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 坊市跟斗法台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754 2019.08.11 21:27

  第二日晨时一到,随着太阳冉冉升起,北河起了个大早。

  洗漱一番后,他先去七品堂后殿的膳房吃了个早饭,接着又回到了他居住的四合院。

  只见他盘膝而坐,再次运转起了四象功,吸收起了充斥在天地间的稀薄灵气。

  这些灵气从他浑身舒张的毛孔涌入,接着没入背脊的督脉中,被他炼化成法力后,顺势而下涌入了丹田。只是仅存不多涌入丹田的法力,在丹田中游走了一圈之后,就开始逐渐消散。

  北河将四象功运转了三个周天,最终的结果都一般无二,依然无法在丹田中将法力蓄积,最终他不得不放弃。

  睁开双眼后,他叹了口气,而后手持三尺铁棍,在房间中开始修炼起了一套棍法。

  直到小半个时辰,北河开始气喘吁吁,这才停下来。

  他闭眼感受了一下他在体内的那一缕真气。他突破到气境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虽然这半年来他几乎没有练武,可或许是服用了药王给他的丹药的原因,虽然他的法力没有增长丝毫,可是体内的真气却是茁壮了不少,可以说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深呼吸并长长吐了口浊气后,北河手持铁棍走出了房间。踏出四合院后,他根据昨日许由安给他指明的路线,顺着一条宽阔的石径向着山下行去。

  一路上北河不时就能看到身着灰衣的药王殿弟子,其中男女都有,年纪也从七八岁到七八十岁不等。

  只是这些人大都行色匆匆,顶多是抬头看了北河一眼,便再次低头赶路。

  不止如此,北河不时抬头看向高空,时而还能看到一些人影,从半空疾驰而过。

  对于这一幕,他自然露出了艳羡的目光。

  从许由安口中他得知,一般的凝气期低阶弟子,在不赶时间的情况下,可不会将法力用来施展御空之术,毕竟他们法力消耗之后,限于修为的原因,要恢复过来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施展这御空之术,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北河顺着石径,最后来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路上。而到了大路,就能看到更多的不公山弟子了。此地还在药王殿的范围,所以这些人应该都是药王殿的人。

  北河这一次要去的地方,是不公山的一处坊市。据许由安说,那处坊市是寻常不公山低阶弟子交易和购买物品的地方,不公山五大机构的所有低阶弟子,几乎都会在那处坊市交易。

  那处坊市处在五大机构的中间位置,可因为不公山实在是太大了,即便坊市离药王殿最近,北河也行走了小半日,才终于赶到目的地。

  这时在他前方,是一条古朴的长街。

  这处坊市是由两条十字形的街道组成,两条街道长各有两百丈,两旁都是林立的商铺。

  从远处看,这就像是一处凡人赶集的集市。唯独不同的是,集市中的人都身着不公山的服饰,这些人全都是修士。

  看到远处坊市的街道后,北河神色一喜,加快了脚步,最终踏在了街道上。

  这时带着毫不掩饰的好奇之色,打量起街道中的一幕幕情形。

  街道并不算热闹,人群有些稀疏,因此显得有些清冷。毕竟整个不公山才三千余人,总不可能所有人都在此地。

  率先引起北河注意的,是在街道的两旁,零零散散的有着不少的不公山弟子,摆出了一个个摊位,静等客人上门的样子。而在摊位上,则放着各式各样的物品。

  仔细一看,这些物品有的是空白的符箓,有的是灵药,甚至还有些是模样古怪的石头木头。

  对于这些东西,北河几乎是一样都不认识,因此只是看得兴起。

  除了摆在街道两旁的摊位之外,数量最多的,其实还是商铺。

  这些商铺形形色色,有的专门售卖符箓,有的专门售卖法器,还有的则专门售卖各种灵丹妙药。可以说修士所需之物,此地应有尽有。

  只是进出这些商铺的人,却是不多。这其实是因为商铺中的东西,价格可不菲,寻常凝气期的低阶弟子,可不一定买得起。

  就如许由安,辛辛苦苦在七品堂处理了两年废丹,结果连一柄好点的法器都买不起。

  至于北河感兴趣的储物袋,周香香可是说过,便宜的都要一千灵石,他更是想都不用想了。

  如今的他,可以说身无分文,今天只是来这坊市看看热闹,长长见识的,可不会买任何东西。

  当北河走完了这条街道后,他便回到了十字路口,将另外一条街道也逛了一圈。

  不知不觉,看着眼下的街道,他一下子就想起了岚山宗的青石街。

  这不公山的坊市,跟岚山宗的青石街,除了售卖的东西不同,作用其实是一样的。

  而一想到青石街,他便想起了被七皇子带兵践踏成了废墟的岚山宗。北河脸色逐渐沉了下来,如今他成为了修士,若是有一天他修炼有成,他绝对会找七皇子报仇的。

  有意思的是,如果没有当初七皇子帅兵围剿岚山宗,也不会有他北河如今会出现在不公山的一幕。没有当初发生的事情,这时的他多半还在岚山宗继续修炼,甚至已经跟心仪之人结为了连理。

  而一念及此,一个倩影,不知不觉就浮现在了北河的心中。

  事到如今,他几乎可以肯定,冷婉婉绝对是修士,而且实力还不是寻常凝气期修士这么简单。

  对于此女,除了各种复杂的情绪之外,北河心中更多的是巨大的好奇。

  他问过许由安,修士的鲜血是什么颜色。而这个问题,让许由安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回答他当然是红色。

  由此可见,冷婉婉除了是修士之外,身上还有其他的秘密。

  “快啊……又有人上斗法台了……”

  就在北河心中沉思之际,一道声音将他惊醒。

  “不是吧?有人要对斗了吗?”

  “不错……就是不知道这一次是谁……”

  “小道消息说,好像是不公殿的两个人。”

  周遭的声音继续响起。

  这时北河就看到了街道上行走的不公山弟子,全都向着他前方街道的尽头快速行去。

  “斗法台……”北河喃喃,听名字他已经猜出了这是什么地方了。

  于是他没有任何迟疑,快步跟上了周围这些人的脚步,向着前方的街道行去。

  当北河来到街道的尽头,发现前方有一座三尺高,长宽十余丈的方形石质擂台,而在擂台边沿,已经围了不少的人,一副将擂台堵得水泄不通的样子。

  惹人注意的是,在擂台上已经有两个人了。

  这二人一男一女,且年纪相仿,都是看起来十五六岁,稚气未脱的少年少女。

  那少年模样俊秀,脸上始终带着一抹轻笑。而少女皮肤黝黑,容貌也极为普通,面无表情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啊……”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人问到。

  “好像是这二人为了争夺购买一件法器,但是谁都不肯退让,所以就只能登上斗法台了。”有人回答。

  “有点意思,这两人都是凝气五重,有得看……”又有人道。

  北河摸了摸下巴,许由安告诉他这种事情是很常见的,若是在不公山遇到了什么矛盾跟争执,都可以用斗法的方式来解决。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样可能激起低阶弟子的斗志,对于修炼跟成长有所帮助,只要不闹出人命,宗门还是极为支持的。

  “呼……”

  就在这时,人群中爆发出了一声惊呼。

  北河立刻回过神来,就看到原来在前方擂台上的两个人已经动了。

  只见那模样俊秀的少年手指掐动,也不知道他施展了什么术法,随着脚步迈动,身形竟然鬼魅一般在少女身边游走,拉出了一道道残影。

  这一幕看得北河一惊,只因这少年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即便是比起虚境武者,都不遑多让。

  而在少年有所动作的刹那,灰衣少女同样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嗡”的一声,一层淡白色宛如蛋壳一样的罡气,就将她给严严实实的包裹。

  “嘿嘿!”

  此女刚刚做完这一切,只听一声冷笑从她身后传来,那形如鬼魅的少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接着少年食指中指并拢,屈指一弹。

  “咻!”

  一颗指头大小的火球,从他指尖激射而出。“嘭”的一声,打在了少女激发的罡气上。

  遭此一击,少女激发的罡气震颤了一下。

  而不等她有何动作,少年脚步再次鬼魅一般快速移动,在此过程中他屈指连弹,一颗颗火球激射而出,不断打在少女激发的罡气上,一时间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响起了一片嘈杂,显然都为那少年的手段感到吃惊。

  北河亦是如此,那少年的速度就已经让他惊骇了,虽然他无法感受到此子激发的火球的威力,可是见识过当初那绿裙女子激发火球,将一具具武者的尸体给顷刻间焚烧成飞灰后,他就知道这少年即便实力比起绿裙少女大大不如,其激发的火球威力,也不是寻常人能够抵挡的。

  就在众人为罡气中的少女捏一把汗时,那少女突然从原地消失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鬼魅般移动的少年,身形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束缚,动作陡然一僵。

  那消失的少女出现在了此人的头顶,接着看她似柔弱的手掌伸出,对着下方一拍。

  北河看得清楚,一只手掌的虚影,从此女掌心激发而出,“轰”的一声,拍在了下方的擂台上。少年当即被那只巴掌的虚影给击中,如遭重击,身躯趴在了地上。

  “哇!”

  少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后双目一闭,竟然晕死了过去。二人的斗法,顷刻间便宣告结束。

  这一幕自然引起了人群的惊呼,甚至不少低阶修士还拍手叫好。能够看到一场精彩的斗法,这可是一件热闹事。

  只是人群中的极少数,却是变了脸色。因为就在刚才少女身形消失之后,少年激发的一颗颗火球便全部落空,打向了擂台下方的人群。

  人群中有的人立刻激发了罡气,还有的则闪身避开,更有自持实力强大者,施展了术法之后,徒手对着激射而来的火球抓了过去。

  好巧不巧,其中一颗火球正好向着北河所在的方向激射而至。

  但好在这颗火球并非瞄准他,而是他斜前方一个身着灰衣的不公山弟子。此人看年纪十三四岁,当看到火球激射而来,他一声冷哼。

  在北河讶然的注视下,此子取出了一面金属质地的古怪扇子,脚步向后一划,做出了一副防御的架势,而后对着激射而来的火球隔空一扇。

  “咻!”

  就在火球即将击中他时,此物被那古怪扇子上激发的一股狂风给改变了方向,从他身侧激射而过,顺势打向了后方的北河。

  “我……”看到这一幕的北河几乎要忍不住爆粗口。

  但这时他已经来不及犹豫,只见他下意识将手中的三尺铁棍一轮,对着激射而来的火球蓦然砸下。

  “轰!”

  二者交击,只见这颗火球轰然炸开,随着一颗颗细小的火星四处弹射,原地爆发出了一道巨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