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证据确凿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069 2019.07.03 20:25

  刑法堂,乃是岚山宗最为庄严的机构,地处山峰西侧,只能接受夕阳的照晒,永远无法沐浴在晨光当中,而今正值黄昏,夕阳将整个殿堂涂抹了一层暗红色,使其看起来有种庄严跟肃穆。

  这座大殿并不算大,且只有三层。

  第一层是负责打理此地的诸多岚山宗弟子的行事之所,第二层则是审问室,第三层是储藏宗卷的地方。

  而今在这座数十丈大小的刑法堂二楼,可谓人满为患,跟平日里萧瑟的情形大相径庭。

  在高堂之上,一个四十来岁的彪形大汉一手托着下巴端坐着。此人正是刑法堂堂主赵天戟。此刻他目光如鹰的看着下方,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络腮胡男子。

  而这个络腮胡男子,当日北河赫然见过,正是被严钧称为梁师弟的那位。

  在两人四周,不少人影拥挤站立着,这其中大多数都是严洪长老的门下弟子跟家眷。

  当然,也有一些岚山宗刑法堂的人,亦是分立两旁。

  而今的北河,站在赵天戟下方,看着那个被捆绑得动弹不得的络腮胡子,心中颇为震动,看样子这位就是谋害严洪长老的凶手了。不过对此他并不觉得意外,毕竟此人是凶手,也是符合当初他的推测的。

  除了赵天戟之外,最让北河在意的,是坐在客座上一个头发银白,身着华服,看起来七八十岁的老翁。

  这老翁是岚山宗的宗主姜木元。

  别看此人看似七八十岁,但实际的年龄已经有一百多岁了,而且是一位达到了虚境多年的武者。

  严洪长老之死,足以激怒这位宗主。毕竟严洪长老可是岚山宗的虚境武者之一,堪称顶梁柱一般的存在。

  而今的姜木元双目轻叩着,好似陷入了假寐,仅仅从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

  在整个刑法堂上,虽然人数众多,但却寂静无声,充斥着一种压抑的气氛。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全都落在了那个被五花大绑的络腮胡子身上,尤其是严洪长老的诸多弟子跟家眷,若是目光能够杀人的话,此人已经被千刀万剐。

  就在这时,但听络腮胡子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

  “不,不是我!”

  此人双目通红,遍布的血丝比起当日的严钧还要严重。不止如此,其身躯颤抖着,显示着内心的怒火滔天。

  “不是你?”

  下一息,一个精瘦的男子就站在了络腮胡子的面前,看着他反问。

  此人正是严洪长老的大弟子严钧。

  话音落下,他便继续道:“不是你,为何在你房中会藏有丰国皇室专用的宣纸。不是你,为何会有信鸽出入你的居所。不是你,为何会在你经常路过的后山山崖下找到这东西。”

  一连三句反后之后,严钧将手中一物向着络腮胡子脚下狠狠一砸,发出了锵的一声。

  仔细一看,那赫然是一根金属质地,宛如长鞭一样的东西。

  这东西握柄粗大,末端细小,最顶端还有一个三角形的凹槽。

  看到此物的刹那,北河瞳孔微缩,因为他一眼就认出,这东西赫然是那三锥鞭,严洪长老就是死在这东西之下的。

  不止如此,他还看到了在三锥鞭的顶点有黑色的血污痕迹,如果这络腮胡子真是凶手的话,那么这跟三锥鞭上的血渍,十有八九就是属于严长老了。

  随着严钧的三句反问落下,严长老的诸多弟子还有家眷,眼中的愤恨之色更甚,几乎所有人,都想亲手将络腮胡子给手刃。

  “我不知道什么丰国朝廷的宣纸,更不知道什么信鸽,这东西更是与我无关。”络腮胡子看了看脚下的三锥鞭咆哮。

  “而今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不成。”严钧亦是恼怒。

  “师傅待我恩重如山,我梁功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我是被陷害的。”络腮胡子眼中露出了些许泪花。

  “休要再演戏了,我还有最确凿的证据。”但听严钧道。

  话语落下后,他走上前来,一把抓住了络腮胡子胸膛的衣衫,猛地一撕。

  “嘶啦!”

  络腮胡子的衣衫顿时被撕开,这时众人就看到了在他的胸膛,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红色烙印,那是一只雄鹰。

  之前严钧的一连三句反问,刑法堂堂主赵天戟都无动于衷,不过在看到络腮胡子胸膛这只雄鹰烙印后,他的眼睛顿时微眯了起来。

  就连此人身旁的北河,亦是神色一动。

  他认出这烙印是丰国皇室中人独有的标记,这是一种身份象征。

  当此物被严钧毫无遮掩的展示在众人眼前后,络腮胡子满脸通红,牙关更是咬得咯咯作响。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只听他大吼。

  “哼,丰国朝廷的人,居然混进了我岚山宗。”严钧一声冷哼,眼中满是阴冷之色。

  “我的身世师傅是知道的,我从十七岁进入岚山宗,但在进入岚山宗之前,我父亲是丰国的一位侯爷,只是那时的他遭到了朝廷中歹人陷害,我梁家可谓家破人亡,只能举家逃离丰国,最终我被师傅收入了门下。因此我对丰国恨都来不及,怎么会跟丰国勾结在一起,还来谋害师傅。”

  “啪!”

  此人话音刚落,严钧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络腮胡子头颅甩向一侧,“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就连牙齿都被扇掉了两颗。

  “我会将你碎尸万段。”

  严钧一把抓住了络腮胡子的衣衫,将他拉到了面前一字一顿,恶狠狠的说到。

  “不……是……我。”

  络腮胡子被鲜血染红的牙齿紧咬着,双目怒睁,面对严钧同样一字一顿的说到。

  看到这一幕的北河摇了摇头,一声叹息。

  而今可以说证据确凿了,至于络腮胡子一幅蒙受冤屈的样子,谁都能够演出来。跟在吕侯身边多年,大世面他见多了,一些人为了活下去别说是演戏,即便是弑母杀妻都做得出来。

  而要让这络腮胡子说实话,刑法堂有的是办法。

  果不其然,接下来在刑法堂的二层,就上演了惨绝人寰的一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