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浑水摸鱼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466 2019.07.29 21:32

  在丰国铁骑正向着岚山宗山顶杀去时,北河在那位丰国骑兵的追逐下,依然不断逃遁。

  因为他的居所极为偏僻,而且路径只能称作一条羊肠小道,加上道路的一侧就是万丈悬崖,所以他身后的丰国骑兵可不敢将速度放开,只怕稍有不慎就会掉入悬崖万劫不复。

  北河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原本他仗着对地势的熟悉,起码有七成的把握,可以将后方追来的此人给推到悬崖之下,只是他不想这么做,或者说他不想让此人掉入万丈悬崖。

  接下来,就看到他撒腿狂奔,在身后丰国骑兵不敢放开速度的情况下,他很快就逃回了居所,并一步跨入了院落内。

  “哐!”

  他前脚刚刚步入院落,后脚高头大马就冲击而来,只见院落的大门被撞的坍塌,手持钢鞭的骑兵同样出现在了院落内。

  这时他就看到了北河,手持三尺铁棍,面露惊惧之色。

  眼看势不可挡的此人杀来,北河没有任何迟疑,转身逃进了阁楼,并将大门紧闭。

  “哼!”

  丰国骑兵一声冷哼,此人翻身下马,手持火把跟精钢长鞭,向着前方阁楼大步行去。

  北河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居然耽误了他这么长的时间,此人已经失去了耐心。

  来到紧闭的大门前,丰国骑兵将手中精钢长鞭一挥。

  但听“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房门四分五裂,并且在此人将手中精钢长鞭一搅之下,碎裂的大门就变成了木渣四处激射,露出了黑漆漆的大门。

  丰国骑兵将火把向着其中一照,就发现房屋内黑漆漆的一片,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见状此人就要一步踏入其中,打算将北河揪出来慢慢折磨。只是下一刻,他抬到门槛的脚步就一顿。

  目光扫了黑暗的阁楼一眼,此人竟然退了出去,接着将手中火把,触在了阁楼的木桩、窗台、门柱上,看样子要将这座阁楼给点燃。

  此人活了四十多岁,比起北河而言,可谓人老姜辣。北河虽然表现的仓皇逃窜,可难保他踏入阁楼中不会中什么埋伏,因此还是将阁楼给点燃稳妥一些。

  而在此人的动作下,很快木制的阁楼就燃烧起来,并且火势越来越大,盏茶的功夫,小半个阁楼都燃烧了起来。

  留着短须的丰国骑兵一声狞笑,此人向后退去,打算站在院落中,好好观赏一番。若是北河跑出来,那他会用手中的精钢长鞭将北河碎尸万段。

  然而就在此人刚刚从燃烧的屋檐下走出时,突然间只听一阵“哗啦啦”的金属摩擦声从他头顶传来,此人反应不可谓不快,一个箭步向着一侧窜了出去,可饶是如此,下一息一张重物还是压在了他的身上。

  丰国骑兵当即身形不稳,栽倒了下去。

  这时他才发现,罩住他的竟然是一张大网,并且这张大网由铁链编制而成,在铁链上,还遍布一根根手指长度的尖锐长钉。

  整张大网打在他身上后,他顿时倒地不起,而且想要挣扎,长钉就从盔甲关节处的缝隙刺了进来,不少直接刺入了他的皮肤中。

  仅此一瞬,丰国骑兵就牙关紧咬,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

  “呼啦!”

  一道人影从燃烧的房顶上一跃而下,站在了此人丈许外,正是手持铁棍的北河。

  这时的他背上还背着一个包裹,包裹中是那只玉匣,还有那件白色长衫跟无法打开的布袋,以及数万两银票。

  发生了这种事情,岚山宗能不能保留还是个问题,他自然要将重要的东西给全部带走。

  最主要的是,在他看来这群丰国精锐部队之所以会出现在岚山宗,就是为了他包裹中的东西而来的。

  看着被荆棘网禁锢的丰国骑兵,北河脸上露出了一抹杀机,只见他拖住了荆棘网末端的一根钢绳,将此人拖到了院落的中央。

  在此过程中,随着这位丰国骑兵的挣扎,荆棘网上的一根根长钉就会刺穿他的皮肤,深入他的皮肉。

  他可不是虚境武者,可以做到将罡气运转全身。

  只见在北河的拖拽之下,此人口中发出了痛苦的低吼,甚至其中一根长钉还将他的脸颊给刺穿,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半张脸。

  将此人拖到院落中后,被点燃的阁楼屋檐便轰然坍塌下来,正好砸在了之前丰国骑兵倒下的位置,不然的话此人就被埋在火焰中了。

  丰国骑兵震怒之余,费解为何北河会救他。但此人却没有任何的迟疑,这时他右手抬起,袖口就要对准北河。

  北河神色一变,此人铠甲下方安装有袖箭,他侧身的刹那,双手抓起了地上的钢绳,将被荆棘网禁锢的此人猛地一甩。

  丰国骑兵还来不及将袖箭激发,此人就凌空而起,飞向了院落的一角,接着“噗通”一声,落入了一只丈许大小的水缸中。

  有着荆棘网的禁锢,此人当即就被冰冷的清水淹没,沉入了缸底。

  北河从院落旁取来了一柄长剑,站在了水缸前,就看到在缸底的此人,面露惊恐之色,想要张口说话,口中却只有气泡冒出。

  不止如此,在缸底的此人这一刻剧烈挣扎,任由长钉刺入皮肤中,一股股殷红的鲜血便开始狂涌,染红了清水,直到最后北河眼前只有一抹淡红色,再也看不到缸底的此人。

  “噗……”

  突然间一道箭矢从水缸内部激射而出,将水缸壁洞穿,打在了地上。

  只是这一击只将水缸壁洞穿了一个指头大小的小孔,一道水柱顿时喷涌而出。

  看样子丰国骑兵是想将水缸给破坏,只是结果并不如意。

  北河漠然的注视着水缸良久,直到水缸中再也没有气泡冒出,他才陡然出脚,猛然踏在了水缸上。

  “哐啷”一声,丈许大小的水缸应声而裂,一股血水冲了出来,浸泡到了北河的膝盖。

  对此北河视而不见,目光看着前方丰国骑兵肚皮微微肿胀的尸体。

  他将手中长剑一掷,长剑立刻从此人的脸颊穿透到后脑。又补了这一刀后北河才放下心,开始将此人身上的荆棘网给剥下。

  这荆棘网用来对付力境以及气境武者,再合适不过了,只要中招,那么几乎没有人能够挣脱出来。

  小片刻后,一个身着铠甲的丰国骑兵,就从燃烧的院落中车马狂奔而出,向着青石街的方向奔去。

  只是在马背上的人,已经变成了北河。之前的短须男子,则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被熊熊燃烧的大火给吞没。

  之前北河没有将丰国骑兵给推下悬崖,就是为了此人身下的战马跟铠甲,有了这个伪装,那么他就能想办法鱼目混珠。

  不消多时,北河就来到了青石街上方,只见大群的铁骑向着山上冲杀而去,大半个岚山宗都燃烧了起来,喊杀声此起彼伏。

  不止如此,北河一眼就看到了十余丈外的路口处,数人将一个骑着白马的人影簇拥着,这些人正冷眼看着山上发生的一切。

  他的出现,使得这几人目光唰唰看了过来,全部落在他身上。

  在看到这几人后,尤其是中间那个身着飞鱼服的男子,以及身着淡银色铠甲的青年,北河猛地一提缰绳,战马人立而起,口中发出了嘶律律的叫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