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仇人见面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788 2019.07.31 17:47

  策马疾驰的北河,在雨夜中很快就带着姜青跟冷婉婉二女,来到了青石街上方的五岔路口。

  而当马背上的北河看向前方时,目光不由一凌。在五岔路口的位置,有大批身着铠甲的人影矗立着,就像一尊尊雕像,不用说这些人也是七皇子等人了。

  这位丰国的七皇子,明显是打算等丰国骑兵将岚山宗给剿灭之后,再来慢慢清场。毕竟他身份尊贵,可不会以身犯险。

  这时看到北河单骑从山顶冲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在雨夜当中,众人只能看到一个身着铠甲的模糊轮廓,无法看清其真正的容貌。

  在滂沱大雨中,北河稍稍一提缰绳,狂奔的战马速度减弱了下来,从十丈外向着七皇子等人缓步行走。

  七皇子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这个丰国骑兵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他也看到了在马背上除了北河,似乎还有两个被捆住了双手的倩影。

  “咦……”在他一旁的严钧一声轻咦,而后道:“这二女就是冷碗碗跟姜青。”

  他倒是没有想到已经有人将这二女给七皇子掳来,由此可见,看样子山顶的大战也差不该结束了。

  “咔嚓……轰隆……”

  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闪电,将整个岚山宗照得再次犹如白昼。接踵而至的,就是一道震耳欲聋的闷雷,从头顶的乌云中滚滚而至。

  虽然白昼一闪即逝,可北河还是清晰看到七皇子等人脸上肃然的神情。

  相同的,七皇子等人亦是看到了他的样子。

  之前北河用鲜血将他的脸颊给涂抹了一番,可是经过大雨的洗涤,他早已恢复了容貌。

  只见之前还面无表情的七皇子,在看到北河面容的刹那,瞳孔骤然一缩。

  可以说北河的样子,化成灰他都认识。

  “是你!”

  七皇子的声音,似乎比起这一场冰冷的大雨还要冰冷。同时他握住缰绳的拳头轻颤着,心中一股几乎被时间消磨的怒火,再次被点燃。

  “驾!”

  北河一夹马背。

  “嗒嗒嗒……嗒嗒嗒……”

  披着战甲的战马向着最右侧的岔路狂奔而去,这条岔路正是通向他的居所。

  “北河!”

  严钧脸色微变,他也认出了刚才战马上的那人,竟然是北河,而并非是丰国的骑兵。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北河居然想用计救下这二女。

  于是他抓起马背一侧的一柄金属质地的弓箭,搭箭之后拉出了一个满月,随即开弓射箭。

  关键时刻,七皇子一挥手打在了严钧的手臂上,但听“咻”的一声,尖锐的箭矢破空而去,但是却射向了头顶的高空,一瞬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我要活的。”

  七皇子漠然的声音响起。

  “驾!”

  语罢他同样一夹马背,向着北河追了上去。

  看他的架势,竟然打算亲自出马,将北河给拿下。而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他的皇叔,那位死在吕侯剑下,宛如他父亲的忘尘道长。

  “皇子小心,此路狭窄逼仄,稍有不慎就会跌入万丈悬崖。”

  当看到七皇子追杀北河而去后,严钧脸色大变,语罢他同样追了上去,就怕七皇子有什么闪失。

  跟他一同的,还有两个面色肃穆的老者,这二人都是皇帝身边的带刀侍卫,此次除了协助七皇子之外,还要负责他的安危。

  一路狂奔的北河,自然发现了身后七皇子追杀了上来。

  此时他能做的,就是牙关紧咬,马鞭不断抽打在马背上。

  只是他身下的战马虽然是千里挑一,又如何跟七皇子坐下的那匹万里挑一的宝马相比,况且马背上除了他之外,还有冷碗碗跟姜青两个人,于是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好在一追一逃仅仅是片刻的功夫,北河就看到了前方小径的尽头出现了一大片火光,那是他居所燃烧所致,这么久过去依然没有焚烧殆尽。

  这时七皇子跟北河之间的距离,已经只有五丈不到,尚在马背上的七皇子突然举起了手臂。

  “咻!”

  一根金色的箭矢,从他手臂下方的袖箭中激射而出。“噗”的一声,没入了北河坐下战马的大腿。

  遭此一击,战马发出了一声悲鸣,接着身形向前一个趔趄,栽倒了下去。惯性的使然下,马背上的北河三人则向前抛飞了出去。

  北河反应奇快无比,尚在半空他就将冷婉婉跟姜青的手臂抓住,而后拦在了怀中,同时身形一个翻转。

  “嘭!”

  下一刻他的后背就重重砸在了地面上,冷婉婉跟姜青二女,则落在他的身上。

  之前中了七皇子一箭的战马,在地上翻滚了一圈,随着一滴滴降落的雨珠,一同坠入了万丈悬崖,消失在了下方的云海。

  北河带着二女翻身而起,并将二女挡在了身后,这时他就看到了七皇子跨着战马站在他数丈外。

  “原来你也是岚山宗的人。”只听七皇子看着他开口道。当初他追查了北河师徒三人的来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消息,原来北河是周国岚山宗的人。这倒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而且他本以为北河应该死了才对,可想不到对方还活得好好的。既然如此,那这次他就让北河想死都不能。

  闻言北河没有出声,而是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二女道:“走!”

  惊魂未定的二女没有迟疑,连忙向着后方燃烧着大火的阁楼跑去。

  北河将一支短小的箭矢装进了手臂下方的袖箭中,接着他将手中三尺长棍挥舞了一圈,发出了呼呼的声响,并斜斜指向了地面。落下的豆大雨珠,被他手中的长棍打出了一圈圆形的水花。

  在这条逼仄的小径上,他面向七皇子,颇有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咔嚓!”

  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夜空,北河跟七皇子两人,都看到了对方凌厉的目光。

  就在这时,北河陡然举起了袖口。

  “咻咻咻……”

  三道短小的箭矢从袖箭中激射向了七皇子的面门。

  然而这一次甚至不需要七皇子有何动作,一道人影就从此人身后一跃而起,从天而降的刹那,半空的人影将手中一柄细剑向前一搅。

  “叮叮叮……”

  三支短剑被尽数弹开,一个身着盔甲,看起来五旬左右的老者,站在了七皇子的前方,面向北河时,犹如在看待一个死人。

  七皇子这时也反应了过来,他有些冲动了,以他的尊贵身份,可不该跟北河这种山野匹夫较真,于是就听此人道:“给我抓活的。”

  为首的老者没有回答他,而是手持长剑向着北河宛如闲庭散步一样走来。

  面对这位虚境武者,北河回头看了一眼,这时就看到了冷婉婉跟姜青二女,距离居所之外的庭院还有大半路程。

  见状他一咬牙,手持长棍向着那老者冲了过去。

  “呼呲!”

  长棍被他抡出了一道残影,对着而此人斜斜劈了过去。

  “叮!”

  老者只是轻轻的一挑,就将他这看似势大力沉的一击给挡了回去,北河脚步踉跄后退,只觉得虎口发麻。

  接下来,就看到老者向着他步步紧逼,而北河每一次的出击,都会被此人给轻易挡下。他就像一个拿着玩具棍的孩童,跟一个手持长剑的成年人较量。

  若非七皇子要将他抓活的,恐怕他无法在这位虚境武者手底下撑过一回合。

  仅仅是跟此人硬拼了十余次,北河的双手已然失去了知觉,同时他嘴角亦是有着鲜血流淌。

  蓦然回头,他就看到冷婉婉跟姜青二女,已经逃到了院落之外,于是他被老者再次挑飞的时候,猛然转身向着身后狂奔而去。

  见状,手持长剑的老者一个箭步追了上去,速度比起北河还要快一丝。不过北河并未着急,当他逃到了小径的尽头位置时,只见他陡然转身,看着老者突然露出了一抹诡笑。

  在老者的注视下,他对着身侧一块凸起的岩石一踹。

  “嗖!”

  这块人头大小的岩石向着老者面门砸了过去。

  只是面对这一击,老者微微侧身就避开了。

  就在此人对于北河的这种小道尔嗤之以鼻时,“轰隆隆”的声响传来,老者一侧的山坡轰然坍塌,一块块圆形的石头滚滚落下。

  仅此一瞬,老者以及其后方的众人脸色大变,没想到这条小径上还有这种机关。

  此人反应奇怪无比,这时足下一点,向着后方倒射了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