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7章 追查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998 2019.08.22 19:23

  北河在山林间穿行,直到后半夜的时间,终于回到了七品堂。

  踏入小院的他,身上除了三尺铁棍,跟一瓶炼血丹之外,其他东西都被他在半路找了个地方藏起来。

  悄然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他就将房门紧闭。

  盘坐在床上,北河依然惊魂未定。他确信一路回来,沿途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寻常情况下,修士追寻他人,一般是靠残留的法力波动。而他体内没有法力,也就没有法力波动这种说法了,因此应该不会被人跟来。

  只是他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人,对方又是什么实力,所以他还是有些心惊胆战。

  深夜回归后的北河,可以说彻夜无眠,内心始终被一种淡淡的惊恐给充斥着。

  就这样,北河在心惊胆战中度过了一夜。

  一夜无眠的他,第二天晨时一到,就立刻推开了房门,向着七品堂行去,来到了膳房。

  虽然是一大早,不过膳房已经有一些七品堂的弟子了。

  北河报餐了一顿之后,便去找了周香香,向他接取了一天的任务。

  对于北河的到来周香香还是有些诧异的,本以为北河出关之后,就会像以往那样兢兢业业,但是没想到消失了好几天这才来。

  对此周香香也没有多问,便给他分配了清丹液跟天时壶,让他去了一间高阶丹室待着,静等某位内门的师兄师姐到来。

  这是因为北河为人细心,没有弄出过什么乱子,所以他一直都待是在高阶丹室的。而在高阶丹室中,炼制的灵药品阶也相对高一点,所以他偷偷带出去的废丹亦是值钱一些,当初才能攒下一百五十多颗灵石。

  虽然一夜没有休息,不过北河却强行打起了精神。

  不多时,他所在丹室的大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身着黑色长裙,看年纪十六七岁的少女走了进来。此女脸色清冷,就像一只高傲的黑天鹅。

  踏入丹室之后,她便将石门紧闭。

  看到此女后,北河微微一愣,此女姓彦,乃是一位内门弟子。遥想他第一次在七品堂做任务的时候,遇到的就是这位彦师姐。

  因为他常年都呆在高阶丹室中,所以这两年他见过此女的次数可不少。

  眼看此女走进来,他微微躬身一礼,开口道:“见过彦师姐。”

  “嗯!”

  彦姓少女头都没有抬的回应了一声,就径直来到了丹室正中盘膝而坐。

  看着此女的背影,北河虽然脸色平静,不过心中却是有些感叹。

  此女还不到二十的年纪,却已经是凝气期八重的修士,可以说她有很大的把握能够冲击化元期。

  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此女还是一位炼丹师,这种人即便是修为低一点,地位也不可能差。

  诸如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师、以及制符师等职业,在修士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管是走到哪里,都是各个宗门势力追捧的对象。

  但是有这些资质的人,在修士中占比却不多,甚至能用极少来形容。

  可以说这位彦师姐,跟他完全就是两种人,将来的成就,也将是一个天一个地。

  只是休憩调整了一会儿的功夫,彦姓少女就睁开了眼睛,而后檀口一张,祭出了一缕红色火苗,开始将丹炉给温养。

  ……

  与此同时,在不公山中心地带的一座地底宫殿中,一个看年纪约莫十来岁,身着红色小衣,顶着一根冲天辫的女童,身形一闪,鬼魅般出现在了此地。

  “屠万人……”

  方一现身,女童稚嫩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地宫中。

  “红花道友,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只听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接着一道黄光一闪,身着黄袍的鹰钩鼻男子,就站在了这女童的面前。

  “怎么,看样子你似乎不太欢迎呀。”女童看着这位不公山的宗主道。

  “哪里哪里,红花道友远来是客,请……”

  说着鹰钩鼻男子做出了一个有请的姿势。

  两人便并肩而行,消失在了地宫深处。

  ……

  在不公山天阵殿的地域范围,一座矮山之下,有一个年约五旬的老妪,隔着三尺的距离,站在雪地之上。

  只见她阴冷的目光四下一扫,就来到了山脚下一间洞府前。

  老妪一挥手,沉重的石门哗的一声向上滑去。

  “嗯?”

  下一息她脸色就微微一变,因为入眼她就看到了石门之下的一堆肉泥,已经被冰冻成了硬块的形状。

  这是一具尸体,正是那杨姓女子。

  扫了一眼后,她将目光投向洞府。这时就看到了在洞府内,还有另外一具无头尸体,此人不用说也是那瘦高男子了。

  踏入洞府后,老妪就眉头一簇,她闻到一股淡淡的奇异香味。几乎是刹那间她就分辨出来,这是化灵散。

  不过这种初级的可以麻痹法力的化灵散,对她几乎不起任何作用,于是她便对此视而不见。

  一股神识从老妪眉心探开,“嗡”的一声将整个洞府给笼罩,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

  不过在她神识笼罩之下,除了这两具尸体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老妪将目光投向了这两具尸体,接着隔空一抓,杨姓女子跟瘦高男子的储物袋就被她摄了过来。

  随着她手臂一震,两只储物袋直接爆开,一大堆物品从她的双手之间洒落了下来,哗啦啦地遍布在她脚下。

  这一大堆散碎的物品中,有不少的灵石,各种瓶瓶罐罐,还有杂七杂八的衣物等。

  只是诸多的物品中,依然没有发现她想要找的东西。

  这一次,老妪便在洞府中四下走动。在此期间,她阴沉的目光不断扫视。

  当她走了一圈后,某一刻她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这时她忽然注意到洞府的地面上,有一些白色的碎裂玉石散落在各处。她躬身将其中一块捡起,放在眼前。老妪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此物是玉简碎裂而成的碎块。而且从碎块内部的灵纹,她判断出这是可以定位的高阶玉简。

  仅此一瞬,她就目光一寒。

  她手掌闪电般伸出,不断的隔空抓取,在嗖嗖的破空声中,将洞府中所有的玉简碎块摄过来,全部抓在了掌心。

  随着她体内法力的鼓动,掌心碎裂玉简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操控,最终组合成了一枚遍布裂纹的玉简。

  当看到手中的此物后,老妪眼睛宛如毒蛇一样眯了起来。

  最终她踏入了主室跟侧室中,并在侧室中又看到了一只碎裂的玉匣。

  将玉匣摄起来检查一番后,她最终将玉匣碎块扔在了地上。

  当然,她也发现了玉匣碎块上的黑色粉末。那是一种毒药,一种低阶毒药,对她同样没有任何威胁。

  虽然她不知道眼下的洞府中发生了什么,不过显而易见的是,有人激发了原本应该属于万花宗她那位九师弟的定位玉简,并跟洞府中的二人大战了起来,最终洞府中的这二人被斩杀。

  而从洞府中弥漫的化灵散味道,加上地面凌乱的脚步,可以看出当日在洞府内的大战颇为剧烈。

  洞府中的这两具尸体,修为都是凝气期,那么也就是说另外一个人,后者说逃走的另一些人,修为也不高。

  玉简已经碎裂,她无法查探其中的内容,这让她颇为恼怒。

  不过随即她流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那位九师弟既然铭刻了玉简,却没有将此物给激发本命魂灯就灭了,看样子当年应该是发生了什么。

  这让老妪猜测,是不是有不公山的某位低阶弟子,将她那位师弟给斩了,并将玉简带回了不公山,直到前些天才激发此物。

  但是随即她就摇了摇头,她那位九师弟的修为可是化元期,不可能死在凝气期修士手里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那位师弟陨落之后,这枚玉简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落在了不公山弟子的手里,接着此物被那位不公山的弟子给激发。

  而且那不公山弟子显然知道这是定位玉简,竟然在关键时刻将此物给毁了。

  要在不公山当中,找一位凝气期的低阶弟子出来,这恐怕有些困难了。

  虽然如此想到,不过老妪还是走出了洞府,当来到洞府之外后,一股强悍的神识,从她眉心滚滚蔓延,从山林中向着四面八方罩去。

  直到她的神识覆盖了方圆数里,她才收了回来。

  再将神识探开的话,恐怕就要让不公山的高阶修士察觉了。

  而刚才在她的神识笼罩中,并没有任何残留下来的法力波动。

  老妪并未放弃,她身形一动,向着刚才在她神识笼罩中的一个不公山低阶弟子掠去。只要将此子给抓住,搜魂之下应该就能知道山脚下的洞府是谁的。再顺藤摸瓜找到洞府的主人,说不定就会有眉目。而不公山消失一两个低阶弟子,是不会有人查到她头上来的。

  她唯独要注意的,就是不能在不公山的一些特殊地方出没,避免触碰到禁制,从而被发现。

  只是老妪注定了会无功而返,因为洞府的主人是那位王师兄,而此人早在半年多前,就悄悄跟着北河溜出宗门了,如今神魂还在北河手里,到哪里去找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