师傅呢。”

  只听姜木元开口问道。

  北河的呼吸明显粗重了几分,而后道:“死了。”

  其话音刚落,姜木元浑浊的瞳孔不由一缩,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脸上的肃然则变成了一种凌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河深深吸了口气,接下来就将上一次随吕侯出门,先去了南秋山将忘尘道长给斩杀,到吕侯被丰国七皇子带兵围攻,死于乱箭之下的事情给一一道来。

  过程中他语气平静,仿佛在述说着一个跟自己毫不相关的故事。

  听完他的话,姜木元脸色沉着,了解的他人看到这一幕,必然会异常惊讶,因为在这位和蔼可亲的宗主脸上,这种神情是从未出现的。

  这一刻在房间中的寂静,比起之前北河一个人独处,似乎还要浓郁,气氛都变得极为凝重。

  “笃笃笃……”

  又是一阵敲门声响起,而后房门被人推开。

  笑起来脸上有着酒窝的小丫鬟走了进来,在她手里还提着一个竹篮,其中放着饭食,以及她根据张先生的交代,为北河亲自熬成的补药。

  推门而入之际,在看到房间中除了北河,还有岚山宗宗主以及冷婉婉后,小丫鬟有些举足无措,于是连忙躬身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此时她也为刚才的冒失,而感到一阵惊慌,心跳都为之加快了几分。

  姜木元余光瞥了身后一眼,转而看向了北河道:“你先好好修养,另外,这件事情先不要声张出去。”

  北河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对方。

  “恢复后来找我一趟。”

  又丢下了一句话,姜木元才转身离开了此地。

  北河微微点了点头算作回应,而他正要收回目光时,就感应到了什么,抬头发现冷婉婉正注视着他。

  二人对视,目光都极为平静。

  只见冷婉婉对着他微微颔首,随即跟在了姜木元的身后,亦是离开了此地。她心中也非常的惊讶,没想到上一次见面还好好的,而这一次相见,却是这幅情形。尤其是昨日她看到了陌都的尸体,更是唏嘘。

  直到两人都已经离开,那提着竹篮,一直保持着躬身姿态的小丫鬟这才站直身子,她拍了拍小胸脯,一副后怕不已的样子。舒了口气后,小青走上前来,把竹篮放在了桌上,将其中的一盘盘菜肴,还有一大桶米饭给取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她来到了床边。

  不过她正要开口之际,就听北河道:“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

  到嘴边的话被堵回去后,小丫鬟嘟了嘟嘴,而后道:“那好吧,我叫小青,你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吧,我就在门外。”

  说完她俏皮一笑,也离开了此地。

  北河虚弱的掀起了被褥,从床榻上走了下来。这时的他,身躯都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只因太过于虚弱所致。

  来到了桌边后,他慢慢坐下,拿起了筷子,开始将桌上的饭食给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将饭菜一扫而空之后,北河又将那一碗补药给喝了。可他依然觉得有些饥饿,这是因为张先生并不了解他的食量,按照常人的饭量来准备,这些饭食算是够了,不过他在岚山宗可是有着“饕餮”这个称号的,一顿的食量可是寻常力境武者的几倍。

  意犹未尽的北河将筷子放下,这时他闭上了眼睛,小坐了一会儿。

  他能够感受到腹部在不断蠕动,身体已经开始将饭食慢慢消化,转化成能力扩散到他的四肢。这让他终虚弱的身体微微发热,同时也恢复了些许力气。

  约莫一刻钟后,北河霍然起身,接着一把推开了房门。

  这时他就看到那叫做小青的丫鬟,此刻正靠在一根柱子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北河推门而出的举动,立刻将她给惊醒,更是吓了她一跳。

  看了她一眼后,北河便向着庭院的大门之外行去。

  “你要去哪里。”只听身后小青问道。

  “替我谢谢张先生,我已经无碍了,这就离开。”北河头也不回的说道。

  看着他消失在庭院大门外的身形,小青一跺脚,“没礼貌的怪人,都不知道谢谢我。”

  北河离开庭院后,发现他猜的并不错,之前他所在的地方,是张先生的居所,这地方他两年前来过一次,替师傅吕侯找张先生要一味药材,因此倒还记得路。

  只见他顺着一条小道行走,最终来到大路上,并一路向着凉房的方向走去。

  小半个时辰后,他就来到了后山,一座黑沉沉木制阁楼前。这里,便是岚山宗的凉房了。

  凉房并没有人看守,所以他直接走了进去。

  只见此地阴暗无比,而且阴森森的,北河来到了一层,一眼就看到前方一张简陋的木床上,躺着一具魁梧的尸体。

  他走上前来,这魁梧的尸体正是陌都。如今陌都双目依然紧闭,脸上挂着憨笑。不过他的皮肤已经发白,而且身上有一股异味传出。

  看着傻子师弟的尸体,北河脸色显得极为平静。

  他用白布将陌都的尸体给包裹起来,一把扛在了肩头,转身向着凉房之外走去。

  北河不顾一路上不少人投来的异样眼光,将傻子师弟的尸体,一直抗到了他们的居所,并推门而入。

  北河早有目的,进入居所后,他来到了侧室,接着将尸体放下,将墙壁上一盏铜灯扭了扭,而后就听“咔咔”的声响传来,一面墙壁上的木架自动滑开,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北河摘下了铜灯,并用火折子将其点燃,将陌都的尸体再次扛起,踏入了黑漆漆的洞口中。

  他顺着幽暗潮湿,而且逼仄的通道前行了百丈,最终来到了此地的尽头,一个宽阔的溶洞。

  在溶洞里,覆盖着洁白的冰晶,一股极度阴冷的气温将他给笼罩,让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北河将陌都的尸体,平放在了一块凹陷下去的冰块正中。

  这时他看着傻子师弟脸上的憨笑,开口道:“陌都,在这儿等着,为兄会将七皇子的首级给你取来。”

  说完后,北河露出了一抹让人如浴春风的笑容,这才手持铜灯,转身离开了此地。

  从今往后,本是三人行的师徒三人,将变成他北河一人独自前行。

  北河除了要斩杀七皇子替师傅师弟报仇之外,他还答应了陌都,他要活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