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宗主的安排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681 2019.07.16 18:20

  北河将自己关在居所中,足足两日的时间。

  这两日中,他坐在正堂的高座上,托着下巴陷入沉思。

  也正是用了这两日的时间,他终于接受了师傅还有师弟双双陨落的事实。

  “哎……”

  两日后,高座上的北河一声长叹。而这一声叹息,还包含了一种解脱跟释然在里面。

  这时他环顾四往,只见师徒三人的居所,变得空空荡荡。

  并且当他的目光落在吕侯房间禁闭的门上时,微微一怔。

  他虽然走进过吕侯的房间,可是却从未在其中待过超过一刻钟,而吕侯的房间,在他看来充满了秘密,这一点就像吕侯这个人一样,浑身上下都是秘密。

  一念及此,北河猛然就想到了什么,只见他霍然起身,快步离开了此地,向着张先生的居所行去。

  一路上可以看到他脸上的焦急之色,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他遗落了一只包裹,一只每一次跟随吕侯外出,他都会随身背在背上的包裹。

  那只包裹属于吕侯,他从未打开过,因此也不知道其中是什么,但他几乎可以断定,这只包裹对吕侯而言极为重要,甚至重要的程度在他跟陌都之上。

  虽然吕侯已经死了,可或许是出于这么多年的习惯以及本能,他得知包裹遗落之后,第一时间就想到将此物给找回来。

  他记得当日他带着陌都的尸体回来时,包裹还在他的背上,那么包裹遗落的地方,应该就是在张先生的居所了。

  北河快速赶到张先生的居所,他直接踏入了庭院。

  而就在这时,一个瘦高的人影正好从庭院中走出来。

  这是一个面容刚毅,背上背着一柄阔刀的短须汉子。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是严洪长老的大弟子严钧。而今在严钧手里,还有一包体积不小的纸包,联想到此人从张先生的居所出来,所以他猜测纸包中应该是药材。

  两人迎面走来,自然都看到了对方。

  在看到北河之后,严钧有些惊讶,只见他看向北河不苟言笑道:“原来是北河师弟。”

  对此北河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两人便错身而过。

  二人本来就不是算熟络,点头之交而已。

  北河看了一眼严钧的背影,随即收回了目光,路过庭院后,顺着石阶踏入了阁楼中。

  “咦!你怎么又来了。”恰在此刻,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北河抬头就看到了那叫做小青的丫鬟,这一刻正蹙着柳眉看着他。

  并且不等他开口,又听小青道:“张先生去宗主那里了,要找他的话,可要等一会儿哦。”

  “我不是来找张先生的,”北河道,“我的那只包裹呢。”

  “包裹?”小青想了想,而后有些不确定道:“你等一等啊。”

  说完后,她便转身进入了一间侧室。

  只是小片刻的功夫,小青就再次走而出来,并且她手中拿着一只灰布包裹。

  “是不是这个东西。”只听小青道。

  看到此物后,北河终于舒了口气,而后快步上前,从小青手里接过了此物。

  他只是将包裹给拿在手中,就知道此物原封不动。这是因为这些年来,他时刻将此物给背在身上,可以说这只包裹是他最为熟悉,但也最为陌生之物了。

  北河将包裹重新背在了背上,便打算转身离去。

  但这时他又忽然想起了什么,脚步一顿,微微转身道:“上次多谢了。”

  在他身后的小青俏皮的翻了翻白眼,“看来你还是懂一点礼貌的,不像刚才那人,每次来拿药都冷冰冰的。”

  北河刚刚失去了师傅跟师弟,所以心中怅然,小青的打趣让他没有丝毫波动。不过小青后面一句话,倒是让他有些好奇,于是就听他道:“严钧师兄常来拿药的吗。”

  “每个月都要来。”

  “每个月……”北河越发狐疑了,“拿的什么药。”

  “我又不是张先生,我怎么知道。”小青没好气的样子,但接着她又话锋一转,“但好像有人参、鹿茸、还有虎骨什么的,都是大补之物。”

  北河眉间“川”字若隐若现,不知道为何严钧会每个月拿这种大补的药材。

  即便是武者,要补的话也会适度的,不会每个月都会这样大补。

  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而后离开了此地。

  接下来的北河,直奔岚山宗的膳房而去,找到小二要了一只烤乳猪,外加两三人量的精美饭菜,在膳房第一层旁若无人的大吃起来。

  对于他的这幅模样,众多的岚山宗弟子看到后,只是有些惊奇,但并未太过于惊骇,因为北河“饕餮”的名号,在岚山宗还是颇为响亮的。

  一顿饭酒足饭饱,北河打了个嗝,并静坐了一刻钟的时间,这才缓缓起身。

  练武之人,身体可不是寻常人能够比较的,只需要饱餐一顿,北河就能恢复过元气。

  走出膳房之后,这一次他向着山顶的方向行去,宗主姜木元吩咐过,要他恢复后去一趟,应该是这位宗主要交代一些吕侯死后的事情。

  不多时,北河就来到了山顶一座古朴的大殿前,并走过了宽敞的广场,踏入了庭院中。

  当来到内院后,守门的两个岚山宗弟子拦住了他,并露出垂询之意。

  于是就听北河道:“我乃北河,宗主他老人家召见我。”

  “北河师弟还请等一等。”其中一人道。

  说完后,他便踏入了内殿中。

  此人再次出现后,便看向了北河伸了伸手,“北河师弟,请吧。”

  接着他便带领着北河进入了内殿。

  ……

  北河在踏入大殿后,看到了岚山宗宗主姜木元,正双手倒背地背对着他。

  这时姜木元转过身来,看着他微微一笑,并伸手道:“坐吧。”

  语罢,他率先来到了一张木桌前坐了下来。

  北河有些惊讶,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多谢宗主。”而后坐在了姜木元的对面。

  姜木元拿起了木桌上的一壶茶,亲自给他倒了一杯。

  看到这一幕,北河就有些受宠若惊了,不知道这位宗主为何如此客气。

  姜木元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听他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多谢宗主关心。”北河道。

  “嗯。”姜木元点了点头,端起了桌上的清茶,放在嘴边啜了一口。

  北河也礼貌性的端起了清茶品了品。因为常年跟在吕侯身边,而吕侯向来喜欢喝茶,所以他对于茶道,也有一定的了解,只是这么一品,他便知道这茶应该是花凤,产自岚山宗山顶一株独一无二的茶树,每年的产量恐怕只有那么一两斤。这些年来,他有幸喝过那么两三次。

  “你可知道习武之人,共有几个境界吗。”

  就在这时,姜木元说出了一句让北河莫名所以的话来。

  北河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向姜木元道:“习武之人,分为力境、气境、虚境三大境界。”

  姜木元微微一笑,并轻轻摇了摇头。

  看着他的神情,北河极为狐疑。

  这时就听姜木元道:“众人皆知,习武之人分为力、气、虚三大境界,可却不知道在虚境之上,还有一层境界。”

  “还有一层境界!”北河一惊。

  “神境。”姜木元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来,并将杯中的茶叶吹了吹,又啜了一口。

  “神境……”北河喃喃,他确信他还是第一次听过这种境界。

  “那是什么境界?”于是北河看向姜木元问道。

  “不知道。”姜木元摇了摇头,“至少我还没有见过突破到神境的人。”

  “这……”

  一时间北河有些说不出话来,心中更是纳闷,这位宗主都没见过神境的人,为何又知道在虚境之上还有神境呢。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何你师傅会去挑战丰国虚境榜上的那些人了吧。”这时,姜木元又说出了一句让北河惊讶的话来。

  并且不等他开口,这位岚山宗宗主便继续道:“吕侯是我平生所见过天资最高的人,达到虚境巅峰用了区区一甲子的时间,所以他绝对有实力去触碰一下传闻中的神境。而寻常的修炼方式,已经无法让他突破了,唯有在杀戮中,才能寻找一丝突破的契机。”

  “原来是这样……”

  北河点头,终于明白为何这些年来吕侯会四处杀人,是为了突破虚境,达到了传闻中的另一种境界,神境。

  “江湖中的恩怨,就像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今日你杀他,明日他杀你,没有孰是孰非,没有谁对谁错。”姜木元宛如喃喃自语,又像是说给北河听的。

  “吕侯实力强大,为突破境界而选择四处杀人。此举在常人看来,本就是屠夫行为,令人发指。冥冥之中自有因果,他最终也栽在了丰国皇庭的手中,这倒怪不得谁。虽然我知道你师徒三人感情深厚,可是你也应该明白,冤冤相报何时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去追究了。吕侯的下场,是报应。”

  北河拳头紧握地咬了咬牙关,姜木元所说的尽管是道理,可是他依然难以接受师弟死在七皇子的乱箭之下。

  就在他这般想到时,又听姜木元道:“最主要的是,那是丰国的七皇子,别说是你了,即便是我岚山宗,在其眼里也不够份量,你想要报仇的话,除非你能跟整个丰国对抗。”

  闻言北河牙关咬得更紧了,双拳都在轻颤着。

  “哎……”

  最终他长长叹了口气。

  宗主所说的没有错,他想要找七皇子报仇,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之前是他想的太过于简单。那可是一国的皇子,身边高手如云,就连吕侯都死在了其手中。

  而他不过是一介武夫,即便他日能够突破到气境,甚至突破到虚境,达到了吕侯的高度,可即便那样,他又能拿七皇子如何呢。

  一念及此,北河无力的靠在了椅子上,轻轻揉着太阳穴,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颓废。

  “从今往后,你就好好待在岚山宗吧,吕侯于我有恩,我会照拂你一二。而且我想你也应该得到了他的不少真传,加上你的资质,他日指不定便是我岚山宗的一位虚境长老。”

  “那就多谢宗主的美意了。”北河点头。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这样。

  就在北河心中已经认同了这位宗主的安排,决定将来就留在岚山宗的时候,一道窈窕的倩影走了进来。

  北河下意识抬头,只见此女赫然是冷婉婉。只是这时的冷婉婉美眸微红,好像哭过。

  此女没有多看他一眼,直接来到了姜木元的身边,并在其耳畔低语了几句。

  北河只听到了“义母”两个字,便再也听不到此女在说什么。

  而听完她的话后,姜木元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见他站了起来,随着冷婉婉准备离开大殿。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转身看向北河,“北河,你也随我来吧。”

  说完后,他才头也不回的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