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我的秘密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073 2019.07.28 19:55

  北河将另一只手伸出,手指轻轻触碰到了掌心那一团蓝色的血液,发现后者还有些粘稠,这正是血液的特性。

  他又将掌心放在鼻前闻了闻,随即就是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一种类似于草木的香味,但其中又有一点香甜的气息。

  这让他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从未见过这种血液,甚至于这让他怀疑起了此物到底是不是鲜血。

  只是他几乎敢肯定,他掌心的这团已经凝固的蓝色液体,绝对是他之前抓住冷婉婉的手腕时,来自于对方身上的。

  而在冷婉婉受伤的情况下,此物只能是血。

  不止如此,这时他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他握住冷婉婉手腕时,后者反应极大,立刻就挣脱了出来,并想也不想的转身回到了大殿中。

  如果这团蓝色的液体,真的是冷婉婉的血液,那么就解释的通此女为何会挣脱他的手掌了。同时也说得通张先生等人前来救治伤员,她也没有出现的原因。

  冷婉婉应该不想让人知道,她身上的血液是蓝色的。

  一念及此,北河怔怔打量着掌心的蓝色血液,良久之后才回过神来,将手掌放入了水盆中,开始清洗。

  ……

  果不其然,即使姜木元让人带着两条猎犬下山,也没有将严钧给追到。

  第二天一早,在姜木元的授意之下,众人将严钧的居所给围了起来,开始大肆的搜索。只是严钧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潜伏这么多年,自然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唯独可疑的,就是此人每个月都会从张先生那里拿取大量的补药,对此张先生也能够作证。

  而以严钧在宗门内的供奉,他是绝对买不起这些药材的。

  在宗门大肆搜查严钧的同时,这一刻的北河,来到了岚山宗的山脚下,并围绕着这座巨峰绕行,来到了后山的位置。

  此地是一片茂密的丛林,虽然杂草丛生,但好在没有什么参天大树,所以视线范围还是颇广的。

  北河抬头看了看头顶高耸入云的巨峰,判断出那只信鸽应该掉落在他目前所在的范围,于是便开始一寸一寸的仔细搜索。

  北河足足在山下找了一整天,直到天色即将暗下来,他也没有任何收获。毕竟要在茂密的丛林中,找一只被他射杀的信鸽,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就在北河即将放弃的时候,突然间他看到了在一株矮树上,有一团青白之物。

  北河眼中精光一闪,只见他箭步上前,一跃丈许高,将那一团青白色之物给抓在了手中,落地后他放在眼前一看,此物正是一只信鸽,而且身躯被穿透,死得不能再死了。

  北河将信鸽腿上的信笺取下来,并将此物打开。

  “属下已经排查了岚山宗大半范围,望皇子稍安勿躁,再给属下半年的时间,一定能够将那东西的下落给找到。”

  简单的几句话,用蝇头小字整整齐齐地书写在信笺上。

  北河眉头紧皱,眉间的“川”字极为明显。

  信笺内容中有两处地方,引起了他的强烈注意。

  其一是“皇子”两个字,如果严钧是丰国皇室的奸细,那么信笺中所提到的“皇子”,要么是丰国的三皇子,要么就是丰国的七皇子。

  其二,“那东西”让北河心跳不禁加快了几分,不知道丰国皇子到底要在岚山宗找什么东西。

  不知道为何,这一刻的北河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吕侯房间中那件白色长袍,以及那只无法打开的布袋。会不会严钧所指的“那东西”,跟这两样物品有关。

  想到此处,北河眼睛眯了起来。如果真是那样,那么那件长袍跟那只无法打开的布袋,绝对关乎甚大。

  再一想到那两样东西,如今都在他的居所中,他便打消了要将手中的信笺,交给岚山宗宗主的打算。

  只见北河将手中小小的纸片,给一缕缕的撕碎,最终一把抛洒而开,随风四处飞散。

  做完这一切后,北河又将那只信鸽的尸体丢在脚下,一脚踩得稀碎,这才向着来时的路行去,最终顺着石阶回到了岚山宗。

  不消多时,北河踏入居所的小院,并推门而入,来到了正堂的高座坐下,一手托着下巴,一手陷入了沉吟。

  静谧的氛围中,他在思考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多时他突然起身,向着吕侯的房间走去,他要将那件长袍还有无法打开的布袋,给找个地方藏起来。

  但就在他刚刚起身之际,他突然看向了右侧阴暗的侧室,厉声喝道:“谁!”

  与此同时,他一把抓起了身侧的铁棍,目光也变得凌厉。

  在他的注视下,一个纤细的人影,从暗中走出来,站在了他丈许之外。

  “是你!”

  在看清这道人影的容貌后,北河极为意外,甚至是有些错愕。

  他面前的居然是冷婉婉。

  只见冷婉婉脸色清冷,看着他有些漠然。

  并且面向北河此女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向着门口走去,将两扇大门紧闭,最终才转身回到了北河面前。

  只听此女开口,“那是我的秘密,你谁都不能讲出去。”

  北河一愣,随即试探着问道:“你是指……血?”

  冷婉婉吸了口气,“不错。”

  “好。”北河颔首,答应了此事。

  得到他的答复之后,冷婉婉脸上的清冷依旧,这时又听此女道:“这个秘密就连义母跟姜青都不知道。”

  “所以我是除了你自己之外,世上唯一一个知道它的人了。”北河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

  “你会将我当成异类吗。”冷婉婉问到。

  “异类?”北河露出了怪异之色,而后反问:“为何要将你当成异类?”

  “因为我身上流淌着跟你们不同的血。”冷婉婉直言开口。

  “当然不会。”北河脸色认真道。

  在看到他真挚的神情,冷婉婉脸上的漠然终于消减了几分。

  “不过,为何你身上的血液,会跟我等不同。”这时又听北河道。

  “不知道。”冷婉婉吐出了三个字。

  北河不明白此女所说是真是假,而就在他准备开口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只听此女率先出声,“我要走了。”

  说完后,冷婉婉转身推开了大门,离开了此地。

  看着此女的身形消失在暮色中,北河摸了摸下巴,而后嘿嘿一笑。能够得知一个只有冷婉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他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欣喜。因为这让他跟此女之间,仿佛多了某根紧密的纽带。

  ……

  眨眼又是半年的时间过去。

  在这半年中,北河在岚山宗过得尤为的舒坦。

  他每天清晨,都会提着篮子,去山顶跟冷婉婉一同看着日出,吃着早饭。

  除此之外,他每天还会忙于修炼。在有着姜木元的指导之下,他的进步可谓极为明显,就连体内那一团真气,都茁壮了几分。

  在此期间,他还抽空去了一趟周国跟丰国交界的地方,将山洞里那大汉的两箱银子,给用马车拉了回来。

  距离周国举行的那一场武斗大会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在此期间北河可以做好充足的准备。

  可以说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最美好的方向发展。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如意。

  这半年里还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姜木元有意撮合了北河跟姜青。

  可是北河心有所属,而姜青似乎也没有看重他修炼天才的名头。从小道消息北河隐隐得知,姜青想要进入皇室,可不想成为一介武夫的夫人。

  由此可见,两人情不投意不合,即便姜木元再怎么撮合也不管用。

  为此冷婉婉还曾打趣过北河,只是北河却是含笑带过,对此不以为意。

  经过这半年的相处,对于冷婉婉北河也算有了更深的了解。

  此女外表冷漠,不过内心却并非如此,冷漠只是对于不太熟悉之人的一种伪装,冷婉婉内心,是有温度的。相处这半年,北河时而就能看到她脸上的动人笑靥。

  “当……当……当……”

  这一日夜晚时分,北河正酣睡之际,一阵钟鸣声在他脑海中响起。

  北河本以为是梦境,可当钟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并越发的清晰,他陡然惊醒。这是岚山宗的警钟,警钟一响,必然是有大事发生。而在岚山宗的这十几年,警钟还从未响过。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北河还是翻身而起,穿上了灰色长衫后,抓起了三尺铁棍,向着警钟响起的地方冲去。

  他的居所在岚山宗内颇为偏僻,所以小片刻后,他才从一条小径冲出,来到了青石街上方的一条大路。

  这时他向着下方青石街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本该夜深人静的青石街,这一刻火光冲天,街道上一群身着银色铠甲的铁骑,每人左手持着火把,右手持着兵器,策马狂奔着,将街道两旁大片的建筑不断点燃。

  除此之外,还可以看到一个个岚山宗的弟子,在街道上慌乱的逃窜。

  只是这些岚山宗的弟子,不时就会被长枪或者弩箭给洞穿身体,一个个倒在血泊中。这一刻的青石街,喊杀声跟惨叫声连成了一片。

  当看到这群铁骑胸膛位置,雕刻的一只栩栩如生的雄鹰,北河目光一寒,这些是丰国皇室的精锐部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