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岚山宗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071 2019.07.01 11:35

  周国,共有二十一座城,十九个郡,面积比起三十六城十二郡的丰国而言,要小上一些。

  不过周国土地肥沃,气候爽朗,适宜人群居住。像丰国三十六城之一凉城那种荒僻之地,在周国几乎是没有的。

  所以就算面积比起丰国有所不如,但是周国国强民富,整体实力却比丰国还要强上一线。

  周国的西北方,被十九郡之一中,面积最大的天元郡所占据。

  此郡之所以面积最大,是因为此郡内大都是绵延的群山,尚未被开垦出来,唯有几个小镇处在东南方。

  进入天元郡后,一路向西行走,两日后就能进入荒无人烟的山林。

  山林中时而能听到鸟鸣猿啼,时运不佳,还会碰到豹子黑熊这种猛兽。

  而在天元郡最深处的地方,有一座犹如刀锋一样拔地而起的山脉。

  此山三面都是笔直的悬崖,唯独一面是陡峭的斜坡。

  当山风吹散了山顶的云雾,就会看到竹屋阁楼等建筑,若隐若现。

  而这里,就是岚山宗的宗门所在了。

  深入群山当中,地处悬崖之上,岚山宗的地理位置可以说易守难攻,得天独厚,这也是当年这个宗门选址在此地的主要原因。

  斜坡有一条陡峭的石阶,从山下一直通向山顶。

  顺着石阶向上行去,在半山腰就会看到一扇十余丈宽的大门。

  大门由三根天然形成的不规则石柱构成,两根竖立,另外一根则平放在这两根石柱的顶端,就像是一块门匾,其上还龙飞凤舞的雕刻着“岚山宗”三个红色大字。

  进入岚山宗的山门后,是一条青石铺就的街道,一间间店铺分布在两旁,可以看到不少人进进出出。

  这些店铺高矮不一,大小不同。有的是酒肆,有的是布庄,还有的是兵器铺,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宛如一座小小的城池。普天之下,也只有岚山宗这种大宗大派,能够有这种浩大的建设了。

  这一日,吕侯三人的身形,从石阶下方显现,向着山腰处的岚山宗迈步而来,不多时三人就踏入了山门,步入了青石街道。

  青石街的名字就叫青石街,这是岚山宗唯一的一条街道,用做岚山宗上上下下千余人的宗门人士,交换购买各种物品。日常所需,都能够在青石街找到,不用踏出这片群山,去天元郡的其他城池换取。

  青石街并不算长,前后只有百余丈。

  三人行走在街道上,不时就会有人面向吕侯躬身一礼,眼中尽是敬意。

  有意思的是,这些人大都是三四十,甚至四五十岁,上了年纪的人。

  至于那些数量更多的年轻人,则对吕侯三人视而不见,显然是不认识。

  对于这些人的恭敬行礼或者视而不见,吕侯始终目不斜视。很快三人就走完了青石街道,来到了一条五岔路口前。

  三人没有停留,顺着最左侧的道路继续行走,当穿过一片茂密的竹林之后,他们走上了一条修筑在悬崖边小径。

  小径几乎是贴着悬崖建造,右边是杂草丛,而向着左侧看去,就能看到一片绵延无边的云海,在云海下方便是万丈悬崖。

  此地偏僻,沿途没有什么建筑,三人行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平缓之地,在前方有一座孤零零的阁楼坐落着。

  阁楼大门紧闭,唯有四个角上挂着的风铃,不时碰撞会发出清脆悦耳之声。

  从石缝中钻出来的嫩绿青苔能够看出,此地应该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居住打理了。而此地就是吕侯师徒三人,在岚山宗的居住修行之所。

  到了此地后,北河走近阁楼,一把推门而开,扫视一圈没有什么异常后,便侧过身来。

  吕侯当先而行,踏入了其中。北河跟陌都两人则跟他身后,并随手关上了大门。

  一时间阁楼又一次陷入了寂静。

  三人的居住之所算不上华丽高大,但胜在清净,平日里少有人会来。因为吕侯是个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的人,故而才会选择此地。

  踏入阁楼之后,陌都将身上扛着的巨大箱子,放在了正堂一侧的一座石台上,而北河则将背上的包裹取下,双手呈上。

  吕侯只看一眼,就伸出手向着北河双手呈上的包裹隔空一抓。

  这时奇异的一幕就出现了,只见隔着三尺的距离,北河手上的包裹竟然被吕侯吸了过去,牢牢抓在了掌心。

  这一幕常人看到必然会惊掉大牙。

  不过习武之人都知道,这是虚境武者才拥有的绝技,通过运转体内的罡气,使得掌心产生一股吸力。一些并不算重的东西,在一定距离下可以隔空摄来。

  北河自打跟在吕侯身边开始,就一直背着这只灰布包裹,可是十几年来,他从来没有将包裹打开过,更不知道其中是什么东西。

  他只知道这只包裹对吕侯很重要,重要的程度远远超过他跟陌都两人。

  拿到灰布包裹之后,吕侯便头也不回的向着内殿走去,而今回到岚山宗,他唯一要做的两件事就是吃饭跟修行。

  接下来,北河跟陌都二人又开始忙碌了,两人将此地石柱以及墙壁上的一盏盏铜灯点亮,使得昏暗的阁楼亮堂起来。

  接着又开始打扫起了屋子,除了将灰尘擦拭干净,还忙着烧水煮茶。

  好片刻后,忙碌完的两人才终于松了口气。

  在宗门内,他们倒不需要跟在吕侯身边寸步不离,而是只需一个人留在其身边,随时听后差遣,另外一人则相对自由一些。

  北河跟陌都一直以来,都是实行的轮值任务,二人一人待在阁楼中一天,随时听候吕侯差遣。

  长途跋涉了这么长时间,就算是他们体质都不错,也显得有些疲乏。

  二人相视一眼,北河看向陌都昂了昂下巴。

  陌都虽然是个傻子,可多年的相处他知道这是师兄让他先去休息一番,暂时由其看守在此。

  陌都咧嘴一笑,习惯性的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摇了摇头,表示让北河先去。

  北河一声叹息,这位师弟虽然是个傻子,可内心却通透得很。师傅吕侯是个冷血的杀人狂,但他跟陌都二人的关系,却情同手足。

  他明白他是拗不过这位傻子师弟的,于是便点了点头,接着向着偏殿走去,准备好好的睡一觉,以扫数月来的疲劳。

  眼看他进入偏殿后,陌都这才迈步而行,来到了正殿旁的一张椅子上,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憨厚的神情从脸上消失,目光也变得锐利,四下扫视着,似乎不管有任何东西靠近,都必须先过了他这一关。

  ……

  北河这一觉睡的是相当的踏实,毕竟而今回到岚山宗,他可以放下浑身的防备,陷入深层次的睡眠。

  睡足足睡了五个时辰,他终于醒来。

  这时他推开房门,发现头顶的天窗漆黑一片,看来天色已经黑了。陌都依然端坐在椅子上,双目炯炯有神的样子。于是北河看向傻子师弟微微一笑。

  就在他要替换傻子师弟,让陌都去休息一下时,后者却对着阁楼的大门使了个眼色。

  见状北河眉头一皱,眉间呈现出一个“川”字。

  他迈步走上前去,一把拉开了阁楼的大门。借着星光,他看到一个穿着短卦,体型精瘦的男子站在门外。

  此人约莫三十余岁,留着短须,面容刚毅,背上还背着一柄尺许宽度的阔剑,肩头上冒出了一节粗大的剑柄。

  虽然这男子看起来并不强壮,但其短卦下的肌肉却绷地紧紧的,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面对此人就像面对一头矫健的猎豹。

  精瘦男子双目泛红,眼中布满了血丝,如此的话,让人一看就觉得这不是一个善茬。

  看到此人的刹那,北河就认出了他似乎是岚山宗内某个长老坐下的弟子,但具体是哪个长老,他一时间想不起来。

  “这位师兄,不知有何指教。”出于礼节,北河看向他拱了拱手。

  “敢问这位可是北河师弟!”精瘦男子男子亦是拱手回了一礼。

  “不错,正是在下。”北河道。

  “吾乃岚山宗严洪长老坐下大弟子严钧,此次特意来拜访北河师弟,还望北河师弟能随严某走一趟。”只听精瘦男子开口。

  闻言,北河一时没有回答,但眉间的川字再次浮现,接着他就看向这位名叫严钧的精瘦男子道:“又死人了?”

  听到他的话,严钧郑重点了点头。

  “何人,多久了。”北河问道。

  “家师严洪,一月有余。”严钧的回答亦是简洁无比。

  当一听到死的人乃是严钧的师傅,那位岚山宗长老严洪后,北河着实惊讶了一把,那可是一位刚刚突破到虚境的高手。

  这时他也终于明白,为何严钧眼中布满血丝了,任谁的师傅死了,弟子恐怕也睡不好的。

  一时间他并未立刻随此人离开,而是回过头来,看了看身后的傻子师弟。

  当他再度转身时,就看向严钧道:“既然都死了一个月了,也不急于一时,明早在下会随严钧师兄走一趟的。”

  说着北河就要关上大门。

  “砰!”

  但就在这时,严钧遍布老茧的手掌,一把抓在了门缝上。

  北河抬头,从门缝中跟严钧遍布血丝的眼眸对视在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