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顿悟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653 2019.07.25 19:28

  在严均离开此地之后,北河又静等了一些时候,直到悄无动静,他才离开。

  刚才看到严钧的怪异举动,已经让他开始怀疑了,当初杀害严洪长老的凶手,会不会就是此人自己。

  当初他给严洪长老验尸,提供的证据表明,杀害严洪长老的,极有可能是熟悉他的人。

  后来在刑法堂上,络腮胡子被众人抓起来审问,且种种证据都表明络腮胡子是凶手,这让北河也没有多想。

  只是现在看来,似乎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姜木元待北河很不错,这半年来给予了他很多修炼上的指导,让他对身上那一缕真气的感应又增强了不少,比起他师傅吕侯还要尽心尽责,所以如果有人想要对岚山宗不利的话,北河是绝对不会插手不管的,毕竟岚山宗也是他的家。

  如果严钧真的有问题,那么此人就是跟丰国朝廷有勾结。一念及此,北河便加快了速度。

  北河并非向着自己的居所行去,而是走上了前往刑法堂的那条路。不多时,他就来到了岚山宗的刑法堂。

  他径直来到了大门前,只见一个负责守夜的岚山宗弟子看着他露出了不解的目光,“这位师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吗。”

  “我找赵长老有要事。”北河看着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道。

  “赵长老已经歇息了,师弟还是明日再来吧。”

  “急事,耽误了你担待不起的。”北河道。

  这一次,青年看着他有些惊讶,最终就听此人道:“敢问师弟如何称呼。”

  “北河。”北河淡淡吐出了两个字来。

  “好,北河师弟还请稍等一下,我去通报一声。”

  说完后,青年男子就转身走进了刑法堂中。

  北河并没有等待太久,片刻后就见此人出来了,而后看着他伸了伸手,“赵长老有请。”

  接着在此人的带领之下,北河走进了刑法堂,来了位于刑法堂中赵天戟的居所。

  青年男子敲了敲一间房门,开口道:“师傅,北河师弟带到。”

  “进来吧。”

  从房间中传来了一道浑厚的声音。

  “师弟请吧。”青年男子道。

  “嗯。”北河点了点头,而后便推门而入。

  只见一个四十来岁的魁梧男子,此刻坐在一张圆木桌旁,正品着茶水。

  此人身穿白色内衫,看样子正准备就寝。而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刑法堂的堂主赵天戟。

  对于北河的到来,此人似乎有些疑惑,就听他道:“北河,大晚上你有什么急事。”

  北河没有拐弯抹角,直言道:“上次我给严洪长老验尸,得出的结论是下手之人应该是严洪长老熟悉的人,现在我怀疑此人的大弟子严钧有问题。”

  “哦?”赵天戟颇为意外,“你可有证据。”

  “没有直接证据,不过之前我在山顶,看到此人偷偷摸摸放走了一只信鸽。”

  “然后呢。”赵天戟有些不快,因为北河没有告诉他想要的。

  “试问在宗门内,谁会大半夜去山顶放信鸽,这么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的举动,因此我便怀疑此人有问题。而如果严钧真的有问题,此人就跟丰国朝廷有勾结,由此可见丰国朝廷对我岚山宗或许不利,凭这一点,有没有证据我们都必须重视,以我看来,应该将严钧查一查。”北河道。

  其话音落下后,赵天戟看着他无动于衷,好片刻后才听此人开口,“大晚上的视线不好,去山顶放信鸽也正常。而如果就凭他放走了一只信鸽,你就怀疑他跟丰国朝廷有勾结,并且要大动干戈的查他,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赵长老,这件事情如果是我多想,那我无话可说,但如果是真的,关系可就大了。”北河道。

  “既如此,那你就再给我找一点证据来。”

  “赵长老……”北河有些着急。

  “很晚了,退下吧。”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天戟给打断,并下了逐客令。

  北河心中恼怒,他也是为了宗门着想,这赵天戟居然一点听不进去。

  深深吸了口气后,就听北河道:“那赵长老就先休息吧。”

  语罢他便转身离开。

  他跟随吕侯身边多年,可以说将吕侯心思缜密的本事,给学了个大半,这也是他能成为岚山宗除了吕侯之外,最好的仵作的原因,可赵天戟却以为他在小题大做,这让他哑口无言。

  “北河!”

  就在这时,赵天戟突然叫住了他。

  北河脚步一顿,转过身来。

  “你师傅的事情,我也知道了,因此我理解你对丰国朝廷的恨。但恕我直言,你也不用像惊弓之鸟一样,稍有风吹草动,就疑神疑鬼。”只听此人开口。

  北河没想到这赵天戟以为他是带着对丰国朝廷的偏见,才会深更半夜来找来。

  对此他更加生气的同时,开口道:“多谢赵长老提醒。”

  这一次,他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在夜色中回到居所后,北河洗漱了一下,就躺在了床上。只是他却睁开眼睛,始终无法入睡。

  赵天戟不相信他,但他已经决定,无论如何他都要查一查严钧此人。

  作出决定之后,北河便闭上了眼睛,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北河就起来了。他先去了膳房,买了不少的饭食,装在了一只篮子中,而后向着山顶走去。

  不多时,北河就来到了昨夜的地方,并绕过了两块贴近悬崖的石头。

  只见一个窈窕的人影,此刻正坐在那块凸出去的岩石上,一手托着下巴,抬头看着天边。

  这块岩石虽然在山峰的西侧,不过却称得上这座山峰的最高点之一,所以即便是眺望正东方,也能将美景尽收眼底。

  看到冷婉婉后,北河微微一笑走上来,跃上岩石,将竹篮放在了一侧,并坐在此女身旁。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北河刚刚抬起头来,天边第一缕晨光就照耀而至。只见晨光就像一张飞快蔓延的毯子,随着太阳的冉冉升起,由远及近不断将整个大地覆盖,只是一瞬间,晨光就洒在了他所在的山峰,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沐浴在晨光中的刹那,北河只觉得浑身暖阳阳的,甚是舒坦。

  并且这时的他,眼中还有一抹震色。

  他看过无数次的日落西山,可还是第一次在同样的位置,看到朝阳升起。

  比起落日而言,朝阳似乎别具一种魅力。它代表着一天的开始,代表着一种生机。

  不知不觉的,北河闭上了眼睛。沐浴在朝阳中,让他觉得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享受。

  而在他闭上眼睛之后,他竟然陷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空灵状态。这一刻的他,仿佛置身在一处无边无际的世界,他身下的岩石、脚下的山峰、远处的美景、升起的朝阳、一切的一切,就连他自己,似乎都不存在了。

  在这片世界中,有的只有他的一缕畅游的思想。

  北河沉浸在这种他不曾有过的忘我状态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感受到了山风吹拂的清凉之感。他听到了风声,闻到了草木的清香,接着他就睁开了眼睛。

  这时他惊讶的发现,朝阳已经彻底升起了,将整个大地照耀得金灿灿的一片。

  没想到他这一发呆,竟然错过了日出。

  在他身旁,冷婉婉拿起一只馒头,放在嘴边细嚼慢咽着,并且一双明亮的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北河。

  “嗯?”

  被此女注视,北河不禁有些古怪。他看得出冷婉婉手中的馒头,正是从他带来的菜篮子中拿的。本以为此女性格清冷,不会如此主动,倒是没想到毫不见外。

  北河微微一笑,亦是伸手要拿起了一只馒头。

  只是下一刻,他伸出的手掌,就悬停在了菜篮子之上。

  他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手掌,脸上的笑意消失,愣在了当场。因为他清晰感受到了一团小小的暖洋洋之物,就在他的掌心内。

  那是他体内的真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