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打铁的大汉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125 2019.06.30 11:32

  周国和丰国属于邻邦,两国交界的地方,是一片绵延数十里的火熔岩断层。

  这里气候干旱,少有植被生长。而且短则十余年,多则数十年,必然会有火山喷发,那时一场浩瀚的灾难便会降临。是以此地人迹罕至,就连盗寇都少有出没。除了两条两国各自派人掌管的官道之外,其余地方只能用荒无人烟来形容。

  这一日,吕侯三人的身影,出现在了这片干旱地带的中心,某座遍布黑色火山石的矮山上。

  矮山没有名字,也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唯独遍地的黑色火山石会让人多看一眼,这是火焰喷发冷却后形成的。脚踏上去,都能轻易将这种多孔的石头踩碎。

  在这座矮山的山腰,有一个斜向下的山洞延伸。

  山洞由一级一级粗糙的台阶铺就,层层往下。

  并且在山洞两旁,每隔数丈就镶嵌了一盏燃烧的桐油灯,勉强将此地照亮,让人能够分辨视物。

  山洞颇深,足有两百多丈。吕侯三人的脚步声,在幽静的此地显得格外的清晰。

  并且当三人行进了百余丈距离,就听到一种异响从深处传来。

  “锵……锵……锵……”

  那是一道道有节奏的金属交击脆响。

  随着三人不断深入,这种脆响越发清晰可闻。

  与此同时,还可以看到前方有一道明晃晃的火光,扑闪扑闪,在黑暗中极为显眼,犹如一只拍打着翅膀的红色蝴蝶。

  吕侯双手倒背,目不斜视,三人最终来到了山洞的底部。

  只见这里是一间宽敞的石室,长宽三十来丈。

  石室并不规则,应该是天然形成,只经过了简单的人工开凿。

  在石室的弧形墙壁前,摆放了一排排木架,木架上则置放着各种兵器。

  刀枪棍斧,剑矛盾鞭,应有尽有。

  而且因为兵器实在是太多,有不少被随意的丢在地上,给人一种杂乱无章的感觉。

  在石室的正中间,有一只高高垒起来的熔炉,熔炉旁则是一座铁质的高台。

  一个身高足有八尺,宛如铁塔的大汉,赤裸着上半身,右手握着一只巨大铁锤,左手则用火钳夹着一块被烧得通红的器胚,挥汗如雨的一锤锤落下,砸在器胚上发出“锵锵”的声响,随之还弹射出了一颗颗炽热的火星。

  不用说之前的异响,就是由此传出的。

  这大汉短发短须,容貌比起老佛爷还要粗狂丑陋。其皮肤呈现古铜色,在火焰的炙烤下隐隐发亮。当一颗颗火星弹射在他身上,还会留下一道道的黑色斑点跟灼痕。

  大汉握锤的手臂,肌肉虬龙一样鼓起,每一次挥舞,此人都会面目狰狞,露出一口黄牙。

  而在此人不远处,还有两个双手捆着镣铐,看起来同样颇为壮硕的男子,正面目无神的将角落里一堆兵器跟杂物清理着。

  这二人胡子拉渣,衣衫褴褛。但有趣的是,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竟然是一对双胞胎。只是从两人脚踝的铁链就能看出,他们应该是属于打杂的阶下囚。

  吕侯三人到了此地后,驻足在数丈外,一语不发地看着前方的大汉。

  “嗷!”

  恰在此刻,从石室的某个角落中,传来了一声让人心惊肉跳的咆哮,一道巨大的黑影闪电般窜出,同时还伴随着哗啦啦的铁链拖动声响。

  对此吕侯目不斜视,而北河还有陌都二人则唰地扭头。

  只见扑来的这道黑影,竟然是一只浑身遍布黄白条纹的猛虎。

  此兽几乎跟马驹一般大小,浑身肮脏不堪,但四肢强壮有力。尤其是眼中的凶戾,给人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身形消瘦的北河距离此兽最近,明显也是此兽扑来的对象。

  不过面对凶恶的此兽,北河身躯纹丝不动,唯独瞳孔微缩。

  就在此兽距离北河还有一尺不到时,伴随着“哐啷”一声,此兽扑来的身形在半空陡然一僵。

  只因束缚在它脖子上那根常人小腿粗细的铁链,绷得笔直,将它拉拽得不得寸进。这时它张开的血盆大口,就在北河面前近在咫尺的地方。

  一股腥风将北河发丝吹起,北河能清晰闻到此兽口中传来的恶臭。

  这一幕让他眉头微皱,接着就瞬间抬脚。

  但听“砰”的一声,他又快又恨的一脚正中此兽的腰肚,而看似消瘦的他,这一脚之下却将体积比他足足大了数倍的此兽踹地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了后方的岩壁上,发出了一道沉闷声响。

  滚落下来后,此兽翻身而起,其双目血红,口中发出一阵嘶吼,就要再度向着北河扑来。

  不过就在这时,为首的吕侯目光看似平静的扫了此兽一眼。

  不知为何,在接触吕侯目光的刹那,此兽眼中的凶戾陡然消失,其口中发出一道呜咽之声,接着缓缓向后退去,最终蛰伏在了角落的黑暗中。

  至此,就只能看到此兽的一个模糊轮廓,以及轻微颤抖的身躯。

  随之的吕侯,也收回了目光。

  对此北河并不觉得讶然,他随手拍了拍胸口褶皱的衣衫,便再度抬头看向前方。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一副小小的插曲。

  对于三人的到来,以及刚才那一幕,不但是山洞里的这位,就连那两个阶下囚都视而不见。

  每当被捶打的器胚温度降低,大汉就会将其置入熔炉中焚烧,接着再次放在铁台上,挥动铁锤一次次落下。

  吕侯三人就这般驻足静候着,甚至还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此人的动作。

  因为大汉是将熔炉铸造在一座地火口上,熔炉中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岩浆翻滚,不间断喷涌出炽热的火浪,因此倒不需要寻常铁匠都会用到的风箱,省了不少的力气和时间。

  片刻后,大汉将手中已经打造成了一柄大刀形状的器胚,插入了一旁一只半人高度的木桶中,木桶中浑浊的污水,“呲”的一声,被烧红的器胚蒸发出一股白色的水汽。

  当此人取出器胚后,器胚表面的水珠依然呲呲作响,而此物也恢复成了黑青色。

  看着这件刚刚打造出来的粗胚,大汉点了点头,似乎颇为满意。

  接着他哐啷一声将此物还有手中的铁锤扔在铁台上,这才抬起头来,看向了吕侯三人。

  “终于来了!”

  大汉咧嘴一笑,尖细嗓音响彻在石室中,跟他粗狂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