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 最强的劲敌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028 2019.08.15 17:02

  北河话音落下后,他目光所及的黑暗通道,却是寂静无声。

  见状他眼神越发凌厉,将手中三尺长棍紧握的同时,体内那一缕真气也游走了起来。

  “嘿嘿……北河师弟倒是够机警的。”

  就在北河心神紧绷之际,一道轻笑声忽然传来。

  “是你!”

  听到这道声音的瞬间,北河一下子就判断出了来人的身份。此人正是在宗门内将地图卖给他的那位王师兄。

  话音落下后,就见通道的黑暗中,走出了一个人影。

  仔细一看,这是一个看年纪约莫七旬,腰间挂着一只葫芦的白发老翁,不是那王师兄还能是谁。

  “本以为仗着隐匿之术高明,可以随心所欲的潜伏在师弟左右,但是没想到这一路走来,师弟就差点发现老夫。”又听此人道。

  北河脸色有些难看,他就觉得这一路上有种被人跟踪的感觉,原来这并非是他的错觉,而是的确有人跟着他。

  他不过是个凝气一重都不到的半吊子修士,而眼前这位王师兄,他可不知道实力的深浅,因此被此人悄无声息的跟踪,他没有察觉倒也在情理之中。

  心中这样想到时,只听北河道:“王师兄一路上跟着北某,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呢。”

  “没什么,只是好奇师弟为何会偷偷溜出宗门。”白发老翁打了个哈哈,随即此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北河手中的一只黑色储物袋上了,接着道:“原来师弟是来取储物袋的。这倒是没有白费我跟了你这么久,希望师弟能有点家底才是。”

  北河的心中一沉,看来这位王师兄,是来者不善了。

  而面对一位修士,而且是一位不知深浅的修士,北河没有任何底气。

  “王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说话时,他将储物袋放下,手中的三尺铁棍再次紧了紧。

  看到北河手上的动作,不远处的白发老翁却是讥讽一笑,只听此人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语罢,此人大袖一挥。

  “呼啦!”

  一团淡金色之物,从他袖口中呼啸而出,接着砰然扩散,变成了一张淡金色的大网,对着北河当头罩来。

  这张淡金色的大网似乎有着某种诡异的神通,罩来之际,竟然有一股气机,将北河给遥遥锁定。

  北河反应奇快,他足下猛地一跺,身形斜斜弹射了出去,使得那张淡金色的大网落了个空。

  不止如此,身形弹射出去的他,双脚踏在了墙壁上,犹如兔子一般,猛地一蹬腿。

  只见北河向着通道口处的白发老翁扑了过来,尚在半空,手中的三尺铁棍对着此人一个横扫。

  “当!”

  下一刻,一声闷响回荡在整个石室。

  竟然是北河手中的三尺铁棍,砸在了此人激发的一层罡气上。这白发老翁施展的,正是青罡术。

  而在这一砸之下,罩住此人的罡气仅仅颤了颤,就稳若磐石。

  “凝气五重!”

  北河通过这一击,大致判断出了这白发老翁的修为。

  在得知此人的具体修为后,他心中反倒松了口气。就怕此人是那种凝气七八重,他根本无法力敌的存在。

  他见识过凝气五重修士出手,所以面对凝气五重的修士,他拼命之下,或许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不过眼下这个白发老翁活了一大把年纪,可不是当初斗法台上那两个十几岁的不公山弟子能够比较的,此人的斗法经验,比起那二人恐怕高了不止一筹。因此他面对的,绝对是生平最强的敌人。

  一念及此,北河双脚落地的刹那,只见他一声低吼,手中三尺铁棍被他给挥舞成了一道道残影,全部砸在了罩住白发老翁的罡气上,一时间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在北河狂风骤雨的攻击之下,罩住白发老翁的罡气再次震颤了起来。

  尤其是当北河连绵不绝的攻击,全部落在了罡气上的同一个位置,这使得罡气的震感立刻加剧。

  北河虽然这些年来修为没有任何增长,但是每一次传功长老的授课他都去聆听了。从这些传功长老的授课中,他除了学到了诸多的修行理论知识,也学到了面对各种术法,该如何应对,以及如何破解。

  要破开这青罡术,除了用绝对的攻击力轰碎之外,那就是迅猛出击,每一次都轰击在一个点上。

  “哼!”

  白发老翁一声冷哼,此人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

  仅此一瞬,北河就预感不妙,这时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闪身就向着身侧掠去。

  “呼啦!”

  他身后那张淡金色的大网罩来,但却再次扑了个空。

  蓦然回头,北河就看到了那张淡金色的大网,悬浮在白发老翁的头顶,一副沉浮不定的样子,随时都能在白发老翁的指使下向着他继续罩来。

  这时的他心跳砰砰加快,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以武者的实力,跟修士对抗。

  在看到北河刚才的凶猛攻势,白发老翁脸色有些阴沉道:“炼体士?”

  在他看来,北河有如此强悍的爆发力,应该是修炼了某种炼体术法的炼体士。

  可接着他就摇了摇头,炼体士近身之后的攻击力,可不是刚才北河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连他的罡气都无法撼动。

  一念及此,白发老翁便想到了什么,一声轻笑,“原来只是个武者。”

  识破了北河的身份后,白发老翁嘿嘿一笑,手指再次掐动了起来,对着北河屈指一弹。

  “咻!”

  一根尺许长度的黄色土钉,向着北河激射而来。这根黄色土钉尖锐无比,乃是由此人体内法力凝练,此术叫做土刺术,跟火球术是同级别的入门术法。

  电光火石间,北河手中三尺铁棍蓦然一斩。

  “轰!”

  只见土钉爆开,一股凶猛的力道顺着铁棍传递到了他的手臂,而后是身体,让他脚步咚的一声向后退了半步。

  仅仅是这一击,就能看出虽然同为凝气期五重,可白发老翁的实力,比起当初那少女两人,强了不止一筹。

  同阶修士之间,也有实力的差距,除了是双方斗法经验,以及自身持有的法器品阶不同之外,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修士体内的法力浑厚程度不同。这些都是导致实力差距的重要原因。

  “咻咻咻……”

  被罡气罩住的白发老翁,此时屈指连弹。一根根黄色土钉,连成了一串向着北河激射而来。

  看到此人的攻势,北河身形一动避闪开来。

  但显然白发老翁不打算给他机会,此人体内的法力似乎极为浑厚,向着北河手指不断弹射。就看到一根根土钉追着北河不放,只要他敢停下来,势必会被这些土钉给击中。

  而北河避开后,所有落空的土钉全部轰在石室的墙壁上,发出了砰砰爆响,并在墙壁上留下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深孔。

  若是这些土钉打在身上,绝对是非死即伤的下场。这让一路狂闪避让的北河,额头冷汗都流了下来。稍有不慎,他就会万劫不复。而且最主要的是,这石室狭小空旷,根本就没有任何遮挡之物。

  “嘿嘿嘿……”

  看到只能避闪的北河,白发老翁脸上笑意更甚,他只要消耗掉北河的力气,到时候就能轻松将对方给制服。

  当然,原本他要拿下北河是不用这么麻烦的,只是前提是他不希望北河受伤,毕竟他还要夺舍占据北河的肉身,打坏了北河的身子对他没好处。

  就在此人这般想到时,突然间北河抓住一排兵器架上的一根长矛,手臂发力之下向着他猛地一掷。

  长矛带着犀利的破空声激射而至。

  “叮!”

  只是尚未靠近,这根长矛就被一根土钉给击中,偏向了一旁,“噗”的一声,没入了白发老翁后方墙壁一尺深。

  虽然北河这一击并未给他带来任何威胁,但却将此人激发土钉的节奏给打乱。

  趁此机会,北河再次抓起了兵器架上的一面巨大盾牌。

  “冥顽不灵!”

  看到北河手持盾牌的举动,白发老翁嗤之以鼻。

  屈指连弹之下,又是一串土钉激射而出。

  手持沉重的盾牌,北河可无法身轻如燕的闪躲。

  “喝!”

  只听他一声爆喝,顶着盾牌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砰砰砰……”

  只见这面盾牌被一根根土钉击中,表面顿时坑坑洼洼。此物不过是由凡铁铸造,如何能够跟他手中的三尺铁棍相比,抵挡住修士的术法攻击。

  不过在北河的向前狂奔之下,片刻间就顶着一根根长钉的攻击,手持盾牌来到了石室正中的位置。

  这时他手中盾牌,已经扭捏变形,不成形状。并且他的手臂发麻,近乎失去了知觉。

  但牙关紧咬的北河却神色一喜,因为他已经来到了石室中火炉口的位置。北河一个蹲身,将手中盾牌对着火炉口一盖。“嘭”的一声,变形的盾牌就盖在了那时刻喷吐着火苗的火炉口上。

  仅此一瞬,本就昏暗的石室,变得漆黑不见五指。北河的身形,也消失在了白发老翁的视线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