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丰国奸细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132 2019.07.27 18:41

  “你到底是谁,胡言乱语什么!”严钧看向岩石之后,厉声呵斥。

  “杀害严洪长老的凶手,是你吧。”之前那道苍老的声音继续响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话时,严钧将手中的刀柄紧了紧。

  “不承认也没有关系,”苍老声音嗤笑,“另外,你每个月到张先生那里拿大补之药,是为了补充身体的阳气,以免你说话的声音会暴露出你阉人的身份吧。”

  “要是再胡言乱语,就不要怪我出手了。”严钧道。

  “既然你还是冥顽不灵,那就等我在山下将那只信鸽给找到,我看你怎么狡辩。”

  这一次,苍老声音话语落下后,严钧脸色立刻露出了一抹恐惧。如果真让此人将信鸽给找到,那么他的身份毕露无疑。

  并且这时的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北河所在的岩石冷笑道:“鬼鬼祟祟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

  此人一个箭步向前掠去,接着起身一跃,就要踏上岩石。

  “呼呲!”

  但他身形刚刚掠起,一道黑影以比他更快速度出现在了岩石之上,并将手中的一根铁棍对着他当头一抡,拉出了一道破风声。

  严钧想也不想将手中的阔刀挡在了头顶。

  “锵!”

  铁棍砸在了此人高举的阔刀上。

  因为严钧尚在半空,所以身形自然无法站稳,跃起的姿态疾坠而下。落在地上后,严钧膝盖微微弯曲,才卸下了那股巨力。

  此人蓦然抬头,看向头顶巨石上那笼罩在夜行衣中的黑影,脸上浮现了一抹狞色。虽然是初次交手,不过他还是感觉到了此人是一个气境武者。这让严钧大喜,因为只要将此人给斩了,那么死人是不会暴露他的秘密的。

  一念及此,此人身躯陀螺般一转,站立而起的刹那,一刀横扫向了巨石上的黑影。

  跟严钧硬碰硬一招之后,北河身形四平八稳,这跟他突破到了气境有关。

  信心大涨之下,他手中铁棍再次一挥,将横扫而来的阔刀给挡下,而后他身形从巨石上凌空而起,手中三尺铁棍对着严钧怒砸而下。

  严钧向后退去,北河这一砸顿时砸在了地上,发出了“嘭”的一声,长棍没入了泥土碎石中,足有一尺深。

  避开这一击的严钧欺身而进,将手中阔刀横劈竖斩。

  而北河不甘示弱,三尺长棍被他挥得虎虎生风。

  一时间锵锵之声不绝于耳,兵器碰撞时而就会弹射出一颗颗火星。

  北河虽然年纪比起严钧更小,可是境界上却是一样的,可以跟严钧拼杀得旗鼓相当。

  只是他进阶气境武者行列的时间,明显比严钧短,所以体内真气在强弱上,比不上后者。

  双方仅仅是大战了数百回合,北河就微微气喘,同时他能明显感受到体内那一团真气在急剧的消耗,长久拼杀下去真气耗尽的话,他必然不是严钧的对手。而且对方练武时间比他长,在武技上也大占优势,之前有两次他都差点中招。

  一念及此,北河立刻做出了决定。

  只见他一声爆喝,体内真气注入了手中铁棍,做出了一个虎扑姿势,将手中长棍再次一斩。

  看到北河凶猛的架势,严钧侧身避闪开来,轻易躲开了这一击。

  只是侧身避开一击的他尚未反应过来,北河一个箭步向前冲去,接着向着山下狂奔。

  “嗯?”严钧一愣,而后暴怒道:“想走!”

  此人手持阔刀,立刻向着北河追杀。

  可接下来,严钧就讶然的发现,北河对于下山的路极为熟悉,熟悉到对每一个拐弯,以及脚下哪里有一块石头,都了如指掌。

  因此北河即使在夜色中狂奔,也没有任何迟滞。

  反观他,身体不时就会碰到身侧的小树,或者踩到脚下的某块岩石,这大大阻碍了他的速度。

  好在当北河跟他仅仅是拉开了十余丈的距离,这时前方就进入了宽敞的路面。

  严钧正值壮年,而且体型宛如猎豹一般矫健,真要比拼速度,绝对不是北河这个骨架都尚未定型的少年能够比较的。一时间两人之间的距离,在飞跨拉近。

  北河自然察觉到这一点,他没有任何停留,继续向着山下奔去。当转身看到严钧已经在他身后只有三丈不到后,北河依然没有任何惊慌,因为这时他已经看到了前方的建筑,一座古朴的大殿,这座大殿正是宗主的寝宫。

  北河一个箭步向前跨去,就来到了大殿前的广场,而后看也不看地将手中铁棍向着身后一扫。

  “锵!”

  铁棍跟阔刀对斩之下,又是一道刺耳的交击声,响彻在整个广场。

  接下来,两人的战场,就从之前的山顶,转移到了宽阔的广场。

  “到了这里,我看你往哪里跑。”只听北河戏谑道。

  闻言严钧脸色一变,他自然也认出了这里是宗主的寝宫。

  如果他的秘密没有暴露还好,可一旦暴露,那么拖延下去的话,其他人赶来他绝对是走不了的,将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他这般想到时,大殿内的数个房间,已经有烛光被点燃。

  两个值守此地的弟子,从内殿中冲了出来。

  看到严钧跟北河两人于广场上杀得不可开交,这二人明显惊讶无比,并且他们反应奇快,立刻拔出了腰间的刀剑。

  不管广场上拼杀的二人是谁,这两个值守此地的弟子,都必须防备着。

  两人出现后,大殿中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一个个手持烛灯的人影,飞快向着广场方向冲来。

  这个时间点,正是众人准备就寝的时间,所以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睡。

  “该死!”

  看到大片的人群,从大门中涌出,严钧脸色变得铁青。

  此人看向北河露出了一抹凶戾,接着他一声低吼,将手中阔刀向着北河猛地一掷。

  “咻!”

  阔刀宛如箭矢一样,对着北河激射而来。

  若是仔细的话,就会看到之前在将阔刀掷出之前,此人在刀柄末端拧了拧。

  北河瞳孔一缩,他突然想起了丰国朝廷中,一种对兵器的锻造之法。那就是在兵器的内部,装上火药,只要将机关开启,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兵器硬碰硬,绝对会被后者给炸伤。

  当初那芙蓉郡的周不为,就使用过这种装了火药的箭矢,两次将吕候给逼迫。

  “小心!”

  关键时候,只听北河一声大喝。

  话音刚落,他猛然向后一个弯腰,只见严钧掷来的阔刀从他面门前轮转着飞了出去,接着劈在了他后方数丈之外的一根石柱上。

  下一刻惊人的一幕就发生了。

  “轰”的一声,那柄阔刀轰然炸开,一团火焰宛如凭空升起,将整个广场还有大殿都照耀的通明。

  “嗖嗖嗖嗖……”

  阔刀炸开之后,一片片锋利的金属碎片,向着四面八方激射。

  “噗噗……”

  只听两道轻响传来,北河后背一痒,被两片金属碎片给击中。

  而更多的金属碎片,则打在了广场的地面,以及后方的大殿上,有的甚至从窗户口激射到了大殿的房间中。

  那两个值守此地的弟子,其中一人胸膛也被一块碎片击中,这时倒地不起。另外一人运气则好一些,没有受伤。

  还有几片金属碎片,打向了人群的方向,并没入了其中,当即就有几人发出了痛呼。

  北河几乎是瞬间就听出来,人群中一道惊呼属于冷婉婉。

  这时他站定之后,目光凌厉无比的看向了之前严钧的位置,可是四下一扫,哪里还有严钧的身影。

  不用说也知道此人激发了刚才那一击之后,转身就逃了,要是不跑的话,他将没有任何机会走出岚山宗。

  北河本要追下去,可这时却感受到了后背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并且此刻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身着夜行衣的他身上,露出了凌厉之意。

  下一刻,不少人就向着北河包围而来。

  北河牙关咬了咬,摘下了头上的黑色头巾,露出了真容。

  “是我!”只听他开口道。

  “嗯?北河!”

  在看清他的样子后,人群中一个大汉露出了诧异的神情,并脚步一顿。

  此人乃是宗主姜木元的二弟子,这半年来北河时常来此地请教姜木元修炼上的问题,所以他对于北河也熟悉了,一眼就认出他来。

  而也正因如此,此人才会越发的狐疑,不知道为何这么晚了,北河会在此地跟人大战。

  眼看误会暂时化解,北河目光落在了后方的人群中,仔细搜索着什么,下一息他就看到了一个倩影,正靠着石柱站立,一手捂着手腕的样子。

  北河快步上前,来到了冷婉婉的面前。他就看到此女脸色发白,紧咬着嘴唇。

  北河一把抓起了他的手腕,关切道:“你没事吧。”

  而说话时,他摸到了一股温热的液体,已经染透了此女的衣袖,那是血。

  在被北河抓住手腕的瞬间,冷婉婉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慌,连忙挣脱了出来。

  “你放开我,我没事。”

  说完之后,冷婉婉转身就向着大殿内小跑而去,消失在了北河的视线中。

  “咳咳……”

  北河看着此女消失的方向之际,只听一阵轻咳。众人寻着声音望去,就看到了宗主姜木元到背着双手走来。

  “宗主……”

  “宗主……”

  众人纷纷拱手行礼。

  对此姜木元视而不见,而是看向了北河道:“北河,这是怎么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