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 匆匆三年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334 2019.08.28 17:58

  北河一路上都有些心惊胆战,就怕身后有人追来。直到他安全回到四合小院,才终于松了口气。

  不公山内有血道修士,这件事情绝对会让人震动。

  而作为不公山中的一员,发现血道修士后,当务之急就是要将此事禀告给宗门。

  但是北河在回来时的路上就想清楚了,这件事情他最好烂在肚子里,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看到。

  因为他禀告了宗门,绝对会有化元期长老前来找他调查,只要一问及他是如何发现血道修士的,以化元期修士的手段,如果他说谎,极有可能就会露出马脚。

  要是化元期修士对他施展什么迷魂术,他身上的储物袋会暴露不说,说不定还会牵扯出杨姓女子这两条命案。

  为了保住他的储物袋,也为了明哲保身,所以北河不能将此事通报上去。

  而至于没有将此事通报,会不会给宗门带来什么损害,当然有了。恐怕接下来的时间,会有不少的宗门弟子,就跟之前的那位倒霉师兄一样,不知不觉死在那血道女修手中。

  只是说到底,这些人跟他素不相识,死了也没有半分关系。

  除此之外,会不会对宗门有更大的损害或者威胁,那就不大可能了。

  毕竟偌大一个不公山,有着数千人,区区一个凝气期的血道修士,怎么可能会对这种庞然大物造成大的威胁。

  之前因为躲在巨石后方,所以北河并未看到那二人的模样,因此也就无从知道那血道女修的身份。

  但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多注意一下,日后遇到此女的话该如何防范。

  随即他又摇了摇头,他不过一个寻常修士,那修道女修即便挑选成为血食的人,也是那种修炼过炼体术的气血强悍之辈,怎么也不会轮到他头上来的。

  盘膝而坐的北河深深吸了口气,而后他便再次拿起了那只万花宗修士的储物袋,接着法力鼓动,尝试注入此物当中。

  只是结果跟刚才一般无二,以他如今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撼动储物袋上的那一层禁制丝毫。

  北河放下储物袋,将腰间的养魂胡拿起来,并扒开了葫芦塞子。

  “王师兄可有办法打开有禁制存在的高阶储物袋呢。”只听他开口道。

  “原来师弟还没有将那只万花宗修士的储物袋给打开呀。”葫芦中传来了白发老翁的声音。

  “不错。”对此北河没有隐瞒的点头。

  “这就没有办法了,毕竟师弟修为摆在那儿,俗话说得好,有多大的腿就穿多大的裤子,没有那个实力,可强求不得。”

  对此北河虽然在预料之中,不过显然还是有些无语。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他终于知道了背在身上十几年的包裹中,是一只玉匣,只是却苦于无法将玉匣给打开一样,让人极为怄火。

  “不过倒是有个笨办法可以试试看。”就在北河心中如此想到时,又听葫芦中传来了王师兄的声音。

  “哦?”北河神色一动,“什么办法?”

  “用外力将储物袋给轰碎,这样的话,其中的东西会全部洒落出来。”

  “这……”

  北河眼中精光一闪。

  储物袋跟那天时壶一样,乃是一种空间法器,而这种空间法器,只要遭到外力的轰击,本身碎裂后,内部的空间就会暴露出来,从而其中的所有东西,自然而然的也就洒落出来了。

  就如这位王师兄所说,办法虽然笨了点,但在以他目前修为无法打开此物的前提下,倒不失为一个良策。

  一念及此,北河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吟。

  但而后他又摇了摇头,暂时将这个念头给压下了。

  以他如今的状态,即便是用外力将储物袋给破开了,其中不管有什么宝物,对他而言都鸡肋。

  因为他不过凝气期一重的修为,就连一件金金网都无法施展,有更好的宝物落在他手中,也没有什么大用。

  而且真想打开此物的话,也并非没有办法,那就是找冷婉婉此女帮忙。他虽然不知道此女的具体修为,但绝对远高于他,或许就能打开此物。

  于是北河将这只储物袋给放下,转而拿起了王师兄的储物袋,一阵探索之下,从中取出了一本厚厚的书册来。

  这本书册没有名字,乃是这位王师兄这些年来,在阵法一道上的心得体会。

  北河虽然是药王殿的弟子,平日里接触的更多的,是炼药方面的知识,但这些年来他还是听传功长老讲过不少关于阵法的内容。

  阵法,其实跟当初他还是武者时,所见识过七皇子排兵布阵的阵法差不多。

  只是凡人因为只有武力,而修士有着法力存在,能够施展各种术法。因此布置出来的阵法,也具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神通。

  阵法中最常见的,便是杀阵,守阵,困阵,以及幻阵等。

  宗门之外的那两座阵法,就是困阵跟幻阵,可以阻挡凝气期修士在宗门之外乱跑。

  甚至当初那两个抓他来不公山的化元期少女,也是布下了一座困阵,才能困住他们三十余个武者的。

  守阵的话,不公山的护宗大阵,便是一座典型的守阵。只要一经开启,便能够抵御外敌。

  至于杀阵,这是一种斩杀强敌的阵法。布置出杀阵来,即便是以低阶修为斩杀高阶修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另外,阵法的布置,倒不像是炼丹或者炼器,对于布阵之人的修为,要求不会太高。相反,布阵对于材料,有着极高的要求。

  阵法好不好,全看材料齐不齐。正因如此,也可以说布阵是一个烧钱的行当,一般人没有一点家底,还真无法踏入这一行。

  同样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葫芦中的王师兄,在破阵一道上的天赋,比起布阵而言,要高不少。毕竟破阵比起布阵,可不会花太多的灵石。

  此人更是经过常年累月的研究,以凝气期五重修为,破解了宗门的那座幻阵跟困阵。当然,其中也有着那两座阵法本来就不算高明的原因。

  北河手中的这本书册,就是这位王师兄在破阵一道上的心得体会。

  对于阵法一道,北河可以说还是有着浓厚兴趣的。因为他本身修为就不高,想要跟高阶修士斗的话,布阵便是一种最有效跟明显的手段。

  一念及此,北河就翻开了这本书册,相信在有着那位王师兄本人相助的情况下,他或许能够在阵法一道上,有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建树。

  ……

  春去秋来,这一晃就是三年的时间。

  这一日的北河,独自坐在房间中,品着一杯清茶。

  而今的他,比起当初身量要高一些,看起来已经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男子,容貌也更加成熟了。

  这三年中,在七品堂的北河,除了每隔一日的做任务之外,就是一心只修圣贤法,两耳不闻窗外事。

  他将所有的时间,全部用来修炼了。

  而经过三年时间的苦修,他凝气期一重的修为,没有丝毫变化。但是体内的法力,倒是浑厚了不少。

  以往他还无法掌控那件金金网,经过三年的苦练,此物在他手中,倒是能够自由伸展了。唯独遗憾的是,他还没有用此物来对过敌,不知道威力如何。

  这三年的时间过去,倒是发生了一些事情。

  其中一件让他欣喜的是,当初他斩杀了杨姓女子跟瘦高男子的风波,已经彻底过去了,几乎所有的不公山弟子,都忘记了此事。

  第二件让北河欣喜的,是经过那位王师兄的指点,加上此人留下的心得体会,他对于阵法此道,算是入门了。

  甚至于他对于宗门那座困阵跟幻阵的结构,都了如指掌,即便是手中没有地图,他也知道该如何破解。

  不止如此,北河还从王师兄口中认识了数种简单的阵法。

  这几种阵法有困阵,有杀阵,还有守阵。但就是这几种简单的阵法,要布置出来所需的布阵材料也极为昂贵,他身上虽然还有数十颗中品灵石,但要购买这几种阵法的布阵材料,也捉襟见肘。

  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是他种下的那株花凤茶树,每年都有不少的茶叶采摘,如今他杯中的清茶,便是花凤。

  而这三年中,宗门又迎来了一次新的仙苗入门。其中有好几位都被分配到了七品堂。

  北河所在的小院中,那个叫做梁晶的女弟子,因为修为突破到了凝气期三重,所以离开了七品堂,去了别的地方做任务。

  此女离开之后,另一个十来岁的童子,被安排在了小院中,北河见过那少年郎几次,给他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此子长得极为俊美,让不少的女子都要生出嫉妒。

  另外,这三年过去,刘子彤也长到了十来岁的年纪,模样已经初落水灵了。

  经过这几年的时间,刘子彤从最初初来乍到的怯懦,变成了一位不公山的老弟子,修为也突破到了凝气期二重,可以在七品堂独当一方,甚至知道该如何捞取油水。

  这让北河仿佛看到了一位寻常修士,是何如踏入修行界,又是如何开始在修行界迈出第一步的。

  他能想象,在半年前就已经坐化的王师兄,恐怕初次踏入不公山时,也是刘子彤最初的拘谨模样,只是后来经过时间的苦熬,变成了一个老奸巨猾,甚至会对同门夺舍的歹毒之辈。

  相同的道理,说不定在百来年之后,眼下还算单纯的刘子彤,在残酷的修行界,也会步王师兄的后尘,成为王师兄那样的人。

  北河因为踏入修行界的时间晚,所以很多思想跟理念,早已在他的脑海中定型。

  他不知道数十年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但他绝对不想他最终的结果跟凡人一样,在数十年后,尘归尘,土归土。

  将最后一口花凤一饮而尽,北河手持铁棍悄然离开了四合小院。

  小院之外天色早已漆黑,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斗,密布的点缀在夜空,仿佛一幅宁静的画卷。

  趁着夜色,北河离开了七品堂,离开了不公山。

  是时候尝试突破凝气期一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