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人魔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6章 人情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2752 2019.08.26 21:06

  片刻间,北河就来到了之前张九娘坠落的范围,而后他手持三尺铁棍,开始大范围的搜索。

  仅仅是片刻的功夫,他就在一株大树之下,看到了昏迷过去的此女。

  北河站在远处,一时间没有妄动。

  只听他开口道:“张长老,吾乃药王殿弟子北河,不知长老可有需要弟子的地方。”

  然而他话音落下后,躺在地上的张九娘却是一动不动。

  见状北河走上前来,站在了此女丈许之外。

  这些高阶修士,各个都是警惕之辈,若是贸然靠近,指不定会被对方直接击毙,所以北河才说出了刚才那么一番话来。

  只是从眼下来看,此女似乎的确是重伤昏迷了过去,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

  “张长老……”

  北河又呼唤了一声。

  可是对方依旧毫无反应。

  见状北河继续道:“若是张长老没有异议的话,那弟子就斗胆先将长老带回宗门了。”

  这一次,说完后北河就走上前去,来到此女近前,低头看着她。

  北河这才看到,这是一个容貌极为娇美的女子。虽然看年纪已经三十出头,但那种风韵犹存的美感,绝对在当初的颜音姑娘之上。

  只是而今的此女嘴角含着鲜血,小腹的位置,还有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虽然身着宽大的黑色长裙,但是傲人的身段却被完美勾勒了出来。

  看着双目紧闭的此女,北河一咬牙,“张长老,得罪了。”

  说完他躬下身,双手从此女的腰身还有腿弯处将她给抱了起来。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北河略有些紧张。他之所以会救下素不相识的此女,绝大部分的原因,是想事后捞一点好处。能救下一位结丹期修士,这种机遇可不是谁都能够遇到的。

  至于眼下的此女重伤不醒,他要不要趁机将对方给斩了,从而夺走一位结丹期修士的储物袋。这个念头只是刚刚升起,就被他给打消,除非他是嫌命长。

  将此女抱起来后,北河低头就看到了此女那张近在咫尺的脸颊。

  “果然是个美人儿。”

  北河心中如此想到。

  紧接着他就收回了心神,加快脚步一路向着不公山狂奔而去。

  虽然怀中抱着一个女子,但是此女百来斤的重量,对他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北河狂奔的速度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一路狂奔的北河,这时低头就注意到了此女的胸口,衣襟处有半张地图冒了出来。

  这地图应该是兽皮制作的,其上绘制了一条条奇异的路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而且此物只露出了一半,所以北河无法看到全貌,也就无从判断这地图到底是什么。

  不过地图最顶端,有两个字却是引起了北河注意。

  “魔渊……”

  这两个字后面应该还有文字,只是被遮掩着,北河看不到。

  虽然对此好奇,北河很快还是收回了目光,继续狂奔。

  这时他并没有注意到,被他抱在怀中后,这位张长老先是柳眉一簇,随即就舒展开来,同时此女腰间的那个血洞,竟然肉芽蠕动,伤势在缓慢的愈合。

  当北河回到不公山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就在他思量着要将此女带到哪里去时,他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给我找个安静的地方。”

  听闻此声,北河吓了一跳,但随即他就反应过来,这是怀中的张九娘对他神识传音。

  “是!”

  北河立刻答应。

  这时他脸色抽动,他就说这些结丹期的老怪物,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若是之前他敢生出杀人夺宝的心思,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忽然间北河心中一紧,之前他可是听到了张九娘,还有被此女称为白头翁跟黑无常三人的谈话。

  似乎那二人之所以追杀此女,是要她交出什么宝物。不知道救下此女之后,此女会不会对他杀人灭口。

  虽然这样想到,不过还是将此女抱着,向着他居住的四合小院快速行去。

  趁着夜色回到四合小院后,他推开房门将此女放在了床上,这才转身将房门给紧闭。

  至此,北河有些气喘,心脏也砰砰跳动。

  “呼啦!”

  就在他内心终于舒一口气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张九娘坐了起来,接着快若闪电的对着他遥遥一指。

  “咻!”

  一道白光就向着北河的眉心激射而来。

  这道白光只有一指长,发丝粗细,可也不知道此物到底是什么,遥遥就将北河给锁定,仿佛他周身的空气都被禁锢了,让他难以动弹。

  “嗡!”

  北河心神一动,一层罡气被他激发,将他给死死罩住。

  “波!”

  只是下一刻他所激发的罡气就应声而裂,接着那一道白光一闪没入了他的眉心。

  北河只觉得脑袋一沉,接着他就身躯一软,栽倒在了地上。

  ……

  北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转过来的,刚刚苏醒的他,只觉得脑袋极为沉重。

  下一息记忆就像潮水一样涌来,让他想起了之前的一切。

  这时他唰地一下睁开了眼睛,霍然起身后,就脸色一变。

  张九娘依然盘坐在他的石床上,不过如今此女睁开了双眼,一双眼眸古井无波的看着他。

  “张长老!”

  北河立刻看向了此女拱手一礼。

  闻言张九娘没有回答,而在此女的注视下,北河只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北河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不过想来时间绝对不短,因为张九娘小腹位置的伤势,不知何时都已经愈合了。

  这些结丹期修士的手段,果然不是他能够想象的。

  直到良久之后才听此女道:“你是药王殿的弟子?”

  “弟子北河,乃是药王殿七品堂的一名记名弟子。”北河说话时依然保持躬身的姿势,

  看着他身上的灰色长袍,张九娘对于他的话并未怀疑。

  此女点了点头,而后道:“起来吧。”

  闻言北河这才站直了身体。

  “你做得很好,”又听此女道,“要是你速度再慢一点,那白头翁放出的傀儡,恐怕就追上来了。”

  “什么!”

  北河大吃一惊,没想到竟然还有追兵。一念及此,他心中满是后怕,早知道他绝对不会出手施救的。

  对此张九娘没有解释,她身受重伤,却故作镇定将那二人给惊退,但事后她也是强弩之末了,这才会直接坠落昏迷。

  那黑无常二人早就知道她伤势极为严重,所以多半不会死心。尤其是那白头翁,懂得傀儡之术,十有八九会派出一具傀儡来查探一下。

  好在她遇到了一个不公山的低阶弟子,将她给救下了。此女心中大喜之余,看向北河时,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既然你救了我,我也会有所回报,你想要什么直说吧。”

  “能够相助长老,乃是弟子的分内之事,弟子不敢有任何贪图。”北河连忙拱手。

  “哼!”张九娘一声冷哼,“我张九娘向来有恩必报,你不用跟我假装客气,想要什么直接开口,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可以答应。”

  “这……”

  北河一时间陷入了迟疑。

  他救下此女,图的的确是回报。可是眼下此女这么一问,他还真不知道要什么。

  于是就听他开口,“弟子暂时没有任何想要的,可否容弟子想好之后再告诉长老。”

  张九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而后道:“可以,你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告诉我就行。”

  “多谢长老。”北河大喜。

  但这时张九娘却神色一冷,看向他道:“对了,这一次的事情,你任何人都不能提及。”

  北河神色一动,而后道:“弟子遵命。”

  “记住,我说的是任何人。”张九娘强调。并且此女的目光中,还带着一抹冷意。

  “是!”北河郑重点头。

  这位张长老之所以让他守口如瓶,多半是不想让人知道她被人追杀,是因为某件宝物。

  而能够让这些结丹期修士厮杀争抢的宝物,不用想也知道极为贵重了。

  一想到宝物,北河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从此女胸口出露出的半张地图。不知道那白头翁跟黑无常追杀此女,为的是不是就是这东西。

  正在北河心中念头转动之际,张九娘霍然起身,此女身形一花,凭空消失不见了踪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