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吕侯的秘密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003 2019.07.18 18:34

  很快北河就回到了居所,并再次坐在高座之上。

  这一刻的他,只是沉吟了片刻的时间,就压下了心中的唏嘘。只见他将背上的包裹给取了下来,放在了手中。

  看着手中的灰布包裹,他脸上露出了正色。

  灰布包裹有着人头大小,份量倒也不算轻。

  这东西从当年他刚刚被吕侯带回来时,每一次出门吕侯都让他背在身上。虽然北河知道这只包裹对吕侯而言很宝贵,可是他却不知道其中到底是什么。

  至于吕侯会让他将如此重要之物背在身上,原因很简单,只是为了图个方便而已。练武之人,身上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一种累赘跟束缚。

  只是现如今吕侯已经死了,可以说这只包裹成为了一件遗物,而他作为吕侯的大弟子,此物自然属于他。

  带着十几年的好奇心,北河吸了口气,而后将包裹上的灰布一松,并层层解开。

  最终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只长方形的扁平匣子。

  此物形状规则,就像一只缩小版的棺材。让北河意外的是,这只匣子触感冰凉,整体呈现翠绿色,这赫然是一只玉匣。

  由玉石打造的匣子,他还从未见过,先不说玉匣中的东西,单单是这只玉匣本身,就价值不菲。

  正因如此,北河对于玉匣中装着之物,越发好奇。不知道是什么宝物,值得用一只玉匣来装。

  但当他试图将玉匣给打开时,发现寻常手段并没有用,仿佛这只玉匣是被封印起来的,或者内部有什么机关。而这,倒也符合吕侯平日里的行事手段。

  北河翻来覆去的查看,终于在玉匣的一面,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孔,看样子是插入钥匙的地方。

  事已至此,他便了然了。

  又将玉匣翻看了一阵之后,北河将此物放在了一旁。

  看来没有钥匙的话,此物的确无法打开。吕侯会将此物放在他身上,不但有北河不敢将其打开,还有就是此物没有钥匙,也无法开启的原因。

  至于要不要强行将此物给打开,这个念头只是刚刚升起,北河就摇头抛开了。

  这一刻的他,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了吕侯的房间。

  只见他霍然起身,向着吕侯的房间走去,并推门而入。

  踏入昏暗的房间,映入眼帘的是左右两面的墙壁上,有着两排书架,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还有的是一看就有些年份的竹简。

  北河只是扫了一眼,便将目光投向了正前方,一处遮掩的帷幕。在帷幕后方,是吕侯的起居室。

  北河虽然踏入过吕侯的房间,但是从未踏入过帷幕之后。

  此刻他慢慢上前,伸手将帷幕轻轻掀开。

  不知道为何,他心中居然有些紧张,仿佛踏入吕侯的起居室,是踏入了一处凶险的未知秘境。

  拉开帷幕后,其中虽然昏暗,可北河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一张床榻。

  那是一张普通的床榻,床榻上有着枕头,跟折叠好的被褥。

  北河走入其中,目光环视起来。此地除了床榻之外,就只有床榻一侧的一只木柜。

  昏暗的房间中,没有烛灯这种照明的东西存在。在北河看来,只因吕侯不需要。对眼下房间中的每一寸角落,恐怕吕侯都了如指掌,需要什么就像探囊取物。

  这一点也是这位师傅教过他们的,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尽量不要给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留下任何方便。

  好在此刻正值白天,北河能够适应这种昏暗。只见他来到了那只半人高的木柜前,伸手将最上方的抽屉给拉开。

  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踏银票。

  北河拿出来数了数,其中不但有周国的银票,还有丰国以及赵国的。细数之下,足有数万两。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可以说有着这些银票,北河想去哪里去哪里,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活得有滋有味,成为富甲一方的存在。

  他本以为在侧室中那几箱银子,已经不是小数目了,可是跟手里这些银票相比,还是不够份量。

  而有这些银票在,将来绝对可以让他在武道一途走得更远。穷文富武,要知道练武之人,开销可是极为巨大的。除了平日里的吃之外,还要补。不止如此,就如北河修炼铁砂掌,浸泡手掌的药材,也极为昂贵,并需要长期的供应。

  没有巨额财富的支撑,很难在武道一途走得更远。

  看着手中这一踏厚厚的银票,北河心中颇为欣喜,略一思量,他便将这些银票给收入了怀中。

  而后他又将目光看向了第二格抽屉,并将其打开。

  在第二格抽屉中,似乎是一件折叠起来的衣裳。

  “嗯?”

  看到此物后,北河就显得有些古怪了。

  好奇之余,他将此物给拿起,一抖之下,此物展开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一件长袍。

  这件长袍呈现雪白色,乃是男子的款式。其上没有任何花纹跟刺绣,唯有在长袍的胸襟处,有一团明显的血迹。

  此物的触感极为光滑细腻,不止如此,最让北河诧异的是,在昏暗的环境中,这件长袍居然莹莹泛光,一看这就不是普通之物。

  并且在他看来,此物并非属于吕侯。除了吕侯向来喜欢冷色调,浑身上下就没有白色之物外。最主要的是这件长袍的尺码,也跟身形高大的吕侯不大相符。反而他穿在身上,倒是刚好合适。

  将此物又查看一阵后,北河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只见他拿起了长袍的衣袖,轻轻一撕。

  让他意外的是,在他一撕之下,长袍完好无损。

  一念及此,北河眼中精光闪烁。讶然之余他加大了力度,但随后他就发现,即便是他浑身力气毫无保留,依然无法将此物给撕开。

  这一次,他就彻底震动了。

  他可是力境武者,力气之大,常人难以想象,可是他却无法将区区一件长袍给撕开,这让人如何不惊。

  心中震动的北河,最终将此物给重新折叠起来,放进了抽屉中,转而将抽屉关上。

  他不知道这件长袍属于谁,不过从吕侯将此物珍重收藏,加上长袍胸襟处的鲜血,以及此物就连他也无法损毁,一看这东西就来历诡异。

  为了小心起见,他不会将这件长袍随身携带,更不会生出将它穿出去的念头。

  最后北河将目光投向了第三层抽屉,而第三层也是最后一层了。

  在一阵摩擦声中,第三层抽屉被他给打开。

  只见其中躺着一团黑漆漆之物,看起来像是一只皱巴巴的布袋。

  北河将此物拿起来,出乎意料的是,入手沉甸甸的。放在眼前一看,这果然是一只布袋,此物呈现椭圆形,上细下粗,有着人头大小。

  而且这只布袋竟然是封闭式的,他找不到任何缺口。唯独在最顶端,有一条小小的缝隙。

  跟寻常布袋不同的是,这条缝隙乍一看似乎是用线封起来的,可北河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缝的痕迹,也无法将这条缝隙给打开。

  另外,此物和之前那件白色长袍一样,以他的力气根本无法损坏分毫。不止如此,他还有种感觉,这只古怪的布袋,比起那件长袍似乎还要结实。

  将此物把玩一阵,甚至北河还摇晃了一下,试图听一听其中的声音。

  但是布袋内部没有任何声响,他虽然可以确定布袋中装有东西,却不知道是什么,揉捏之下软绵绵的。

  此物可以说彻底勾起了北河的兴趣,但良久之后,他还是将这只布袋给放下,只因此物他根本就无从下手。

  在他看来,这只布袋还有刚才那件长袍,应该是由某种珍贵的蚕丝锻造,这种蚕丝就连寻常武者都无法损坏,看样子十有八九是属于某国皇庭之物。

  摇了摇头后,北河将这只布袋也放回了原位。

  并未在抽屉中找到钥匙,这时他将目光瞄准了那张床榻。而后走上前去,开始仔细搜索起来。

  到了最后,北河甚至将被褥都给掀起,可依然毫无所获。

  他的目光不知不觉投向了四周,而后开始只在房间中走动起来,不时用指关节对着墙壁或者地面敲打。

  吕侯在机关一道上,可以说造诣极高,不但是侧室中的那条暗道,就连当初陌都背在背上的巨大箱子,都是由他亲手打造。

  因此如果说在吕侯的房间中,有什么暗格密道之内的,北河并不会觉得奇怪。

  某一刻,仔细搜索的北河,敲打在地面上一块四四方方的石质地板上时,只听“咚咚”的空响传来。

  听闻此声北河心中一喜,而后又开始在房间中继续搜索。最后北河握住床头位置一根装饰的木桩,并用力一转,就听“咔咔”的声响传来。

  在他的注视之下,之前那块石质的地板向下一沉,并在一震摩擦声中滑开了。

  在石板之下,是一处并不算大的长方形空间,就像一处暗格。

  当他定眼向着其中一看,脸色顿时一变。

  在这处长方形的空间中,躺着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