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 惊险一战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865 2019.08.15 21:51

  白发老翁眉头一皱,试探性的将数枚土钉打向了之前北河所在的位置,但是这些土钉全部落空打在了地上,发出了几道锵锵之声。

  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尽量不要给任何人留下方便,这是吕侯教他的。

  北河当年为了躲避七皇子,在这个山洞生活了一年多,早已将此地的每一个角落给摸得滚瓜烂熟,对于此地的环境,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即便是闭着眼睛,也能行走自如。

  不止如此,当年他除了在通道中洒下了落叶跟火山石之外,还在石室内布置了一个简单的机关。

  在黑暗中的北河,悄无声息来到了某处角落,将一个木制转轮一转。

  “哗啦啦……”

  转轮上的铁链一圈圈脱落下来,随着铁链的松开,一颗被固定在头顶石壁上,由铁链链接的千斤巨石,从墙壁上脱离,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划出了一个弧形,向着通道口白发老翁所在的位置呼啸而去。

  接踵而至的,就是“轰隆”一声巨响。

  “该死!”

  下一息,就是白发老翁惊怒交加的声音。

  此刻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此人被那颗巨石,给结结实实轰在了墙壁上,罩住他的那层罡气,岌岌可危的浮现了一条条裂纹,最终“砰”一声,彻底碎裂开来。

  一击将他的护体罡气给轰碎之后,那颗由铁链悬挂在头顶的巨石,荡漾而回,轰隆一声砸在了石室的地面上,一时间整个石室都为之晃动了一下。

  关键时刻,白发老翁口中念念有词,只见此人头顶的淡金色大网光芒大涨,将石室给照亮。

  “不好……”

  而在石室大亮的刹那,此人脸色大变。

  因为这一刻的北河,竟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嘶啦!”

  他还来不及动作,北河手中的三尺铁棍,蓦然斩下。

  “当!”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一声巨响,竟是北河手中的铁棍砸在白发老翁的头颅上时,一道黄光从此人口中激射而出,将他这一击给挡了下来。仔细一看,这道黄光是一张黄色符箓。

  不止如此,在挡下北河这一击之后,这张黄色符箓突然爆开,化作一股黄光附着在北河的铁棍上,也不知道这黄光到底是什么,在将铁棍附着后,其手中铁棍宛如被禁锢在了半空,北河一拽之下此物纹丝不动。

  “禁器符!”

  北河修行的理论知识极为丰富,因此对于各种法器符箓,也有一个广泛的认识,他一眼就认出此符乃是专门用来禁锢法器的一种符箓。凡是被此符击中,任何法器短时间都会被禁锢得死死的。

  一时间北河脸色变得阴沉如水。

  而白发老翁在挡下了这一击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恐惧,刚才若是他慢了一拍,就是个头碎脑裂的下场。

  一想到这里,此人后怕之余,看向北河眼中露出了一抹森然。

  只见白发老翁体内法力鼓动,一层罡气由虚而实,就要再次将他罩住。同时他施展了轻身术,准备闪身跟北河拉开距离。

  此人同时施展两种术法,也没有丝毫的迟滞,足以看出他对法力的掌控,炉火纯青。

  北河深知机会难得,他只有贴身肉搏才有胜算,若是让白发老翁再跟他拉开距离,他绝对没有任何机会。

  此时北河看向白发老翁施展的青罡术,眼中精光一闪。他知道青罡术尚未凝形的时候,可没有多强的防御力,这也是传功长老说的。

  “噗!”

  白发老翁还没来得及遁走,北河的一只手掌,宛如刀刃一样对着此人狠狠一插,那层尚未凝形的罡气,轻易被捅穿,并气泡一样溃散开来。

  不止如此,北河捅穿了此人青罡术的铁砂掌,继续对着白发老翁拍了过去,“啪”的一声,拍在了他的丹田位置。

  在这一拍之下,白发老翁体内运转的法力顿时被打乱。

  “唔!”

  只听此人发出了一声闷哼。

  北河心中大喜,无论再厉害的修士,只要体内运转的法力被打断,那么施展的任何术法也都会被打乱,这同样是传功长老所教授的。

  果不其然,体内法力被打乱之后,此人头顶那张淡金色的大网,光芒骤然暗淡下去,并轻飘飘洒落在地上,变成了一件毫无灵性的死物。没有了此物散发的光芒,一时间石室中再次陷入了黑暗。

  “去死吧!”

  北河脸上凶光一闪,接着他双手紧握,手臂震动之下,拳头雨点一般落在近在咫尺的白发老翁身上。

  “咔嚓……咔嚓……咔嚓……”

  一道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竟是白发老翁全身上下的骨头,被北河给一根根的砸断,顷刻间此人的双手双脚就瘫软了下去,就像四根无骨的软蛇。

  “啊!”

  白发老翁凄厉的惨叫,响彻在石室中。

  “噗!”

  北河的一只手掌,瞬息没入了此人的丹田。深深插入了其中后,五指猛地一抓,白发老翁的丹田顿时被抓得稀烂,体内的法力再也无法凝聚。

  丹田被毁,白发老翁嘴巴空洞地张开,口中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抓住机会的北河根本就没有任何留手,体内仅存的真气灌入了手掌,一巴掌拍在了白发老翁的天灵之上。

  “嘭”的一声,在他铁砂掌一拍之下,此人的头颅四分五裂,红白之物四处飞溅。

  “噗通!”

  白发老翁的无头尸体栽倒在了地上。

  北河一把将此人腰间的储物袋给抓在了手中,闪身就退到了石室的一个角落,跟白发老翁的无头尸体拉开了距离。

  修士的手段可是极为诡异的,生死不能单单从表象上来看。不过只要拿走了此人的储物袋,即便白发老翁还没死,也断了他一臂。

  不过北河显然多虑了,丹田被毁,头颅也四分五裂,这种伤势即便是化元期修士恐怕都只有死路一条,更不用说这只有凝气五重的王师兄了。

  “呼……呼……呼……”

  角落里的北河呼吸粗重,心跳加快,刚才一番惊险的搏杀,已然耗费了他的所有力气。

  直到良久之后,石室中都悄无声息,北河才确信那白发老翁应该是死了。

  以武者的实力,斩杀了一位凝气五重的修士,这绝对可以说是一种壮举。

  北河单膝跪了下来,大口呼吸的同时,他心中满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经此一战,他学到了太多太多。

  可以说这一战他之所以能够胜,巧合跟运气的原因占了绝大多数。

  如果当年他没有在通道中,撒一些落叶跟火山石,他绝对无法发现一路跟踪他到此地的白发老翁。

  如果他不是对眼下石室的环境了如指掌,那么深陷黑暗的他,跟白发老翁一样会两眼一抹黑。

  如果当年他不是因为小心谨慎,在石室中布置了一个机关,那么他将无法轰开白发老翁的护体罡气。

  如果他没有每一次传功长老的授课都认真听,那么他将不知道修士的弱点,以及面对各种术法的突破口在哪里。

  只是一切的一切,看似都是巧合跟运气,真要说起来,其实是北河的小心谨慎。换做其他人,即便有这种运气,恐怕死的也只能是自己,活着的是那位王师兄。

  就在北河如此想到时,只听“哐啷”一声,被禁锢在半空的三尺铁棍,表面附着的黄光终于消散,此物掉落下来砸在了地上,声响在静谧的石室中尤为的清晰。

  北河摇头苦笑,禁器符的效果,寻常情况下可没有这么持久,大都只能将法器禁锢那么一瞬的时间,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只是他的那根三尺铁棍,除了材料不凡之外,就是一根普通的凡物,才能被此符给禁锢这么久。

  劫后余生的北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长长舒了口气。

  “咕噜咕噜……”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奇异的声响忽然传来。

  他堵在火炉口的那面残破盾牌,砰砰弹跳。

  “咻……嘭……”

  在北河的注视下,这面盾牌遭到火炉下方一股冲击力的冲击,笔直的弹射了出去,砸在了头顶的石壁上,接着哐地一声掉落下来。

  这面盾牌已经被烧得通红,甚至冒起了一缕缕青烟。

  “难道……”

  北河目光一凌,看向了火炉口,他瞬间就想起了当年在下方岩浆中的那只灵兽。

  “呜……”

  就在他这般想到时,一声奇异的低吼,从火炉下方的岩浆中传来。同时若是能够看到的的话,就会发现火炉底部的岩浆,开始剧烈翻滚,冒出了一个个炽热的气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