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你觉得我如何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074 2019.07.22 19:09

  双胞胎汉子两人,乃是打铁大汉的奴隶,二人平日里就负责给此人打杂。

  这两人是孪生兄弟,所以感情深厚无比,也正是抓住了两人的这一条软肋,大汉便以此约束威胁二人。不管是打水,还是售卖武器,凡是有外出的活动,每次都让两人中的一个前往,若是迟迟没有归来,那么另一个人就会被他给宰了。

  之前北河的到来,并跟大汉苦斗,让这两人看到了希望,于是抓准了时机一同出手,打算趁机挣脱大汉的囚禁,从此天高任鸟飞。

  只是没想到在大战的过程中,其中一人死在了大汉的刀下,另一人悲愤之余,自然将一部分原因归咎于北河身上,这才有了此人事后准备用匕首偷袭北河的一幕。

  北河并不知道此人为何要偷袭他,而他对于这一点也毫不关心。这时他忍住肩头的剧痛,将包裹手中之物的黑布给掀开,露出了其中一根三尺长的长棍。

  这根长棍比常人的手腕还要细一点,整体的重量虽然不算轻,但也绝对不重。

  长棍整体呈现黑色,表面上还有淡淡的金纹,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北河将这棍长棍持在手中,简单的挥舞了一下,就发出了呼呼的风声。

  因为他体内的真气无法自由调动,所以他一时间倒是不好判断此物能否承受他凌乱真气的灌入。

  要知道在以往,被他拿在手中的兵器,往往不出几个月,在真气的灌注之下,内部的结构就会松懈,用不了多久就变成废铜烂铁。

  他手中这根长棍的熔点极高,由此可见其不凡之处,北河希望此物能够经得起他的折腾。

  如今他的这幅受伤的状态,无法将手中的此物试验一番,于是他将此物给杵在了地上,正好当做拐棍来使用。

  北河的肩头鲜血淋漓,是被那只老虎给咬伤,他体内的真气无法控制,所以无法向之前的大汉一样,用真气将鲜血止住。

  这一刻他目光在石室中四下扫视了起来。

  大汉三人起居都在这山洞的石室中,所以此地必然有必备的生活品才对,其中说不定就有药草一类的。

  接下来在北河的搜索之下,他在一排兵器架后面,找到了两只大的木箱子,打开后其中全是银两,以及少数的金锭。

  大汉打造兵器的手艺极为了得,所以平日里自然赚取了不少的钱财。

  对于这些钱财北河还是感兴趣的,只是现如今他的状态,可无法将这两箱沉重的银两给搬走,只有日后再来取。

  至于下一次他来时,这些钱财会不会被人捷足先登,北河并不担心。因为这地方应该只有他师徒三人知道,大汉此人乃是丰国的逃犯,平日深居简出,不会把藏身之地暴露让他人知道的。他师徒三人之所以知道此地,也是因为颜音姑娘的原因。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颜音姑娘应该是有恩于此人,此人才会给颜音姑娘面子,愿意见吕侯师徒三人。

  又找了一阵,北河终于在石室中找到了一只瓦罐,打开后其中是一种名叫止血膏的常见止血药,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此物正好适用,于是便涂抹在了伤口的位置,打算回到岚山宗之后,再找张先生好好处理一下。

  又将此地搜索一番,北河还来到了石室里那只老虎常年待的角落,而后就看到了一具被啃得面目全非的尸体。从外貌上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女子。

  北河将目光投向了那两个双胞胎汉子,看来这两人也并非什么善类,虽然是受打铁大汉的压迫所致,可是双手也沾染了不少无辜的鲜血,死不足惜。

  ……

  小半个月后,岚山宗,张先生的居所。

  北河坐在椅子上,一位张先生的弟子,亲自给他将肩头的伤口给清洗并包扎。

  “并没有伤到骨头,所以没有大碍,只需要养一段时间就能够康复的。”

  只听他面前这个年岁跟他相仿的少年开口道。

  “多谢了。”北河点头。

  语罢,他就站起来,向着门外行去。

  走过门口时,他跟张先生的那个丫鬟小青迎面撞见。

  北河只是点了点头就离开了,留下了诧异的小青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呆愣的样子,尤其是看到北河肩头缠绕的纱布,更是如此。

  此时已经是半下午,北河来到了岚山宗的膳房,点了诸多的饭菜,开始吃起来。

  因为受伤的缘故,他点的饭菜较以前的全羊乳猪,清淡得多,有助于他的伤势恢复。

  吃过饭之后,黄昏即将来临。

  北河走出膳房,不过这一次他并未向着居所行去,而是走向了山顶的方向。

  小半个时辰之后,北河就来到了岚山宗所在这座山峰的山顶。他绕过两块靠近悬崖的奇石,最终来到了山峰西侧。

  在山峰的西侧,有一块凸出去的岩石,只要站在那块岩石上,可以对岚山宗下方的山景一览无余。

  北河来的正是时候,因为这时巨大的夕阳正好挂在远处天边。鲜艳的红霞,将整个天地都渡了一层淡红。

  这地方是他十年前无意间发现的,这些年来他只要有空,都会来这里看一看落日跟晚霞。尤其是失去了师弟跟师傅的这半年时间,他几乎每天都会来此地。

  不过这一次,当他刚刚绕过最后一块靠近悬崖的奇石,就看到在那块延伸出去的岩石上,有一道人影。

  那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此女坐在岩石上,一手托着下巴,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花,美眸怔怔看着远方的夕阳。

  北河没想到会在这地方看到冷婉婉,这绝对是出乎他意料的。

  而他的到来,此女自然也注意到了。并且当看到他后,后者的惊讶并不比他少多少。

  短暂的一愣后,北河就微微一笑,并跃上了那块岩石,坐在了冷婉婉的一侧,同样抬头眺望着远方的落日。

  冷婉婉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一边欣赏着美景,只听北河道:“你居然也知道宗门内有这么一个好地方。”

  在他看来,这地方应该是他一个人的秘密才对,尤其是需要绕过两块贴近悬崖的岩石,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一般人闲来无事可不会找到这地方来。

  冷婉婉头也不回地道:“我经常来。”

  “经常来?”北河有些古怪,“那我怎么从没有见过你。”

  “我早上来,看日出。”

  “原来如此,我晚上来,看日落。”

  说完后,北河将长棍放下,双手撑在岩石上,向后微微仰躺,这样可以更好的观看美景,姿势也会更加舒服。不过他的动作牵动了肩头的伤势,让他疼得咬了咬牙。

  “你受伤了。”冷婉婉看了他肩头的纱布一眼。

  “被老虎咬的。”北河道。

  “切!”

  冷婉婉白了他一眼,显然对他的话不信。

  看到此女的俏皮的一面,北河一时间怔住了。因为冷婉婉的样子,比起天边的落日,可要美太多。

  欣赏了好一会儿此女动人的侧颜,他才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天边。从明日开始,他就每天来此地看朝阳好了。

  就这样,两人不再言语,全都抬头看着落日跟晚霞。直到良久之后,夕阳彻底的落下,天色已经黑下来,冷婉婉才站起身。

  “我要走了,再见。”只听此女道。

  “冷婉婉!”北河叫住了此女。

  “嗯?”后者转身不解的看着他。

  “你可有心仪之人。”北河道。

  冷婉婉面无表情道:“没有。”

  “那你觉得我如何。”说完后,北河将额头垂下的一缕长发吹了吹,接着目光投向了天边,给此女留下了一个自以为俊郎的侧脸。

  “谈不上喜欢,也算不上讨厌。”

  语罢,冷婉婉便转身离开,轻盈的身姿就像翩飞的蝴蝶,片刻间就消失在了北河的视线中。

  “谈不上喜欢,也算不上讨厌……”北河看着此女的背影喃喃自语,仔细琢磨着此女话语中的意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不知不觉彻底黑了下来,山风吹拂而至,让北河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凉意。于是他才站起身来,拿起身侧的长棍,准备打道回府。这么一发呆,竟然过去了一个时辰。

  “扑哧扑哧……”

  就在他准备绕过第一块悬崖边的岩石时,只听一阵振翅的声响传来。借着微弱的星光,北河看到那是一只灰白色的信鸽,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北河心中一紧,而后小心的从岩石后方探出了头。

  这时他就看到了一个人影,站在他数丈之外,同样面向远处信鸽飞走的方向观察着。

  并且下一刻此人就收回了目光,向着山下行去。

  “是他!”

  北河眉头一皱,虽然看不清面容,可他从轮廓还是认出了刚才那位的身份,赫然是严均。

  深更半夜,他不知道为何此人会专门跑到偏僻的山顶来放信鸽,但不用想也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问题。

  再一想到当日他看到严均出入张先生的居所,取了不少的补药后,北河不禁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

  “难道说……”

  片刻后,他看着严均消失的方向,眼睛就眯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