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若能再见,我便嫁你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645 2019.07.31 21:27

  吕侯行事素来谨慎,会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而这些堆砌在小径一侧,由草木覆盖的落石,是由吕侯指点,北河亲手布置的。

  趁着那老者被阻挡回去的机会,北河闪身而退,狂奔到了院落外,跟冷婉婉以及姜青汇合。

  眼看七皇子等人被阻拦在了不断滚落的石头后方,二女同时松了口气。

  这时北河将姜青腰间一根红色的腰带给抓住,在此女的一声惊呼中,一拽扯了下来。他用这根长长的腰带的前端跟中间部分,分别将姜青还有冷婉婉的腰身给束缚,末端一端则栓在了他的手腕上。

  就在他做完这一切的瞬间,后方巨石滚落的情形终于平息。只见一个人影一跃两丈高,落地后出现在了院落中,正是刚才那个有着虚境实力的老者。

  北河蓦然回头,看向了此人,就正对老者古井无波的目光。

  下一刻,他就做出了一个让老者大吃一惊的动作。

  只见他深深吸了口气,突然向着前方的悬崖奔了过去,纵身一跃,跳进了万丈悬崖。连带着他身后的冷婉婉跟姜青二女,亦是被他拖拽了过去,连同他坠落而下。

  北河敢这么做,是因为在悬崖的下方,有一株斜斜生长的松树,在松树的根部,有一根手指粗细的铁链拴着,笔直的垂落而下,深入下方的云层。

  这跟铁链有三十余丈长,只是在末端的位置,相隔三丈,又有另外一根相同的铁链嵌入岩石中,垂直往下。

  而这就是北河所说的另外一条可以下山的路了。

  这些铁链同样是由吕侯设计,并亲手打造,只要是有习武功底的人,就能顺着这一根根的铁链往下,逃离岚山宗。

  吕侯虽然已经死了,可他居安思危布置的后手,却给北河留下了一条生路。

  就在带着二女疾坠而下的北河,心神紧绷之际,他的双脚踏在了一株从悬崖上生长出去的松树上,他身形只是微微一晃就站稳了。

  北河心中一喜,同时立刻扎下了一个马步。冷婉婉跟姜青还绑在他身上,他要做好准备,将这二女给拉稳。

  可是紧接着北河就感应到手腕上并没有任何力量传来,只见他陡然抬头,发现冷婉婉跟姜青二女,居然悬挂在她的头顶,原来是最末端的姜青,这时手腕被刚才那个老者给死死抓住,因此二女并未掉落下来。

  如今四人的姿势极为奇怪,老者站在悬崖边上,将一半娇躯都落入悬崖的姜青抓住,而冷婉婉腰身被束缚,落在姜青的下方,最下面的北河则站在松树上,四人连成了一串。

  北河又惊又怒,这时猛地一拽,可是绑在手腕上的腰带却纹丝不动。

  悬崖上的老者则看着他讥讽一笑,北河不过气境实力,如何能从他手中抢人。

  “北河,松手!”

  就在这时,冷婉婉低头看着他。

  北河牙关紧咬,却无动于衷。

  “松手啊,不然谁都走不了。”冷婉婉看着他哭声道,玉容上满是苦楚。

  “放心,有我。”北河露出了一抹看似自信的笑容,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

  “好一对苦命鸳鸯。”悬崖上的老者撇了撇嘴,接着此人猛地一拽。

  在这一拽之下,北河三人全部被他给拉拽了起来,就要重新回到悬崖上。

  “嘶啦!”

  北河尚未有何动作,他就感觉手中一轻,竟然是冷婉婉从脚踝的位置拔出了一柄匕首,一刀将北河手腕上方的腰带给斩断,下一刻北河就重新落在了下方的松树上。

  “若能再见,我便嫁你。”

  冷婉婉虽然眼中满是泪花,但此刻看着北河却露出了一抹动人的笑靥。

  紧接着此女就随着姜青一同,被那虚境老者给拉回了悬崖之上,消失在了北河的视线中。

  北河牙关咬得咯咯作响,眼中满是不甘。

  就在这时,悬崖上再次探出了三个脑袋,是七皇子以及严钧,还有另外一个虚境武者。

  七皇子看着他,脸色冷漠无情,只见此人举起了袖口,对准了下方的他。

  北河毫不犹豫的抱住了大腿粗细的树干,身形一个旋转,就来到了松树的下方,继而消失不见了踪影。

  “哚哚哚……”

  七皇子袖口激射的三支短箭,全部打在了松树上,深深没入了树干中。

  借着一道闪电的照耀,七皇子看到了松树下方的北河,抓住了一根细小的铁链,从松树下方垂直滑了下去,在暴雨中消失在了悬崖下方的云层内。

  此人恼怒无比,这时他随手捡起了脚下的几块石头,狠狠掷向了北河消失的方向。只是石块落入下方的云层,就像泥牛入海,毫无声息。

  “抓住他!”

  七皇子看向身侧两个虚境老者道。

  闻言,这两个虚境老者露出了一抹迟疑之色,要他们到悬崖下方将北河给抓来,这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谁知道悬崖下方是不是有什么机关,若是因此丢了性命,那可得不偿失。

  于是就听其中一人道:“皇子稍安勿躁,我等的职责是保全你的安危,可不想以身犯险。”

  七皇子气恼无比,这二人是皇帝身边的带刀侍卫,除了老皇帝之外,他的确没有资格命令这二人如何行事。

  “严钧,你去!”

  这时七皇子看向严钧厉声道。

  “皇子……”严钧吓得不轻。

  可是当看到七皇子冰冷的目光,此人一咬牙,“奴才遵命。”

  语罢严钧纵身一跃,站在了那株松树上,接着他就模仿之前的北河,抓住了松树下方的铁链,开始向着下方滑去。

  在他看来,北河二十来岁的年纪,不过是个力境武者,要抓住对方的话,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正往下滑的北河这时突然感受到了手中的铁链震动了一下,于是他抬起头来,看着头顶的方向露出了一抹森然的杀机。

  当他滑落到铁链的末端后,他手掌将铁链死死抓住,这时就见他一侧三尺的位置,又有一根铁链,深深嵌入了岩石中。

  不过对于这跟铁链北河视而不见,只见他就像荡秋千一样,身形开始来回荡漾,当铁链的末端摆动了三丈的距离后,他就看到了三丈之外峭壁上,第三根铁链嵌入了岩石中。

  看到这一根铁链的北河想也不想的一把将其抓住,身形在峭壁上换了一个位置。

  至此他就魏然不动的等候在原地,目光则看向了他之前落下的方向。

  而当严钧小心翼翼的同样滑到了铁链的末端后,他一把将铁链抓稳,这时他目光四下一扫,黑暗中并未看到三丈之外北河的身影,不过在他三尺之外,却有另一根铁链垂直往下。

  刚才他感受到了铁链的左右剧烈晃动,看样子是北河想将他给甩下去。此人嘴角一勾,接着他一把抓住了三尺之外的铁链,准备继续往下滑,势必要将北河给抓住。

  而就在他抓住这跟铁链,并松开另一只手的瞬间,看似深深嵌入岩壁的铁链,直接被他给拔了出来。

  仅此一瞬,严钧的身形就向着下方疾坠而去。

  “不!”半空中的此人满是惊恐的一声嘶吼。

  即便在雷雨中,头顶的七皇子等人,也能听到他由近及远的声音。

  “该死!”

  七皇子震怒得无以复加,不用想也知道严钧落入了万丈悬崖。

  在他身旁的两个虚境武者,则脸色抽了抽,暗道好在之前他二人足够谨慎。

  北河在听到严钧坠崖的声音后,他抓住铁链继续向下滑去,足足小半个时辰,他终于顺着铁链来到了悬崖的底部,并一松手,站在了一处乱石堆中。

  雨夜中的他气喘吁吁,即便是练了铁砂掌,他的虎口也被铁链磨破了,鲜血淋漓。

  北河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他只是抬起头来,看向头顶岚山宗的方向,眼神给人一种刺骨的寒意。

  在他不远处,还有一具摔得不成人形的尸体,那尸体穿着飞鱼服,正是严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