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重拾旧物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890 2019.08.14 21:14

  这一日暮时,北河从七品堂的一间丹室中走了出来,来到了周香香所在的房间。

  “北河师弟来了。”

  看到北河之后,周香香挂着淡淡的笑容,极为热络的样子。这两年来,北河表现让他极为满意,所以态度自然比起对其他人更好。

  “周师兄,我来交还清丹液跟天时壶。”北河道。

  “放下就行了。”周香香点头。

  于是北河就将手中的清丹液还有天时壶,放在了周香香面前的桌面上。这时他并未像往常一样立刻离开,而是看向周香香道:“对了周师兄,我想请一段时间的假。”

  “嗯?”周香香皱眉,跷在桌上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看向北河露出了怪异之色。这两年北河就连迟到早退都没有,更别说是请假了,所以这让他很是不解。

  “最近我感觉到修为瓶颈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所以想要尝试闭关一下。”北河早有说辞。

  “哦?是吗!”周香香有些讶然,随即他便到:“北河师弟要请多久呢。”

  “这个不太确定,毕竟突破修为这种事情,也没有个时间定论。”北河摇了摇头。

  “这个……”周香香露出了一抹迟疑,随即他还是点了点头,“那好吧,北河师弟就把心思放在突破修为上吧,七品堂本来也不怎么缺人,闭关之后你自己过来找我报道就是了。”

  “那就多谢周师兄了。”北河拱手一礼。说完他便退了下去。

  凝气期修士只要不主动将修为展示出来,其他人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当修为达到了化元境,能够将神识探开,或者修炼了某种能够探测他人体内法力波动的功法,才能一眼看穿其他人的修为。

  北河这两年来极为低调,在周香香面前,他的身份一直是一个凝气期一重的低阶修士。对此周香香也没有怀疑,毕竟能在这七品堂干两年,除了低阶弟子,高阶弟子可不会吃这种苦。就比如那许由安,两个月前终于突破到了凝气期三重,于是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七品堂,走的时候,更是在周香香面前耀武扬威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所以对于北河说他要闭关冲击瓶颈,周香香并没有怀疑。用了两年时间,才开始冲击凝气期二重,这北河也是个资质愚钝之人。

  ……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北河就背着一只包裹,手持三尺铁棍,离开了他居住了两年的四合院。

  他要趁着夜色,悄然离开此地,避免被他人给发现。

  在此之前,他已经将地图上的路线给熟悉了,当务之急他要赶到十里外的一座山头,以那座山头为起点离开。

  夜色中他将气境武者的实力施展了出来,一路上奔驰跳跃,速度奇快。

  天色刚刚亮起,北河就赶到了目的地,一座矮山的山脚下。而在此地,已经是进入了人迹罕至的山林,平日里是不会有不公山的弟子到这种地方来的。

  北河四下看了看,他取出了怀中的一张兽皮地图,确认了路线后,就继续向着前方行去。

  这张兽皮地图除了标注有路线之外,还有一些文字注解,北河需要注意其中的两处地方。

  第一处,是经过此地幻阵。他要在一汪湖泊前,将眼睛闭上,按照地图上所说的步伐,从不同的方向行走数百步。第二处是困阵,他要围绕一颗巨树,正反不同方向绕行十余圈。

  接下来的北河,便跋山涉水,在山林中这一走就是三天。这三天中,他果然遇到了一汪湖泊。原本要他闭上眼睛,向着湖面行去,他有些迟疑,但是最终他还是照办了。而没想到在他看来,他会踏足湖水中的情况并未发生,而是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并且最终他睁开眼睛时,成功走出了幻阵,在他身后也没有任何湖泊的存在。这一幕使得北河啧啧称奇。

  接下来他途径一颗十余人合抱的大树,便按照地图上的注解,围绕此树不断绕行,直到最后一圈完毕,奇异的一幕就发生了,他的身形竟然出现在了那株大树数百丈之外。由此可见,他也走出了此地的困阵。

  至此,他接连通过了宗门布下的两座阵法,算是离开了不公山的范围。

  而根据地图上的标注,离开不公山后,距离他最近的是一个名叫梁国的国都。此国他不但听过,甚至还去过。当年师傅吕侯,就曾带着傻子师弟前往梁国,见那位有着“柳半仙”称号的医师,想要给陌都治一治天生痴傻的病,只是最后那位柳半仙也束手无策。

  梁国跟赵国相邻,而只要经过赵国,就能进入周国的地界。

  也就是说,接下来北河恐怕还要赶很长时间的一段路程。

  果不其然,北河花费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才终于赶到梁国一座叫延临城的城池。

  在延临城,当他看到热闹的街道,来往的人群,北河竟然有种久违回乡的感觉。仿佛在不公山的两年多,对他而言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漫长经历。这让北河心中唏嘘长叹,心情也为之变得大好。

  为了节约时间,他用身上当年留下的银两买了一匹马,快马加鞭向着周国而去。

  这一路走来,唯独让北河迟疑的是,他始终有种被人跟踪的感觉。这种感觉从他离开不公山就有了,直到他来到了梁国的延临城,都一直没有消散。

  在此期间,北河疑心的作祟下,他刻意使出了一些引蛇出洞的伎俩,想要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人跟踪他,只是在他接连的试探之下,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这让他不禁摇头苦笑,或许是他太过于谨慎了,因此产生了幻觉。

  一路策马狂奔,北河终于在一个半月后,横穿了赵国的边境,赶到了周国,来到了那片他熟悉的火熔岩区域。

  这一路遇到了一些不长眼的匪寇,只是这些人大多是些力气大一点的普通人,头领级别的人物,才堪堪是力境武者,如何是他的对手,所以一路倒也算有惊无险。

  这一个多月来,他坐下的马匹可是受累不轻,所以到了接近目的地的时候,北河将这匹马拴在了山林中的一条小溪旁,让它好好休息。

  独自行走在火容颜断层的区域,感受到此地的高温跟燥热,北河心跳不禁砰砰加快。

  花费了两个多月,他终于回来了。如今两年多过去,尽管他认为矮山的山洞不会有人发现,可他心中依然有些紧张。他可不希望花费了这么多的精力,回到那山洞后,储物袋却被人给拿走了。

  于是北河加快了速度,小半日后就来到了那座矮山脚下。这时他已经难以压制激动,立刻向着山腰冲去,最终来到了山洞口的位置。

  看着黑漆漆的山洞,北河一时间驻足在了原地,倒是没有妄动。

  他想起了当年他在这山洞中,看到岩浆之下的那只凶兽。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那是一只灵兽。

  灵兽,其实跟修士差不多,可以呼吸吐纳天地灵气,进而修炼。灵兽也是有修为高低的,甚至有的灵兽实力极为恐怖,就算是高阶修士都忌惮无比。

  而当年的那只灵兽,应该只是现身透透气,并没有对他产生敌意,否则他是逃不出此地的。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那只灵兽应该潜伏在岩浆之下,所以他正好可以将储物袋拿出来。

  一念及此,北河深深吸了口气,接着就迈步向着山洞行去。

  山洞有着两百余丈长,当年他洒在石阶上的枯叶跟火山石依旧在,不过北河都是靠着墙壁行走,所以并未踩踏出声响。

  仅仅是前行了百丈,他就看到了前方有一簇火光。见状他神色一喜,看来此地跟两年多前没有任何变化。

  北河在忐忑的心情中,最终来到了石室内。到了此地,他借着石室正中的火光四下打量,他发现此地跟当年他离开时,果然没有任何区别。他目光迅速一扫,看向了角落中的一张石床。

  这时他就看到了在石床一头的边沿位置,有一只灰布包裹。

  北河心跳砰砰加快,他快步上前,将包裹给拿到了手中,并立刻打开。

  只见包裹中有一只黑色的布袋,一件白色的长袍,还有一只扁长的玉匣,以及数万两银票。所有的东西,原封不动。

  见状北河的呼吸都加重了,脸上难掩狂喜。

  “咔嚓!”

  突然间他身后通道的位置,传来了一道轻响。

  几乎是瞬间他就判断出来,那是火山石被人踩碎的声音。

  “谁!”

  只见他霍然转身,看向身后的通道,目光变得凌厉如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