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验尸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500 2019.07.01 19:12

  北河眉头的川字越发明显,不满之情可没有什么掩饰。

  “严钧师兄还有事吗!”

  只听他冷冰冰的问道。

  闻言,严钧深深吸了口气,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意。

  关于严洪的事情,他们已经等了北河师徒三人一个月之久,但没想到此次三人回来后,眼前这个北河还要让他们再等一夜,他内心的感受可想而知了。

  可是一想到整个岚山宗上下,只有这个北河,还有他师傅吕侯才能胜任此事,他又吐了口浊气,同时也吐出了心中的怒气。只见他看向北河道:“没事了,师弟好好休息!”

  语罢,他抽回了抓在门缝上的手掌。

  北河扫了此人一眼,就将阁楼的大门给关闭。

  只见他撇了撇嘴,转身看向了傻子师弟,开口道:“去吧!”

  闻言陌都终于起身,接着龙行虎步的向着一侧的房门走去,现在轮到他好好休息一下了。

  而陌都进入房门仅仅是十余个呼吸的功夫,北河就听到了从房门中传来了如雷的鼾声。

  他走到了陌都之前的位置,一提长衫坐了下来。他之所以让门外的严钧再等一夜,唯一的原因就是让傻子师弟好好休息一下。

  想要从无法开口的尸体身上,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只有仵作这个职业能够做到。

  至于严钧愿意苦等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是除了吕侯之外,整个岚山宗最好的仵作了。

  入夜,寂静无声。

  ……

  第二日晨时刚到,云海的尽头刚刚出现第一缕晨光,陌都所在的房门便吱呀一声打开了。

  身形魁梧的傻子师弟扭了扭脖子,发出了几声脆响,看到端坐在椅子上的北河嘿嘿一笑。

  对此北河只是点了点头,就起身向着阁楼之外走去。

  习武之人,大都是一日一餐,他这次出门除了要去找那严钧给他师傅验尸之外,还肩负着给吕侯还有傻子师弟带回饭食的任务。

  然而就在他一把推开大门时,却看到了一个精瘦的背影。

  北河一眼就认出了,这背影正是严钧。

  恰在此刻,严钧也转过了身来,眼中的血丝比起昨日还要多一些,没想到此人竟在阁楼外干等了一夜。

  “请!”

  看到他之后,严钧伸手做出了有请的姿势。

  对此北河心中苦笑,暗道这个严钧倒是个孝顺之人。不过此人愿意等,也是他没有办法的事情,他心中倒没有任何愧疚之意。于是拱了拱手,当先走在了前方。

  二人速度颇快,顺着昨日走过的悬崖小径,回到了那条青石街的五岔路口。

  这次二人顺着中间的道路,向着山顶走去,七拐八绕之下,一炷香的时间后来到了一座比起吕侯所在的阁楼,要高大宏伟不少的木殿前。

  木殿显得异常萧瑟清冷,数十个人影站立在殿外的台阶上,让出了中间一条路来。这些人全都披麻戴孝,使得气氛极为凝重。

  北河知道这些人多半全都是那位严洪长老的弟子,师傅死了他们自然要送终。

  “来了来了……”

  在北河二人从人群中的石阶走过时,寂静的人群响起了一阵嘈杂之声。

  “唰!”

  对于这些人的议论,严钧陡然转身。

  面对他遍布血丝的眼眸,数十人立刻闭嘴,一时间此地落针可闻。仅此一点,足以看出严钧这位大师兄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跟威望。

  眼看没有人敢交头接耳,严钧才转过身来,带着北河很快就进入了大殿。

  刚刚跨进门槛,北河就看到了正堂有一座木架筑起的高台,在高台上还有一块微微拱起的白布。

  走近一看,高台上原来是一具尸体,用白布遮掩,只露出了面容。

  这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而今嘴巴微张,双目怒睁,眼中尽是惊怒,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只是他脸色惨白一片,早已没有了声息。

  从老者的面容,北河找到了一种熟悉感,这位正是那严洪长老。

  虽然他跟严洪不熟,甚至没有什么的交集,可当看到严洪长老的尸体后,他还是有些唏嘘。这可是岚山宗的一位刚刚突破到虚境的长老,此人的死,必然会让整个岚山宗都震动一番的。

  原本这种人物身死,出马来验尸的应该是他师傅吕侯,只是吕侯的架子在岚山宗是出了名的大,除了宗主之外,没人请得动他。

  除了这具尸体,北河还注意到了在大殿一侧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魁梧的人影。

  此人是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男子,其身量高大,比起傻子师弟都不遑多让了。不过从他浑身鼓起的一块块肌肉,就能看出其实力极为恐怖,绝对不是傻子师弟能够比较的。

  这位壮汉,赫然是岚山宗刑法堂堂主赵天戟,也是岚山宗的虚境长老之一。

  新晋的虚境长老严洪之死,让这位亲自出面来查探原因了。

  面对此人,北河看向他拱了拱手,“见过赵长老。”

  闻言,赵天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于是北河收回了目光,再次落在了严洪长老的尸体上。

  这时他就看到在尸体两侧,放着不少黑色皮袋。这些袋子中装的全是冰块,用以冰冻尸体,避免腐烂。冰块在后山的一些山洞中到处都是,很容易就能找到。

  但即使如此,一个月过去,这位严洪长老的尸体也发出了一股淡淡的臭味。

  北河围绕着严长老的尸体走了一圈,最终回到了严长老面门的位置站定,这时他又扫了周围一眼。

  严洪长老的弟子已经将此地围绕的水泄不通,他身后还有几个妇孺,满脸泪痕,泣不成声,应该是严洪长老的家眷。

  只听北河向严钧道:“不相干的人,可以让他们回避了。”

  “北河师弟,这里没有外人,请吧。”但严钧却抬了抬手,表示不用让人回避。

  北河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他一把抓住了盖住严长老尸体的白布一掀。

  当整张白布被他掀起来,便露出了严长老的尸体。

  在看到严长老尸体的刹那,北河眉间神色一动。

  其余人虽然大都见过这一幕,但不少人还是发出了阵阵惊呼。尤其是那几个妇孺家眷,此时嚎啕大哭,一个老妇人更是当场晕厥了过去,被人连忙扶住。

  只因严长老虽然面门看起来没有异常,可他浑身上下尽是鸽蛋大小的血窟窿,从脖子往下到大腿,足有上百个,死相十足的凄惨。

  也难怪严洪死前,会露出了那种死不瞑目的神情了。

  此刻不少严洪的弟子双拳紧握,身躯颤抖着。若是让他们知道了杀害师傅的凶手,必然会将那人碎尸万段。

  北河打量了尸体一圈,接着他就伸出手来,抓住了尸体的衣衫,向着两旁一撕。

  “嘶啦”一声,尸体的衣物被他给轻易撕碎,露出了赤裸的上半身,他依法炮制,又将尸体的长裤也给撕开,以便他能够跟清楚的观察整具尸体的伤势。

  这时他就看到了那些鸽蛋大小的血窟窿,呈现的竟然是一种三角的形状,伤口极为奇特,不像是寻常兵器所伤。

  他用双指将伤口给翻开,看了看内部伤情。接着在严钧等人惊疑的注视下,食指插入了伤口中,一阵搅动摸索。

  这一幕刚好让之前晕厥过去,而后被人掐人中苏醒过来的老妇人看到,老妇人一翻白眼,再次晕了过去。

  不过严洪的弟子,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们要从北河口中,得到一个结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