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睹物思物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623 2019.08.10 17:06

  一间简单的木屋中,北河盘坐在一张石床上。这时的他,身着一套灰色长衫,这是不公山寻常凝气期弟子的装束。

  在他手里拿着一本蓝色的书册,正专心致志的细读着。

  直到良久之后,北河终于翻完了最后一页,这时他抬起头来,长长吐了口浊气。

  这本蓝色的书册,将大大小小的宗门规矩,全都记录在册,可以说极为详细。

  在他惊讶的是,门规的第一条,就是修士不得插手凡俗事务。这一条不单单是门规,也是整个修行世界的铁律。若是有违背的话,势必会遭到严惩。

  难怪之前药王叮嘱他跟朱子龙二人,万万不可泄露了他们是凡人武者的事情。

  除了这一条铁律之外,蓝书上的其他条款,才是不公山的规矩。

  比如不可欺师灭祖,同门切忌自相残杀,不可盗用宗门资源,等等等等……

  不但将忌讳写得清清楚楚,就连惩罚的方式,也白纸黑字的书写在册。违反门规者,轻则禁闭或者发配,重则逐出师门甚至是杀一儆百。

  除了门规之外,蓝书上还介绍了不公山的修行概况。

  例如每一个月,都有传功长老开堂传功授业,没有拜入师门的寻常弟子,可以前往聆听。

  还有赚取的灵石,可以在门中换取各种修行物资,诸如法器、符箓、丹药等,应有尽有。

  看到这里的时候,北河才明白丹药似乎比灵石珍贵。而且也知道为何昨日他跟朱子龙两人感谢药王,让他二人成为记名弟子的时候,药王会有些不屑了。

  因为这半年来,药王给了他们不知道多少丹药服食,让他们冲击凝气一重。

  而成为记名弟子之后,灵石丹药都是要靠自己来争取的,可不会有人白白送来。

  说到底,其实修士跟凡人差不多,修士的灵石,便是凡人的银两,这是一种硬通货。

  至于北河最感兴趣的术法,在小蓝书中也有介绍。新入门的弟子,可以用一块灵石,在宗门的经鼓楼换取任何一种术法,不过日后就需要对等的灵石,才能换取等价的术法了。

  但如今他手里一块灵石都没有,可无法换取。要换取术法的话,也要等他开始做任务,拿到第一笔酬劳才行。

  摇了摇头后,北河将手中的宗门手册放下,双手掐出一个古怪的手印,手背放在膝盖上,双目也随之一闭。这时的他,运转起了四象功。

  随着北河的呼吸吐纳,一股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钻入了他的身躯,顺着他背脊上的督脉,向着小腹的位置涌去。

  在此过程中,北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天地灵气转化成了一股细弱的暖流,这是法力。

  只是这些法力在流经他督脉的时候,就会莫名的耗费大半,最终只有一小半没入他的丹田。不止如此,即便残余的法力没入丹田中,也无法维持太久,就会开始消散。

  北河无法将这些法力,长久保持在丹田中。而只有将法力长久储存在丹田内,他才算是真正的凝气一重修士。

  这还是他修炼的是四象功,对于吸收天地灵气的效率,比起一般的功法高得多。如果他修炼的是寻常呼吸吐纳法,说不定都不会有残存的法力涌入丹田,全部在他的督脉中就消散了。

  将四象功运转了数个周天之后,北河终于睁开了眼睛,这时的他脸色有些难看。

  如今一扇崭新的大门在他面前打开,可是他却有种束手无策的无力感,这让他如何不恼。

  不过滴水能把石穿透,他就不信他连炼气一重都达不到。

  就在北河这般想到时,只听吱呀一声,他所在的房门被人给推开了,一个身形矮小,有着两颗大板牙的老者走了进来。

  老者名叫周香香,昨日冯天曲将他带来此地后,就让这老者接手自己,也就是说从今以后,北河就跟在这周香香手底下了。

  若是没有见过真人,北河还会以为周香香定然是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可见过本人后,心中就有种强烈的反差了。

  眼看此人进来,北河将小蓝书放下后,连忙起身拱手一礼,“见过周师兄。”

  “嗯。”周香香点头,“宗门手册你可有熟读。”

  “有。”北河道。

  “那今天开始,你就随我做任务吧。”

  “好!”北河没有没有迟疑,甚至他心中还生出了一丝淡淡的激动。这跟当年吕侯要教他第一门功夫的时候一样,让他新鲜好奇至于,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走吧。”

  语罢周香香双手倒背向外走去。

  北河将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跟在了此人的身后。

  走出房间,就看到他所在的地方,是一间类似于四合院的地方。

  这地方是不公山寻常弟子的居所,每人一间,院落内加上他,共有四个凝气期弟子居住。

  走出院落后,半路上只听北河问道:“敢问周师兄,处理废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职务。”

  闻言周香香头也不回的开口,“我药王殿乃是不公山专门炼制丹药的机构,而七品堂则是药王殿中,专门炼制凝气期修士丹药的地方。只是炼制丹药是一个麻烦事儿,再好的炼丹师,也不可能保证每一种丹药都能成功出炉,所以自然有炼废的时候。只是丹药本就是包含了磅礴的天地灵气,即便是废丹,亦是如此,炼废的丹药当中有着不可小觑的药力,我等就要将这些废丹给收集起来,然后做专门的处理。”

  “原来如此,”北河点头,而后又道:“专门的处理是指……”

  “常见的有炼成花肥,滋养灵田。或者炼成灵料,饲养灵兽。甚至有些人还专门收购废丹,提炼其中药力,当做灵石来吸收。”

  北河了然,没想到这些炼废的丹药,还有这么多的用途。

  很快他就跟周香香一同,从后门进入了七品堂。

  这一次,周香香带着他来到了内殿。只见呈现环形的内殿,有一间间房门紧闭的石室,细数之下足有十余间之多。

  一些跟他一样,身着灰色衣衫的不公山弟子,在此地进进出出,颇为忙碌的样子。

  这些人男女都有,差不多各一半。这让北河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习武之人,磨练肉身。而寻常女子,肉身根本无法跟男子相比较,因此在武者中,全都是男子,少有女子的存在。

  可是从眼下的情形来看,修士似乎没有这种弊端。

  想来也是,修士修行,是看体内是否有灵根,而有没有灵根,跟性别可没有关系,因此修士男女参半的比例,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唯独让北河有些无语的是,这些不公山弟子,竟然全都是十来岁的童子,像他这样年纪的,一个都没有。

  这其实很简单,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处理废丹,是药王殿中只有初入宗门的弟子才会做的任务,而只要到了一定的修为,这些弟子都会接取其他更加轻松,报酬也更高的任务,谁还会留在此地继续处理废丹。

  眼下的这些童子,修为不过凝气期一二重,只能做这些最基本的杂事。

  “你先随我来。”

  这时只听周香香道。

  此人将北河带到了一间单独的密室中,只见他取下了一只挂在密室墙壁上的黄色葫芦,而后又从另外一面墙壁上,取下了一只口细肚圆的壶。

  “这是清丹液跟天时壶,每一次炼丹报废之后,你就用这清丹液将丹炉清洗一番,而后将废液跟废丹的残留物,装进了这天时壶中。这两样器物都是中阶法器,且内有阵法加持,所以内部容积大得很,切记不可弄丢或者弄坏了,不然把你小子卖了你都赔不起。每天完成任务之后,务必将这两样法器上交。”

  “中阶法器!”北河目光一凝。同时也对周香香所说,这两件事物内部的容积大得很感到惊奇。

  而这时的周香香已经来到了密室中一只搁置的丹炉前,开始跟北河述说该如何清理丹炉,又如何取出废液。

  小片刻后,他就带着北河从密室中走了出来。

  “我会将你安排在一位炼丹师兄的丹室中,你小子就专门给他清洗丹炉。另外你可要放机灵点,在此地炼丹的师兄师姐们,都是内门弟子,他们是因为接取的任务,才会在此地给宗门炼丹的。所以你可不要将他们给得罪了,要是干出什么让老子给你擦屁股的事情,有你好看的。”

  话到此处,周香香脸色愤愤的样子,似乎这种事情他遇到了不少次。

  “是!”

  北河不敢大意,点头应是。

  “这处理废丹的任务,做一天休息一天,每个月有三颗灵石的报酬。另外,每日晨时和暮时,可以在后殿领取一份免费的伙食。如果你想要加餐的话,那就自己买。”这时又听周香香开口。

  北河点了点头,这半年来,他从未吃过任何东西,全都是靠药王给他的丹药补给。

  修士跟凡人不同,凡人练武,需要补充大量的能量。而要补充能量,只能靠吃。

  但修士只要体内有法力,就能维持身体的运转,所以即便是不吃东西,也能生龙活虎。

  当然,对于低阶修士来说,如果用体内本就不多的法力,来维持身体的运转,那就有些暴殄天物了,所以还是要吃东西的。将法力用来练习术法,才是正道。

  而像北河这样的,连凝气一重都不到的人,要是不吃东西,只能饿死。

  就在北河这样想到时,突然间此地传来了一片嘈杂,只见一个身着黑色长裙,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这一刻从大殿之外走来。

  此女瓜子脸小琼鼻,模样堪称沉鱼落雁。

  看到此女后,周香香脸色一变,连忙小跑了上去,习惯性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拱手一礼道:“见过彦师姐。”

  “给我一间高阶丹室。”对于周香香的谄媚此女视而不见,而是直接道。

  “高阶丹室,有的有的。”周香香满口答应,接着他点头哈腰的走在了此女前方,将此女带到了一间紧闭的丹室前,只见他拿出了一面令牌,将此物握着,对着紧闭的石门一挥。

  令牌上一片黑光倾洒在石门上,紧闭的石门在隆隆声中便开启了。

  见状此女抬脚就踏入了其中,至始至终都没有对周围的这些七品堂普通弟子多看一眼。

  “预祝彦师姐炼丹成功。”周香香对着石室中朗声道,脸上的笑容极为灿烂,这让他的那两颗大板牙,异常的显眼。

  语罢周香香转过身来,看向了身后的北河使了个眼色。

  只是这时的北河,却看着踏入丹室的少女怔怔出神,甚至眼中浮现了一抹震色。

  刚才他看到了那少女的腰间,挂着一只灰色布袋。

  那只灰色的布袋,让他一下子就想起了一只他无法损坏的黑色布袋,二者虽然颜色不同,可是造型却一模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