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夺舍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038 2019.08.16 21:13

  北河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就在黑色浓烟罩来之际,他闪身就向着后方退去。

  但也不知道这股黑色浓烟是什么东西,将他的整个头颅包裹起来之后,宛如跗骨之蛆一样,不管他如何后退,也无法将此物给挣开。

  不止如此,下一刻这股黑色浓烟就向着他的眉心滚滚钻了过来,好似要全部钻入他的识海当中。

  “夺舍!”

  看到这一幕的北河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大惊失色。他终于知道白发老翁一路跟着他的目的了,此人竟然是想对他夺舍。

  “想得美!”

  得知此事的北河不但没有惊慌,脸上露出了一抹凌厉。

  只见他身形一顿,站在了原地,接着双目一闭,意识死死占据在他的识海中。

  随着他的动作落下,徐绕的黑色浓烟翻滚着,继续钻入他的眉心,只是北河的头颅仿佛铜墙铁壁,这些黑色浓烟始终无法得逞。不止如此,过程中黑色浓烟还涣散了不少。

  仅仅是持续了十余个呼吸的功夫,已经变淡了大半的黑色浓烟不得不放弃,倒卷而回,重新没入了那只葫芦当中,一切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在黑色浓烟退开之后,北河缓缓睁开了双眼。这时的他,目光阴沉如水,脸色铁青一片。

  “王师兄,让你失望了。”北河看着那只黄色葫芦开口道。

  若是他所料不错的话,刚才那股黑色浓烟中,应该就是那白发老翁的神魂。

  这只黄色葫芦多半是一件能够温养神魂的法器,此人之前被他给击杀时,趁着他不注意,神魂躲进了这只葫芦中。

  只是修为不到化元期,神魂之力极为孱弱,根本就不可能长时间出窍,那样的话撑不了多久就会消散在天地间。

  只有修为到了化元期,神魂之力极为凝实,才能够神魂离体出窍,而不会被天地之力给挤压得溃散。

  这白发老翁不过凝气期五重的境界,刚才是想抓住机会放手一搏,打算钻入他的识海后,争夺他的肉身。

  不过这位王师兄显然失算了,北河在千钧一发之际守住了识海,没有让此人得逞。

  并且话说回来,即便北河没有防备,此人的神魂趁虚而入钻入他识海中,这位王师兄也有很大的可能,被他给反吞。

  因为凝气期修士的夺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在半年前,曾听过一位传功长老讲过关于修士夺舍的事情。而凝气期修士要夺舍的话,因为自身神魂之力孱弱的原因,所以极为麻烦。

  首先,要找到一个合适夺舍的人。此人的神魂之力,绝对不能比自身强大,不然到时候会被反吞。

  其次,那就是要给被夺舍之人,服下一种能够麻痹神魂的丹药,只有那样,在钻入对方识海,才能鸠占鹊巢的夺舍成功,不然稍有反抗,自身就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这也是之前北河其实并不惧对方钻入他识海的原因。在这位王师兄的储物袋中,应该就有准备给他服下麻痹神魂的丹药。

  另外,那位传功长老还提过,若是遇到突然夺舍的情况,只要用意识将识海死死守住,自身在清醒的状态下,对方的神魂是很难钻入他的识海的。

  刚才北河就是用意识死死将识海守住,没有被对方偷袭成功。

  然而北河话音落下后,那只葫芦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见状北河箭步上前,将三尺铁棍给抓在了手中,看向了黄色葫芦目光一寒的开口:“若是王师兄还不说话,那北某就将此物给毁了,那时你的下场恐怕只有消散在天地之间吧。”

  说完后,北河注视着黄色葫芦,静等对方的回答。

  良久之后,黄色葫芦依然寂静无声。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语罢,北河手中三尺铁棍“呼呲”一声,对着黄色葫芦砸了下去。

  “北河师弟且慢!”

  就在这时,黄色葫芦中传来了一个老者惊恐的声音。

  这道声音落下后,北河手中三尺铁棍悬停在了黄色葫芦上方两寸的位置,险而又险的停了下来。

  “看来王师兄也是怕死的。”北河语气中满是讥讽。

  “哎……”黄色葫芦中再次传来了白发老翁的声音,“如今老夫栽在了师弟手中,师弟想要如何尽管说吧,只求师弟能够给老夫一个转世轮回的机会。”

  “转世轮回。”北河喃喃自语。

  据说如果魂飞魄散的话,是会失去转世轮回的资格的。只是对于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北河虽然惊奇,却抱着怀疑的态度,他不相信人有下辈子这种事情。

  不过现在看来,白发老翁倒是对此极为忌惮。

  一念及此,就听北河道:“王师兄这一路跟着北某,是想对北某夺舍吧。”

  “师弟既然猜到了,又何必明知故问呢。”白发老翁道。

  北河眼睛微眯,“为何选择对北某出手,北河自认为从未得罪过王师兄吧。”

  “哎……”白发老翁再次一声叹息,“其实并非是老夫针对师弟,而是师弟运气不好而已。老夫大限将至,加上修为无法突破,所以想要活下去的话,只能找一个人夺舍了,而恰巧杨师妹就告诉老夫,有北河师弟这么一个人,平日里为人低调,深居简出,几乎不跟宗门的人交际。加上北河师弟想要悄悄溜出宗门,这就更加给了老夫机会。悄悄夺舍北河师弟,宗门不会有任何人察觉。”

  “杨师姐……”北河眼中寒光闪烁,这件事的背后居然还有此女在搞鬼。

  另外,他也万万想不明白,平日里他低调的行事风格,反而会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如果是换做许由安这种人,恐怕一消失,不出两天周围立刻就有同门察觉,反倒不会被白发老翁视作目标人选。

  想到这里,北河脸色抽动,极为无语。

  “王师兄想要夺舍北某的事情,只有那位杨师姐知道吧。”这时又听北河道。

  “这种事情,老夫怎么可能让其他人知晓。”白发老翁苦笑。

  “想来也是。”北河点了点头。

  不公山最严厉的门规之一,就是不得同门相残,若是有这种情况发生,宗门绝对是严惩不贷。尤其是白发老翁还是对他夺舍,此事若是被宗门知道,那么此人的下场跟夺舍失败一样,只有魂飞魄散。

  一念及此,北河眼中精光一闪。

  原本他还以为,斩杀了此人之后,回到宗门会有一些麻烦,但现在看来,他连跟宗门汇报的必要都没有。因为不管是他杀了此人,还是此人夺舍他成功,宗门都不会有人知道。

  唯独有些麻烦的,就是那位杨师姐。

  于是就听北河道:“不知道王师兄跟那位杨师姐,是如何密谋对付北某的。另外,夺舍北某成功之后,王师兄又会作何打算呢。”

  “不满师弟,老夫打算夺舍成功之后,不回不公山,而是在这凡俗世界中,潇潇洒洒的活一辈子。至于那位杨师妹,从今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不回不公山?”北河对于此人的话,有些不太相信。

  “师弟应该知道,即便能够夺舍他人的肉身成功,但在修行一路上,也注定了无法前行太远。所以与其再苦修一生,还不如把这一辈子活得痛快。”

  北河一时间没有开口,此人所说倒是不错。夺舍他人的肉身,的确是很难在修行一路上走得太远的,这一点即便是化元期修士也是一样。如果他是这位王师兄的话,说不定也会做出这种选择。

  于是这让北河对此人所说,倒是相信了几分。

  不过这时他突然就想到了一个问题,脸色也微微一沉。

  如今他将白发老翁给反杀了,那么这次他大摇大摆的回到不公山,那位杨师姐看到他必然会震惊无比,同时也知道白发老翁夺舍失败。而为了自保,这位杨师姐有很大的可能会对他杀人灭口。

  那位杨师姐修为可是凝气期六重,比起这位王师兄而言,要厉害得多。被此女给盯上,北河恐怕夜不能寐了。

  但随即他就一声冷笑,如今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大不了他把这位王师兄的神魂交给宗门长老,再将此人对他夺舍的事情曝光,那位杨师姐的下场,到时候恐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就在他这般想到时,葫芦中传来了白发老翁的声音。

  “只要北河师弟愿意让老夫的神魂寿终正寝,老夫愿意帮北河师弟一把,对付杨师妹。不然这次回到宗门被她撞见,师弟会有不小的麻烦。”

  “哦?”北河有些讶然的看向了黄色葫芦,没想到这位王师兄如此卑鄙。而且此人明显看出了他的担忧,才会对症下药说出这番话来。

  “另外,老夫虽然修为低下,但在阵法一道上,却有着颇深的造诣,不然也不可能凭着凝气期五重修为,就能破解宗门的两大阵法。师弟如果对阵法一道感兴趣,老夫倒是可以指点一二。”这时又听白发老翁开口。

  “阵法……”北河面色有些古怪。

  “不错。”白发老翁道。

  北河一声讥笑,“阵法暂且不提,王师兄倒是先说说看,能如何帮我对付那位杨师姐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