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储物袋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965 2019.08.10 22:39

  “北河!”周香香低喝一声。

  听闻此声,北河终于惊醒了过来,看向了面前的周香香。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进去。”又听周香香道。

  “哦,好。”

  北河也为刚才的失神而感到有些举足无措,这时手持清丹液跟天时壶,连忙走进了被周香香称为彦师姐所在的高阶丹室中。

  “初来乍到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彦师姐岂是你可以染指的,给我好好表现,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我弄死你。”

  走过周香香面前的北河,就听到对方的低声咒骂。看来这位周师兄以为之前他的失神,是觊觎那彦姓少女的美色了。

  对此北河并未解释什么,径直走进了丹室。在隆隆声中,丹室的石门就关闭了。

  在石门紧闭的一瞬,从门外传来的嘈杂之声消失的一干二净。这间数丈大小的炼丹室,有着绝对的隔音效果。

  北河四下环视了一圈,就看到炼丹室的墙壁跟地面上,有着一道道刻画的灵纹,这其实是一种阵法。只是这一间炼丹室的阵法,可比不上当初他所在药王殿的那间。

  在炼丹室的正中,还有一只三尺大小的三足丹炉。这只丹炉跟之前周香香给他示范如何清理废丹的那只,除了大小之外,别无二致。

  被称为彦师姐的少女,已经来到了丹炉的面前,只见此女盘膝坐下,接着双目一闭,陷入了调息。

  每一次开炉炼丹,炼丹之人都要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对此北河没有打扰,而是默默站在此女身后。只是他的目光,死死盯着此女腰间那只灰色的布袋。

  遥想当初,他还以为那只无法损坏,也无法打开的黑色布袋,是某种珍贵蚕丝纺织,属于朝廷中的官家物品。可是现在看来,那只黑色布袋十有八九出自修士之手。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件胸膛带血的白色长袍,也应该是修士的东西了。由此北河不禁推断,被吕侯设计机关藏在密室中的那具尸体,极有可能是修士。

  一具修士的尸体,会出现在吕侯的房间中,这让北河心中冒出了一百个问号,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北河冥思苦想之际,他面前的彦姓少女已经调息完毕,睁开了一双眼睛。

  这时让北河惊讶的一幕就出现了,只见此女手指掐动,接着一拍檀口。

  “咻!”

  从此女口中,一簇指头大小的红色火苗激射了出来,尚在半空就“呼呲”一声大涨,变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红色火焰,将前方的三尺丹炉给包裹了起来。

  下一刻,就见死物一般的丹炉,表面灵纹大涨,一股高温更是瞬间散发而开,充斥在整个丹室中。

  此女看着面前的丹炉足足一刻钟的时间,直到丹炉表面的灵光已经明亮到极致,密室中的温度也变得无比炽热后,她又有了动作。

  彦姓少女对着前方的丹炉屈指一弹,丹炉盖子就弹开了,随着她向着腰间那只灰色布袋连连抓去,其手中多出了一株株颜色各异,形态不一的灵药。并在此女让人眼花缭乱的投掷之下,一连十余株灵药,全都被她给投入了前方的丹炉中。

  若是可以看到的话,就会发现被她投入丹炉的灵药,在高温的焚煮之下,有的化成了粉末,有的化作了青烟,还有的则融化成了粘稠的液体。

  而后这些或是粉末,或是青烟,或是粘稠的液体,融合成了一团,在丹炉中蠕动不断。

  不止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彦姓少女不断将一株株灵药投入其中,这一团各种灵药的融合之物,体积开始越来越大。

  对于此女炼丹的手法,北河没有注意丝毫。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此女一次次对着腰间那只灰色布袋抓去的动作上了。

  虽然他不知道此女腰间的灰色布袋是什么,不过看样子这是一种能够储存东西的器物。

  这袋子需要特殊的方式才能打开,而且就像他手中的葫芦跟天时壶一样,内部的空间或许不小,不然怎么能装下这么多的灵药。

  “嘭!”

  就在北河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少女的动作时,只听一声闷响,响彻在整个炼丹室中。

  在少女面前的丹炉,这时剧烈震颤了一下,一股黑烟还有焦糊味,也从丹炉中弥漫开来。

  看到这一幕的彦姓少女,俏脸有些难看。

  只见她深深吸了口气,接着檀口一张,丹炉下方熊熊燃烧的红色火焰就倒卷而回,化作了一簇小小的红色火苗,没入了她的口中。

  “炸丹了……”

  北河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他快步上前,伸手将面前丹炉的盖子给打开。

  “呲!”

  可是就在他手指刚刚触碰到炉盖的时候,随着一声轻响,一股白烟从他指肚的位置冒了起来。

  “嘶!”

  北河抽了一口冷气,如避蛇蝎的将手掌给收了回来。

  刚刚经过火焰的焚烧,这丹炉还残留着恐怖的高温,北河触碰之下,拇指跟食指被烫伤,殷红的鲜血流淌了下来。

  “新来的吗!”

  看到他的举动,彦姓少女柳眉微蹙,清冷的声音响起。

  “启禀彦师姐,我的确刚来不久。”北河道。

  此女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无语。接着就见她再次对着腰间灰色布袋一抓,随着布袋口光芒一闪,她手中多出了一只精致的玉瓶。

  此女将瓶塞扒开后,将其中一粒乳白色的丹药给咽入了口中,而后双眼一闭,开始调息恢复起了法力。

  看了看手指上的伤势,北河咬了咬牙,强忍住了伤势带来的疼痛。

  等待了片刻后,他将手掌隔空放在了丹炉三寸的位置,就感受到了此物的温度已经下降。于是再次掀开了丹炉盖子,并向着其中看去。

  只见丹炉中焦黑一片,一些灵药的残渣,还有不知名的液体都沉淀在了底部。

  北河将手中的黄色葫芦拿了起来,扒开葫芦塞子后,向着丹炉中一倾,一股清凉的液体就喷涌而出,凡是黏在丹炉壁上的灵药残渣,在这股清凉液体一冲之下,就会掉落下来,露出了古铜色的丹炉内壁。

  将丹炉冲洗干净之后,北河打开了丹炉下方的一个小小机关,在哗哗声中一股乌黑液体流淌而下。

  北河将早已准备好的天时壶给放在了下面,乌黑的灵药废液,就全部流进了天时壶中。

  又用清丹液将丹炉给洗涤了一遍后,北河才将丹炉下方的机关给关闭,重新站在了彦姓少女的身后。

  彦姓少女调养了小半个时辰,待得体内法力跟精神状态恢复得差不多后,她才睁开了眼睛。

  接下来,北河就看到了此女重复了刚才的炼丹步骤,再次开炉炼丹。

  而这一次,或许是有了前车之鉴,此女炼丹前所未有的顺利,仅仅是一个时辰的功夫过去,一炉青绿色的丹药就成功出炉了。

  彦姓少女神色一喜,将这一炉丹药给装进了一只早已准备好的玉瓶中。而后又是一阵闭目调息,就开始了又一炉丹药的炼制。

  就这样,北河站在此女身后,随时待命着。

  眨眼一整天的时间就过去了,彦姓少女总共炼制了五炉丹药,其中三炉成功,两炉失败。

  在此期间,北河清洗了两次丹炉。而有了之前的教训,第二次他自然不会重蹈覆辙的将手指给烫伤。

  五炉丹药炼制完毕之后,彦姓少女霍然起身,随着一道法决打出,石门隆隆打开,此女直接离开了此地。在此过程中,她跟北河都没有任何交集。

  在此女离开之后,北河将丹炉清理了一番,才走出了炼丹室。

  这一幕自然被注意力不时就会集中在这间炼丹室的周香香看到,此人恭送彦姓少女离开之后,立刻走上前来,看向北河道:“如何?”

  对此北河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言。

  周香香大大松了口气,看来北河还是可以调教的,年龄大点也有年龄大的好处,不像那些屁大的毛头小子,各个笨手笨脚的,尽给他干一些麻烦事出来。

  “好了,你可以下去休息了,后天你就自己过来吧。”这时只听周香香道。

  说完后他伸出手来,北河见状连忙将手中的装着清丹液的黄色葫芦,还有那只天时壶给奉了过去。

  不过就在周香香接过他手中的两物时,只听北河道:“对了周师兄,不知道刚才彦师姐腰间那只灰色布袋,是什么东西。”

  “灰色布袋?”周香香一愣,随即他就反应了过来,撇了撇嘴道:“你说的是储物袋吧。那东西乃是空间法器,你就别想了,便宜的都要上千灵石,照你这么干下去,不吃不喝干三十年才买得起。”

  说完后,周香香便拿着清丹液跟天时壶离开了。

  “储物袋……”

  留在原地的北河喃喃自语。而下一息,他眼中就爆发出了两道慑人的精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