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 警钟三鸣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833 2019.08.22 20:59

  这一刻在七品堂的北河,也差不多完成了一天的任务。

  丹室中的那位彦师姐,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就见她将丹炉下方燃烧的红色火焰一收,站了起来。

  “彦师姐!”

  就在此女准备转身离开时,北河叫住了她。

  “嗯?你有什么事。”此女转身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此女对于北河有些印象,是一个沉默寡言,但是做事却极为细心的人,在她记忆里北河还从未有主动叫住她的时候。

  “我攒了两年多的灵石,买了一瓶炼血丹,但是不知道此物的品质如何,会不会被百灵店的人坑,所以想请彦师姐帮我看看。”北河道。

  “炼血丹!”彦姓少女神色古怪。

  这种低阶丹药,是低阶弟子用来服用的,可以淬炼肉身,将身体内的一些杂质给炼出来。而通常情况下,修士修为的递增,就是对身体的逐步淬炼,高阶修士,是不会用这种东西的。

  北河攒了两年多的灵石买了一瓶此物,让她觉得极为无语。同时也为北河这种资质不高的低阶弟子,感到一丝悲哀。资质越低,便注定了修为难有起色。

  “拿来吧。”

  这时还是听此女道。

  北河脸色一喜,他从腰间将那瓶带在身上的炼血丹取了出来,双手奉上。

  彦姓少女五指一个虚抓,北河手中炼血丹就被她抓在了手中,接着她扒开瓶塞一甩。

  十余粒指肚大小的血色丹药,从瓶口中激射了出来,悬浮在半空。

  此女随手将其中一粒给抓来,放在眼前凝神一看,随即便点头道:“虽然算不得上乘,不过还是很不错了,对你应该有大用的。”

  语罢她又扫了其余九粒丹药一眼,这才玉手一挥,悬浮的十余粒炼血丹,被她重新装进了瓶中。此女将瓶子一抛,转身打开了丹室的大门,离开了此地。

  北河将炼血丹接在手里,看向此女的背影拱手一礼道:“多谢师姐。”

  语罢,他才将炼血丹给重新塞进了腰间。

  虽然他早就料到,杨姓女子在丹药上动手脚的几率很小,不过当那位彦师姐检验一番丹药没有问题后,他还是颇为欣喜。

  如今一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北河将冷却后的丹炉给清洗了一番,这才离开了七品堂,去了后殿的膳房吃了一顿晚饭。

  冬天日照时间很短,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北河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回到了四合小院,踏入了房门。

  一整天的时间过去,都没有人找到他,看来他应该是安全了。

  他盘坐在石床上,从腰间将炼血丹给取了出来,倒出了一粒。

  将这一粒指肚大小的血色丹药放在眼前查看一阵后,北河深深吸了口气,放进了口中,“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接着他就双目一闭,仔细感受着小腹中一股热流开始向着四肢百脉流淌。

  随着炼血丹药力的散发,北河立刻感受到了一股由内而外的燥热,让他皮肤开始发红。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燥热越发的明显,仅仅是一刻钟,北河通红的皮肤就浮现了一颗颗汗珠,同时一缕缕白烟也从他头发上冒了出来。

  “呼……呼……呼……”

  北河呼吸粗重,只觉得他仿佛浸泡在滚烫的开水中。

  在他体内的血液加速流淌起来,温度也是平日里的一倍高。

  一种灼痛充斥在他全身,让北河身躯轻颤着。不过好在这种灼痛之感,他还能够勉强忍受。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北河轻颤的身躯终于平复,同时他通红的皮肤也恢复了正常。但在他的皮肤上,附着着一层淡黑色的汗渍,那是体内的杂质被排了出来。

  北河长长吐了口浊气,睁开了双眼。

  这时他低头就看到自己湿透的身躯,同时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充斥在房间中。

  北河先是皱了皱眉,而后脸色一喜。虽然一身脏,不过他反而感受到了一种轻松。

  于是他他脱下了长衫,将身躯给清洗一番。

  北河因为第一夜彻夜未眠的原因,清洗完之后,他感受到了深深的疲倦,加上他内心的石头放下了。于是他在房间中洒了一些枯叶,就躺在床上很快睡了过去。

  炼血丹最好是每隔三天服下一粒,而十粒炼血丹,绝对可以将他的身体给洗涤一番。

  ……

  这一觉他睡得很香,直到第二天早晨日出时分,他才悠悠醒转过来。

  睁开眼睛后,北河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又过了一夜也没有人找上门来,看样子他的确是安全了。

  今日他不用做任务,起来后他在房间中先练了练武,而后才推开房门准备去膳房吃个早饭。

  “当……当……当……”

  就在他刚刚走在半路上的时候,三道洪亮的钟鸣,响彻在了整个不公山。

  警钟三鸣,代表着有一件关乎到宗门每一个人的事情发生。

  北河脸色一变,同时心中咯噔了一下。不知为何,他有种直觉,这警钟三鸣跟他有关。

  ……

  在不公山三声警钟敲响的时候,两道人影在距离不公山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从半空疾驰着。

  这二人一个是十余岁的女童,还有一个则是年过五旬的老妪。

  在远离不公山的范围后,为首的女童看向了身侧的老妪道:“如何!”

  闻言老妪没有开口,而是翻手将一枚遍布裂纹的玉简取了出来。

  见状女童瞳孔一缩,一把就将这枚碎裂的玉简给摄了过来,放在了眼前。

  “不错,此物的确是我给老九的。”

  “弟子发现此物的地方,是在一座山脚下的简易洞府,但是此物已经碎裂了。”

  “之前我刚刚通过这枚玉简追踪到不公山的时候,就失去了定位方向,此物应该是被人为损坏的。”对此女童并不觉得意外,而后她又继续开口,“除此之外还有收获吗。”

  老妪将在洞府中发现了两具尸体,还有她抓了两个不公山低阶弟子搜魂的事情,跟女童毫不隐瞒的道来。

  只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因为她虽然知道了洞府的主人是谁,可在偌大一个不公山,她没有找到那位天阵殿的白发老翁。

  当听完老妪的话,女童眉头一皱,“你是说,你抓了两个不公山的低阶弟子搜魂?”

  “那两个小辈不过凝气期五重,我已经将尸体都清理干净了,短时间是不会被人察觉的。”老妪道。

  可是闻言女童脸色却沉了下来。

  见状就听老妪开口:“师尊,莫非此事有什么不妥吗?”

  “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我登门拜访,虽然那屠万人表面客客气气的,但实际上这老不死的已经怀疑我的来意了,事后定然会有所调查。你又刚好杀了两个不公山的低阶弟子,若是被此人知晓,以他那生性多疑的性格,肯定会将此事跟我联系到一起,并猜到我来此别有目的。”

  “这……”

  老妪一惊,没想到她的举动竟然打草惊蛇了。于是就听她道:“弟子该死,还望师尊恕罪。”

  “这不怪你,那屠万人本来就是个难缠的角色。不过即便知道了我来不公山别有目的又如何,他绝对猜不到是跟黑冥幽莲有关。”

  “那这次这条关于黑冥幽莲的线索岂不是就断了吗?”老妪道。

  “老九虽然天资卓绝,不过那小子却一肚子坏水,先不说是不是发现了黑冥幽莲,即便是真的发现了,他恐怕也会考虑再三,要不要告诉我这个师尊。毕竟那黑冥幽莲极为特殊,若是利用的好,绝对能让老九的修为突飞猛进的,不然你觉得老九为何铭刻了玉简,直到死都迟迟没有激发。”

  听到女童的话,老妪心中大震。

  不过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她发现了一株黑冥幽莲,恐怕也会瞒而不报的,因为那东西虽然只有高阶修士能够服食,但换一种方式,对于低阶修士而言,同样有大用。

  女童并不知道,虽然只是她的一番猜测,不过她还真将事情给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当年那位万花宗的弟子,在发现了黑冥幽莲后,虽然将消息第一时间铭刻在了定位玉简上,但是却并未立刻激发,而是思量着如何能将此物给独吞。

  只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重伤的他落在了一个凡人虚境武者手里,最终还死在了岚山宗。

  “现在打道回府,黑冥幽莲的事情暂时不要再追查,要是让屠万人察觉到什么,反倒得不偿失。黑冥幽莲成熟之后,会有天象显露,到时候大不了大家一起争抢好了,谁的本事大就归谁。”

  “是,师尊!”

  老妪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