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七品堂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737 2019.08.09 21:15

  宽敞的执事堂内并不华丽,甚至称得上简洁。

  偌大的面积空空旷旷,只有最前方有一个柜台,在柜台后面则有一个看年纪约莫六旬的老者。

  老者留着花白的长髯,不时用手捋着,手中还拿着一本书册,一副凝神看书的样子。

  冯天曲三人的到来,让老者从书中回过神,而当看到来人是冯天曲后,老者连忙将手中的书册放下,站起来拱手一礼,道:“见过冯长老。”

  “梁仓河,这二人是刚入门的记名弟子,你给他二人分发一下令牌衣物,另外给这二人安排两个任务。”冯天曲看着这个老者,以一种命令的口吻说道。

  闻言,此名叫梁仓河的老者看了北河两人一眼,露出了迟疑之色。只因往日里的记名弟子,大都是七八岁到十岁出头的童子。而北河两人,一个是二十余岁的青年,还有一个是四十多岁的中年,年龄实在是……成熟了一些。

  “愣着干什么。”

  就在这时,冯天曲露出了不快之色。

  “啊……没有没有。”梁仓河立刻反应了过来,此人转身打开了身后一间房门,踏入了其中。

  此人不过凝气九重的修为,而且看年纪这一生都突破无望了,在化元期的冯天曲面前,自然是唯唯诺诺,不敢有任何磨叽。

  良久之后,梁仓河终于出来了,并将两套灰色衣衫摆放在了柜台上。在折叠好的衣衫上,还有一面黑色的令牌,跟一本巴掌大小的蓝色书册。

  “拿着吧。”

  只听冯天曲道。

  闻言北河两人上前将那两套折叠好的衣衫,连带令牌和那本书册给捧在了手中。

  “寻常凝气期修士,都身着灰袍,而到了化元境,便以青衫为主,这就是你二人的衣物了。”只听梁仓河看向北河二人道。

  对此北河二人点头,表示明白。之前离开此地的中年女子,就身着跟冯天曲身上青衫相同材质的青色长裙,看来是这个原因。

  不过将他们掳来不公山的那两个少女,都是化元境修为,但是二女并非身着青衫,有可能这二女的身份,并非寻常不公山弟子那么简单。

  至于在他们面前的这个梁仓河,同样身着灰色衣衫,看样子也是凝气期修士了。

  就在北河这般想到时,梁仓河又继续道:“令牌乃是记名弟子的身份令牌,而小蓝书是我不公山的宗门手册,你二人一定要将其背得滚瓜烂熟,切记将来不可犯了手册上的门规。”

  “多谢梁师兄。”朱子龙连忙点头。

  一旁的北河也微微颔首。

  “看看有什么合适的任务,给这两人安排一下吧。”这时冯天曲又看向了梁仓河道。

  “好好……”梁仓河点头哈腰的应是。

  语罢此人从柜台下面翻出了一本足有巴掌厚的巨大书册,而后翻开开始查阅起来。

  在此期间,北河三人就静静地等待着,谁也没有开口。

  小片刻后,就见梁仓河抬起头来,看向了冯天曲道:“灵花谷缺一个负责守夜的弟子,七品堂也缺一个处理废丹的弟子,冯长老且看这两个职务如何。”

  此人话音落下,冯天曲看着他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这两个职务算得上记名弟子要接取的任务中,最好的职务了,不但轻松无比,还有一定的油水可捞。这梁仓河之所以给北河两人安排这两个职务,十有八九是北河两人由他亲自带来的原因,以为北河二人或许跟他有点关系。

  对此冯天曲也没有解释什么,就见他点头道:“可以。”

  “那好,”梁仓河微微一笑,而后看向北河两人道:“不知道二位师弟如何称呼呢。”

  “在下朱子龙。”朱子龙一拱手。

  “在下北河。”北河亦是开口。

  梁仓河点了点头,道:“那朱子龙师弟就负责灵花谷守夜,北河师弟则去七品堂处理废丹如何。”

  对于这两个职位,北河跟朱子龙两人都不知道具体要做些什么,但是单单从名字上来看,似乎灵花谷守夜要更加轻松一些才是。

  “就依梁师兄所言。”

  北河正如此想到时,朱子龙已经看向了梁仓河拱手答谢,脸上也挂满了笑容。

  北河大有深意的看了这朱子龙一眼,但他并未开口多言什么。

  这时就看到梁仓河对着腰间一抹,在他手中就多出了一支狼毫笔,将北河跟朱子龙两人的名字,记录在了书册的两个位置。

  做完这一切后,梁仓河又看向了冯天曲道:“冯长老,现在已经办妥了。”

  “好,这两人我亲自带去灵花谷跟七品堂,你忙你的吧。”

  说完后冯天曲就双手倒背,转身离开了此地。

  “是。”梁仓河看向了冯天曲的背影拱手一礼。

  冯天曲带着北河两人刚刚走出执事堂,此人就伸出手来,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

  “嗡”的一声,三人周身浮现了一层无形的罡气。

  正在北河跟朱子龙好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冯天曲身形一动,三人竟然腾空而起,接着向着远处的天边疾驰而去。此时的三人,都被罩在那一层无形的罡气中,因此感受不到山风的吹拂。

  当看到自己居然凌空飞行,北河跟朱子龙两人惊吓之余心跳砰砰加快,尤其是在看到脚下的山川树木向着后方飞驰,他们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唾沫,这是他们从未有过的体验。

  御空而行,还只是最简单的术法,只要法力浑厚,任何修士都能够做到。这让两人心中生出了一种希翼,或许将来的某一天,他们也能如此。

  不消片刻,从半空疾驰的冯天曲身形一动降落了下来,三人来到了一座矮山的山腰。站在山腰处一座大殿前,只见在这座大殿的门匾上,写着“七品堂”三个字。

  到了此地,冯天曲没有踏入其中,而是手掌一翻,掌心就多出了一张淡黄色的符箓,接着他空余的另一只手伸出,对着手中的符箓不断指点而去,就见一道道术法灵光没入了符箓中,随着此人手腕一转,“咻”的一声,这张符箓激射而出,消失在了前方的七品堂内。

  做完这一切后,他便安静的等待了起来。

  北河跟朱子龙相视一眼,二人虽然心中好奇冯天曲施展的是什么手段,但谁也没有开口多问。

  等待了片刻功夫,一个身形矮小,身着灰袍的老者,从七品堂中小跑了出来。

  这老者有着两颗大大的板牙,当此人看到在外等候的冯天曲后,脸上露出了一副吃惊之色,于是加快了速度,最终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冯天曲的面前,拱手一礼道:“见过冯长老。”

  “周香香,此子北河,乃是新入门的记名弟子,我已经跟执事堂交代过了,现在就安排在你的手下处理废丹。”冯天曲看向这有着两颗大板牙的老者道。

  “冯长老请放心,弟子一定完成任务。”名叫周香香的老者颔首领命。

  “嗯。”冯天曲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北河道:“北河,从今天起,你就跟着他了。”

  闻言北河面向冯天曲拱手一礼:“多谢冯师兄。”

  冯天曲眉头一皱,看向他道:“我不公山以实力为尊,同阶修士可以师兄弟相称,但以后看到我,记得称呼我冯长老。”

  “这……”北河一惊,而后立刻改口:“多谢冯长老。”

  “嗯。”冯天曲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霍然转身,带着一侧的朱子龙腾空而起,再次破空离开。

  “冯长老慢走啊。”名叫周香香的老者,看向冯天曲的背影挥了挥手吆喝道。

  只是后者并没有回应,并且很快冯天曲跟朱子龙二人,就消失在了北河的视线中。

  直到这时,看向远处天边的周香香,才收起了脸上的谄媚之色,笑容也逐渐从脸上消失,此人目光投向了北河,将他给上下打量起来。

  “北河是吧,跟我来吧。”将北河给上下打量了一遍后,叫周香香的老者不冷不热的说道。

  语罢他弓着个背,倒背双手向着七品堂走去。

  北河则跟在了此人的身后,踏入了七品堂中。

  从今天开始,他将开启他在七品堂的漫长修行生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