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回归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3207 2019.08.18 17:34

  三个月之后,一路跋山涉水的北河,终于来到了梁国境内不公山的边沿。踏入群山当中,他用了数日的时间,才穿过了不公山的两座阵法,重新回到了宗门。

  不过这一次,为了避免被人给发现,他特意等到了晚上,才悄悄回到了位于药王殿七品堂他的居所。

  不知不觉,他离开宗门已经有将近半年的时间了。不知道这半年时间中,他的离开有没有被宗门知道。

  但在他看来,此事应该不会暴露才是。毕竟在宗门内,跟他熟悉的人只有周香香跟许由安。

  许由安自从突破到了凝气三重之后,就离开了七品堂。到药园谋了个采药的差事,据说油水更多,也更加轻松。而十岁出头的凝气期三重修士,将来可是有一定机会冲击化元期的,可以说许由安的天资还是极为不错。

  至于周香香,他已经请过假了,周香香也已经同意,即便时间长了点,但此人也绝对不会怀疑他偷偷溜出了宗门。

  另外,在眼下的四合院中,还有另外两个认识他的梁晶跟刘茹,只是这二女平日里跟他没有任何交集,所以也不大会注意到他。

  回到了居所之后,北河将手中的茶树放在了房间角落,接着他将背上的灰布包裹给压在了身下,就这么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他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醒来的时候,他觉得脑都都有些晕沉,甩了甩后才好一些。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看样子应该是下午时间。

  北河起身推开了房门,就发现在房门之外竟然铺了厚厚的一层积雪。整个小院银装素裹,看起来宛如一片崭新的世界。

  深深吸了口气之后,北河就准备关上房门。不过这时在他一侧的房间,房门“嘎吱”一声被人推开了。

  一个怯生生的脑袋探了出来,那是一个身着灰衣,扎着羊角辫的女童。这女童看起来只有六七岁,小的可怜。不过模样倒是颇为俊俏,是个美人胚子。

  此时她东张西望着,似乎对于眼下陌生的环境有些畏惧。

  下一刻,她就看到了同样打开房门的北河。见状女童就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鸟,就要将房门给关上。

  不过紧接着,她还是止住了动作,看向北河道:“这位师兄,早。”

  说完之后她脸色通红,似乎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敢开口。

  自从许由安离开之后,他的房间便暂时空着。不过从眼下来看,似乎住进了新人。而这年纪不大的女童,应该是刚入门被分配到七品堂的弟子。

  这些新弟子都是由不公山的化元期长老,亲自离开宗门去凡俗世界中找到具有灵根,可以修行的人。新入门的弟子年纪都不会太大,大都涉世未深,胆小怯懦。

  于是北河就看向了这个女童,微笑着点了点头。

  见状女童抿着嘴唇,悄悄将脑袋缩了回去,并关上了房门。

  北河摇了摇头,也转身回到了房间中。

  他看向了角落里那株被他带回宗门的花凤茶树,虽然带着这株茶树行走了三个月的时间,不过此树的根部包裹有泥土,加上北河一路上不时会浇一些水,所以这株茶树并未枯萎。

  窗外白雪皑皑,所以北河暂时放弃了将此树移植到屋外的打算,在等一个月,过了寒冬再将它给移到屋外种下吧。

  北河盘坐在了床上,接着摘下了腰间的那只养魂葫,将塞子给扒开了。

  这时就听他低声开口:“王师兄,我等已经回到不公山了。”

  之前他打开门时,看到了那梁晶跟刘茹的房门外,有着二人在雪地上留下的外出脚印。这二女应该是今日要轮值任务,去了七品堂,所以北河才会放心跟这位王师兄交流。

  “哦?回来了吗。”葫芦中传来了白发老翁的声音。此人语气中,还有一种莫名的无奈。

  本以为他上次离开宗门,便跟不公山彻底断了一切联系,只是没想到最终他还是回到了此地,而且还只剩下了残魂在养魂葫中温养,当真是造化弄人。

  “王师兄所说的办法,那杨师姐会就范吗。”只听北河道。

  “放心吧,杨师妹虽然修为高深,不过却生性胆小,肯定会就范的。”

  闻言北河摸了摸下巴,随即嘴角翘起了一抹讥讽,不等这位王师兄再开口,就将葫芦塞子给封印上了。

  这位王师兄给他献计,要他用此女密谋对他夺舍的事情,来要挟此女,从而让那位杨师姐从今以后听命于他。而有一位凝气期六重的修士服从于他,北河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只是北河可不蠢,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真要那么做了,或许一次两次还行,长时间下去此女必然会失去耐心,从而对他下杀手。

  因为双方在实力上,可是差距甚大。如果他的实力比此女高强,那这个办法倒是可以试试。

  在回到不公山的这三个月中,北河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才是最稳妥的,那就是将此女给杀了。

  那样的话,他才能在不公山光明正大的出入,也不担心此女会对他有威胁。

  至于斩杀此女的办法,北河脸上露出了一抹冷意,他早有定计。

  ……

  入夜,北河顶着饥饿,悄然离开了四合小院。

  这时的他虽然身着不公山寻常弟子的灰色长袍,只是他的容貌,却变成了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他花费了颇长的时间,精心乔装了一番。

  夜色中他离开了七品堂,向着他去过一次的药园行去。

  两个时辰后,北河终于来到药园所在的山峰脚下,登上山腰后,他七拐八绕,站在了一间洞府前。

  洞府是将山体给挖空修筑而成,比起他所在的四合院而言,不管是防御性,还是隐私性都要高出不知道多少。

  最主要的是,这洞府单人居住,不像他的四合院,跟四人挤在一个小院中。

  不过这种单人洞府,一般都是化元期修士才有资格享用的。但这药园对于药王殿来说是重地,所以采药的弟子,就有一定的特权。当初许由安换了任务之后,就邀请北河来参观了一下,大有一番炫耀的意思。正因如此,北河才能找到此地。

  “笃笃笃……”

  北河轻声敲响了洞府的石门。

  然而洞府中却寂静无声。

  于是北河加大了力度,再次将石门敲响。

  这一次,只是片刻后,石门中就传来了一道警惕的声音,“谁啊!”

  “许由安,是我。”北河低声道。

  寂静再次持续了几个呼吸,在低沉的隆隆声中,石门就打开了。

  而当石门开启之后,许由安看到门外是一个严肃的中年男子,顿时被吓了一跳,手指掐动就要打出法决。

  “且慢!”北河连忙制止。

  闻言许由安手中动作虽然一顿,不过食指中指却是并拢,随时可以指点而出。看向了北河时,眼中的警惕没有丝毫减少。

  “我是北河,只是乔装了一下。”北河有些无语。

  “北河?”许由安怪异的看着他,并将他上下打量。

  从身形跟声音上来看,他眼前这位的确是北河,只是模样却根本不一样。

  直到北河又解释了一番后,许由安这才舒了口气,相信眼前这位的确是北河。

  他将手放下,让北河踏进了洞府,并将洞府的大门紧闭。

  “深更半夜的,北河师弟来找我干什么。”

  二人坐下后,许由安依然看着北河脸上的伪装,虽然被吵醒让他有些疲倦,不过他眼中却满是惊奇,似乎对于北河的伪装术,很感兴趣。

  北河并未回答,而是道:“许师兄每天都会进入药园采药,肯定最近捞了不少的油水吧。”

  说话时,北河还看了看许由安腰间的一只储物袋。这才短短半年多没有见到,这小子连储物袋都买得起了。

  “北河师弟说笑了。”许由安摆了摆手,不过说话时,他要腰间的储物袋给挺了挺,就怕北河看不清楚一样。

  “听说采药的弟子,几乎都会监守自盗,私自将一些灵药给带出来售卖……”

  “嘘!”

  北河话还没有说完,许由安就将食指放在了嘴边,让他禁声,同时目光还四下扫视着。

  “北河师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讲呀,我许由安岂是那种人。”又听他道。

  只是从许由安心虚的表情,看出他并没有什么底气。

  “许师兄放心,北某可不会乱说什么,”北河笑了笑,接着他神色一正,“这一次之所以大老远找到许师兄,是有一点事情想让许师兄帮忙。”

  “什么事?”许由安眉头一皱。

  “天麻子跟罗素花这两种灵药,许师兄能够弄到手吧。”

  “天麻子,罗素花……”许由安喃喃,“北河师弟要这两种东西干什么?”

  “自然是有用了。”北河道。

  许由安没有回答,而是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思索。随即他就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道:“难道北河师弟是要炼制那……”

  话到此处,他脸上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来。

  而这一次,北河没有开口,只是笑而不语的看着他。

  “不行不行,北河师弟要炼制那东西的话,我可不敢参与,你另请高明吧……”许由安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五百颗灵石。”北河道。

  其话音刚落,许由安依然摇头,“再多的灵石都不行,要是北河师弟炼制出那东西,再搞出什么事情来,我也得跟着遭殃。”

  “一千颗灵石。”北河再次开口。

  “那两种灵药,北河师弟什么时候要?”许由安道。之前的坚定之色,眨眼消失无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