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谁能不死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748 2019.07.17 18:38

  北河跟着姜木元还有冷婉婉二人,一同来到了距离大殿不远处的一座阁楼。

  这地方北河从未来过,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

  三人进入其中后,来到了二层一间宽敞的房间。

  宗主姜木元跟冷婉婉径直踏入其中,北河略一犹豫后,还是跟了上去。

  这房间明显是一间起居室,而且看着粉色的轻纱,还有精致的珠帘,一看就是属于女子所有。

  当北河随着姜木元二人绕过一扇屏风之后,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前方一张巨大的卧榻,卧榻上还躺着一人。

  那是一个身着紫色宫装,头发苍白如雪的老妇人。

  这老妇人满脸皱纹,眼窝也深深的凹陷了下去,看起来行将就木的样子。

  在老妇人的身边,除了两个服侍的丫鬟之外,还有一个留着长须的男子,北河认出此人正是张先生。不远处的桌子上,还放着张先生的药箱。

  之前他就听小青说,张先生在宗主这里,现在看来,张先生应该是在替这位老妇人把脉问诊。

  另外,还有一个白色的倩影,亦是站在软榻旁。这是姜木元的孙女,姜青。

  看到这一幕的北河明显有些讶然,目光再次落在老妇人身上,对于她的身份,也有了一个猜测。

  这时的姜木元已经来到了老妇人面前,坐在了软榻上后,拉起了老妇人的手,眼中露出了一抹柔和。

  见状,北河知道他心中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了,这位老妇人就是宗主姜木元的伴侣,也是冷婉婉的义母。

  他犹记得在数年前,远远见过这宗主夫人一面,当年的宗主夫人就年岁已高了,要被人推在轮椅上才能出行。没想到数年过去,宗主夫人早已卧榻不起。

  这时姜木元伸出另一只手,轻柔地将老妇人鬓间的一缕白发,给挽到了耳后,浑浊的眼睛凝视了老妇人好片刻,这才将老妇人满是黑色老人斑的手掌给轻轻放下,并站起身来。

  张先生随姜木元向着屏风出走去,显然是要聊什么。

  北河注视着屏风处的两人,因为隔了有些距离,加上两人声如蚊呐,所以他听不清二人到底在说什么。

  不过他从张先生不时摇头叹息,就能推测出一些东西来。

  于是他再次将目光看向了卧榻上的老妇人。

  这老妇人双目紧闭着,对于外界的一切仿佛都没有感知。

  冷婉婉已经跪在了老妇人的软榻前,拉住老妇人的手后,眼泪再也无法压制,就像断线的珍珠,一颗颗顺着脸颊滑落。

  北河终于明白,为何之前在此女脸上会有泪痕了。

  一旁的姜青亦是如此,平日里总是喜笑颜开的此女,这一刻紧紧抿着嘴唇,泪珠滴滴落下。软榻上的这位,分别是这二女的义母跟祖母。

  不多时,跟宗主低声交谈的张先生拱了拱手,便绕过屏风离开了此地。

  姜木元目送张先生离开后,转身向着软榻走来。

  冷婉婉跟姜青站起身,为姜木元让开了路。

  “北河!”

  对此姜木元视而不见,而是看向身后的北河轻声道。

  北河一愣,而后便道:“宗主。”

  “我知道你师傅医术比起张先生而言,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知道你得了他几分本事,你且替内人看看,可否有办法替她延年益寿。”

  “这……”

  闻言北河极为惊讶,没想到宗主姜木元叫他来此,是这个目的。

  而姜木元话音落下后,一旁的冷婉婉还有姜青同样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不过紧接着二女就低下了头,姜木元那句“替她延年益寿”,让二女心中更加悲痛,不忍低声抽泣了起来。

  既然这位宗主都发话了,北河也没有什么好推辞的,就见他走上前来,坐在了软榻一侧,同时拉起了老妇人的手腕,食指中指并拢,把在了老妇人的脉搏上。

  片刻后,他便将老妇人的手腕放下,而后凑近了一些,仔细观察老妇人的面容,同时他鼻子还微不可查的嗅了嗅。从这位宗主夫人身上,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此刻他表面看似无恙,不过心中却有些震动。因为从表象上来看,这位宗主夫人早就该寿终正寝了才对,可是刚才他的把脉却发现宗主夫人虚弱的脉搏,不时就会强劲的跳动一次。

  加上老妇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仅仅从这两点,他就可以判断出这位宗主夫人必然是长期服食大补之物来续命。而且所服食的大补之物,恐怕还不只是人参等物可以比较的,应该是其他药力更加强悍的补药。

  这时他站起来,看着姜木元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此地没有外人,有什么就说吧。”姜木元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开口道。

  “宗主夫人年事已高,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已经衰退,即便平日里给她服食了大量的大补之药,也无力回天的。”

  一旁的冷婉婉还有姜青闻言,美眸中的那一抹希望骤然暗淡,并低下了头,再次抽泣着。

  反而姜木元对于他的话,似乎早有所料,此刻只是一声叹息而已。

  “张先生说,内人最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不知道你对此有何看法。”又听姜木元道。

  “张先生说的过于保守了,依弟子来看,宗主夫人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

  在得知宗主夫人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后,一旁的冷婉婉还有姜青二女,由低声抽泣,变成了小声哭泣。

  “内人十八岁就跟了我,那年我二十九岁。如今八十载一晃而过,当真是岁月不饶人呐。”姜木元浑浊的眼中,有着晶莹之色闪烁。

  记忆的画面就像潮水,从当年他跟软榻上老妇人初次相识的一幕开始,在他脑海中一一浮现,并迅速地掠过。

  从年轻时郎才女貌的两人情投意合,相伴左右。到中年时的两人儿孙满堂,桃李天下。再到晚年时的颐养天年,天伦之乐。最后是如今暮年时,他守在了老妇人的卧榻之前,看着昔日佳人,老眼中唯有悲凉。

  这一生很长,长得来他回味无穷。这一生很短,短得来只在他脑海中留下一抹记忆。

  这一刻的北河,心中也极为唏嘘,八十年的时间,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就是一辈子。

  他猜测这位宗主夫人,当年多半也是一位风华绝代之人,否则也不可能入姜木元的法眼。只是在岁月的煎熬之下,如今却时日不多的躺在床上,一副垂垂老矣的样子。

  此情此景,让北河心中生出了一种悲凉。他有着鸿鹄之志,想要成为比肩吕侯一样的高手,甚至在得知虚境之上还有神境后,心中某种萌芽也开始滋生。

  可任你风华绝代,任你盖世无双,最终的结果也是化作一抔黄土,顶多能在后世人中,留下一点虚名。

  就如眼前的姜木元,虽然因为习武的原因,让他比寻常人长寿,可如今一百多岁的高龄了,最多再有个十来载,多半也会装进棺材。

  陌都临死前让他活着,然而所谓的活着,不过是在某一段时期内苟延残喘。哪里有谁能够真正的活着,哪里有谁能够永远的存在于这世间。

  一念及此,北河对于师傅还有师弟的死,反而看的更开了,毕竟早死晚死都是死,百年之后,他也会随着二人而去。

  “你们全都下去吧,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要留在此地。”

  就在北河心中感叹之际,只听姜木元开口道。

  北河醒悟过来,再次看了卧榻上的老妇人一眼,他对着姜木元拱了拱手,便退了下去。

  在他走出阁楼片刻,冷婉婉还有姜青的身形亦是出现,同时跟随出来的,还有那两个丫鬟。

  北河转身看了梨花带雨的二女一眼,便准备离开。

  “等等……”

  冷婉婉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北河转过身来,不解的看着她。

  此女走上前,“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北河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等凡夫俗子,又岂能与天道轮回相斗,宗主夫人大限将至,顺其自然吧。”

  说完之后,他便转身离开了,留下了怔怔站在原地的冷婉婉还有姜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